日升家园目录

机破星河 第七百九十三章 站在这里,除非我死…

时间:2018-04-23作者:当年离歌

    第七百九十三章

    啊?

    月夕的表情愕然。

    “那台机甲?”

    月夕脑海中迅速闪过一段段记忆。

    然后表情迅速凝结成一种惊讶。

    “你说的是……?”

    “那是我父王当年驾驶的机甲……自父王死后已经封藏整整一年了。”

    那是她母亲盛赞的勇者,这个世界最勇敢的男人,他的父亲,嘉兰诺德大公留下的遗物。

    “大月殇,好名字。”

    沐凡平静的转过头来,看着月夕,“它还能战斗吗?”

    当沐凡说出这句话时,那平静的声音下蕴藏的是火山喷发前那蒸腾的炽烈。

    “能!”

    当回忆再度涌来时,沐凡的身影竟然恍惚中和那记忆中的身影重叠。

    一样的高大伟岸,一样的英勇无惧。

    “大月殇是aaa级机甲,是我们巴旁公国最强大的机甲,但是它是为父王量身定制的。”

    “但是非木神族后裔驾驶,根本无法进入月蚀状态,武器和装甲没有生命能量的灌注,那时它就是一台普通的a级机甲。”

    月夕激动而快速的说着,机甲的使命从来就是战斗,但是父亲从小就没有让她接触过机甲。

    所以这台机甲对于她来说,只是一台承载父亲记忆的遗物。

    然而现在,竟然有人想要驾驶它去战斗!

    还是为了保护自己。

    “a级么……够了。”

    沐凡双手按住月夕的肩膀,直视着少女那澄澈纯净的双眼,瞳孔中清晰映出自己的倒影。

    “站在这里。”

    “除非我死……”

    “不要出去。”

    简简单单的三句话后,沐凡准备转身离去。缓缓褪下。

    一手抓住沐凡的右手,专心而细致的为沐凡戴上,如同一名妻子在位即将出征的军人整理衣物。

    “星水神泪,是你能够启动大月殇的唯一钥匙。”

    沐凡看着少女,无声的笑了笑,晃了晃手掌,然后转身走向中央升降梯。

    对他来说,心意比物质更重要。

    谁会想到少女竟然这样抛弃世俗眼光,大胆而直接的对他说:“我喜欢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外套被他随手脱掉丢在一旁,月夕和芸儿韵儿同时看到,沐凡的后背那白色背心遮挡不住的地方……

    遍布伤痕。

    月夕那双纯净的眸子中终于有大滴的泪珠滚落,死死捂住嘴巴不哭出声,她不想让沐凡看到自己哭泣时难看的模样。

    ……

    漆烟的空间中,随着沐凡的脚步迈起,两侧的射灯依次亮起。

    静谧的走廊内,带着木质纹理的地面将脚步声完美的滤掉。

    当沐凡即将走到标记为机甲舱的门前时,那扇紧闭的大门自行开启。

    走廊中的光亮沿着走廊直接蔓延到机甲舱内。

    月语号这艘小型飞船的腹舱内空间异常狭窄紧凑。

    沐凡只看到了两个机甲位,一个空荡荡的应当是岱森达日开走的那台。

    而另一个机甲位上却静静的矗立一台通体呈现月白色的机甲。

    明明叫做,身高却只有12米左右。尚不及其一半!

    站在机甲脚下,沐凡右手抚摸上那细腻的纹理,他清晰的看到那一枚枚木材与金属交替融合的甲片上,有着密集而细小的痕迹。

    这是一台身经百战的机甲。

    仰头看向上方,沐凡能看到这台机甲那两柄被尘封的武器。

    一柄修长到极致的长刀斜挎于腰间,月白色的刀鞘上遍布干枯的藤蔓。

    一杆斑驳的长枪,黯淡的枪尖并不起眼,通体月白色只有到尾部尖尖的枪纂时才变成那种暗淡的青金色。

    这台机甲毫不臃肿,甚至可以说轻盈的过分了。

    “距离最近的机甲,还有40秒抵达。”

    烟的提醒在耳边响起。

    沐凡眼皮低垂,伸出那么戴着古朴戒指的左手,抬起,触摸。

    水蓝色的气息这一刻仿佛活过来般沿着机甲脚步蔓延而上,机甲身上积累的灰尘簌簌落下。

    随着那道水蓝色的光芒飞速覆盖整个机身。

    大月殇那高高竖起,如同古代王冠的三刃角下方,那月白色的面甲孔隙中,一双泛着青色的眼睛幽幽亮起。

    ……

    漆烟的空间中,沐凡的身体在进入紧凑的驾驶舱中,就感到四肢上有种类似树藤般的植物蔓延而上,渐渐将整个身躯包裹。

    咚咚、咚咚。

    他听到一种澎湃的心脏跳动声在耳边响起。

    那是自己的,亦或是大月殇的。

    当泛着生机的绿色幽芒从藤条上蔓延到整个身躯后。

    沐凡感觉自己彻底和这台机甲融为一体。

    没有控制台,有的只是心意控制与肢体同步。

    这是一台没有思想,但是具有生命的机甲。

    它叫,大月殇。

    ……

    ……

    一名蓄着半长头发的机师,心中正在激动的呐喊。

    他是第32队的队长,4号舰距离这里最近,他又是第一个从战舰里出来的。

    所以注定他的抵达时间是要领先于其他机甲。

    “哈哈哈!兄弟们,这次的功劳我牧长烈就不客气了。”

    在语音链内对着其他人笑着大喊一声,这台机甲速度陡然提升。

    无法滞空飞行,所以当牧长烈驾驶的这台冲上丘陵后,一眼就看到那遍布绿草与白花的巨大谷地中……

    那艘冒着袅袅白烟的月语号飞船!

    浅灰色的机甲在丘陵顶端停立了片刻。

    飞船内,双手合十祈祷的月夕与两名小侍女,看到那台单手从背后取出一把巨大的弓弩。

    当那台机甲居高临下带着强悍的气势冲锋时,那把弓弩的尖端一支三棱巨箭开始滴溜溜的旋转起来,一道灰色的风开始在箭尖汇集,光芒开始亮起。

    风旅者——螺旋弩。

    驾驶舱内牧长烈的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容。

    一弩破开月语号的外壳后,风旅者就可以长驱直入了!

    弩箭尖端的光芒越来越亮,距离飞船也越来越近。

    月夕咬着牙,双手依然合十,尽管尖尖的耳朵在轻微的颤抖,但是她的脚下不曾后退半分。

    “公主,他人呢。”

    “他是不是躲起来了……呜呜呜。”

    听着耳边侍女的哭泣,月夕坚定的说道:“他不会的。”

    然而直到现在,沐凡还没有出现。

    嗡。

    那团灰色的风突然爆开,一朵巨大的风色之花在视野中绽放。

    终于在距离月语号还有500米的时候,那枚蓄力到极致的螺旋弩箭终于随着弓弦的震荡骤射而出!

    一道白色光轨瞬间撕裂空气,紧贴着地面犁起一道土浪,轰然袭向月语号飞船。

    “啊!”

    两名侍女惊呼一声死死闭上眼睛。

    月夕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但是依旧死死咬住,她不想闭眼,她只是下意识的扭头。

    驾驶舱中的牧长烈,嘴角笑容越来越大。

    他仿佛看到了公主在自己长刀下瑟瑟发抖的场景。

    一想到这里他就异常的兴奋。

    双手持起长刀。

    下一刻,他就要沿着那贯穿的洞口钻入飞船。

    “给我钻透这该死的龟壳吧!”

    就在他的怒吼声中……

    一道寒光从空气中乍现!

    月白色的光华一闪而过。

    灰色的旋风在临近飞船不足五十米的位置时被一分为二,斜着崩向两侧。

    轰、轰!

    两道热浪炸开,山体上碎石滚滚而落。

    那艘深青色的飞船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瑟瑟发抖的两名侍女,以及刚刚撇过头去的月夕,她们同时听到这近在咫尺的巨大爆炸,但是却没有感受到脚下传来的震动。

    嗯!?

    三女同时看向光幕。

    然后同时不由自主的张大嘴巴。

    月夕那明亮而澄澈的眼睛,这一刻——

    热泪盈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