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第六百四十一章 恩怨!

时间:2018-04-23作者:肥茄子

    第六百四十一章 恩怨!

    人格担保?

    你人格值几个钱?

    另外,你有人格吗?

    就冲你这不要脸的劲,谁敢信你的人格?

    白万里听明白了。

    这孙子扯这么多,就是在耍自己。

    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地调戏了自己。

    “唐总。看来你对盛天很有信心啊。”白万里微微眯起眸子,眼神锋利道。

    “我对白家集团也很有信心。五千亿而已嘛。”唐欢耸耸肩,皮笑肉不笑。“砸锅卖铁还凑不出来吗?”

    白万里差点跳起来。

    要不是考虑实在打不过唐欢,他真想揪住这孙子的头发暴揍一顿。

    闷哼一声。白万里回头看了雷公一眼:“这里有个人,很不讨人喜欢。”

    雷公被白万里将了一军。似乎是要拉他下水。

    不给面子吧。

    以白万里的小心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给面子?

    那他雷公的面子往哪儿放?

    “来者是客。都少说两句。”雷公施展威严,沉声说道。

    算是各打五十大板。谁面子也不给。

    毕竟是成名已久的老江湖。雷公给白万里面子,是看在白庆阳的份上。这可不代表他会受白万里胁迫,甚至硬着头皮去得罪唐欢。

    当然,站在雷公的角度。唐欢也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得罪也就得罪了。

    可他要得罪谁,跟谁开战。是他个人的私事。轮得到白万里指使?

    这就是上流社会的人际关系。

    平日里有点头之交,谁也不会撕破脸皮。可真要涉及到自身利益、脸面。哪怕彼此之间都有不俗的合作关系。也没得商量。

    雷公这一开口。

    白万里就更加震怒了。甚至有些无地自容。

    他毕竟是雷公的贵客。

    此刻被唐欢得罪了。雷公却并不打算为他出头。

    白万里微微咬牙,冷冷道:“很好。”

    然后,拂袖而去。甩脸色走了。

    雷公目送白万里离开包厢。心中却是微微有些困惑。

    白家未来要交给这么个败家玩意?白庆阳是老糊涂了,还是失心疯了?

    这会儿,不仅是白不臣久久不能释怀。就连雷公,也开始质疑白庆阳的最终决定了。

    不过无所谓。

    他跟白家的合作也并非经年累月。只要白庆阳还在位,他就不必在乎白万里究竟是纨绔子弟,还是老谋深算。

    他就算是个废物。背后不还有白庆阳撑着吗?

    白万里一走,现场气氛反而轻松了许多。唐欢淡然一笑,向雷公点头道歉:“打扰了。”

    说罢,便转身决定离开。

    他看明白了。

    雷公已经与白家达成战略同盟。只要白万里还没失宠,他就一定会从中作梗。而雷公,也绝不会卖白不臣这个面子。

    既然多说无益,他又何必死赖着不走呢?反正,他已经喂饱五脏庙,还喝了半瓶茅台。够本了。

    “你刚才得罪了我的客人。”雷公的声音缓缓响起。

    很平静,颇具威严。

    唐欢闻言,微微转身。直勾勾地凝视雷公:“我不否认。”

    略一停顿,他又道:“所以呢?”

    这雷公虽是长辈,唐欢也给予了基本的尊重。

    但若是涉及到利益或者脸面,唐欢也不会让步。

    简而言之。

    这雷公并没什么地方值得唐欢格外尊重。

    “没什么。”雷公微微摇头,话锋猛然一转。“听说你跟剑奴很熟?”

    唐欢挑眉道:“跟雷公无关吧?”

    “他跟我有点恩怨未了。麻烦你帮我转告一下。”雷公说罢,掷地有声道。“他这条命,我随时来取。”..

    出了会所。

    白不臣尾随其后,喊住了唐欢。

    “今天这事儿是我没安排好。”白不臣抿唇道。“我完全不知道父亲已经跟雷公达成协议了。”

    “没事。”唐欢摇摇头,心中却惦记着雷公那番话。

    剑奴那老东西还得罪过雷公?

    这么看来,唐欢的判断没错。雷公的确不是普通商界大佬。甚至有可能就是老一辈天王。

    白不臣也看出唐欢有心事,没哆嗦,吐出一口浊气道:“咱们再想办法。先撤了。”

    目送白不臣离开,唐欢径直坐上轿车。然后拨通了剑奴临走前留给他的一串电话号码。

    明显是座机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那边传来一把颇有些熟悉的声音。但绝不是剑奴。

    “你师傅呢?”唐欢判断出电话那边的是天下第二,径直问道。

    “去王寡妇家打麻将去了。”天下第二的声音很平静。但很详细地阐述了剑奴的去处。

    “王寡妇?”唐欢眉头一挑。以为这又是个名震江湖的大人物。“什么人物?”

    “隔壁村的寡妇。老公是村委书记。前几年村里修路被砖头砸死了。”天下第二说道。很仔细。

    仔细到唐欢哭笑不得。

    原来真是个寡妇啊。

    而且——这剑奴还真是小隐隐于村啊。直接干到乡村去了?

    唐欢吐出一口浊气:“你能喊他回来吗?”

    “不能。”天下第二忽然很严肃地拒绝了唐欢。“师傅会打爆我的脑袋。”

    略一停顿,天下第二又补充了一句:“他今天输惨了。”

    唐欢哭笑不得。

    这剑奴还真是个老顽童。

    一把年纪了沉迷打麻将。还是跟寡妇玩。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吗?还是干脆就对人家寡妇有兴趣?

    “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天下第二见唐欢不开口,主动说道。“师傅的事,我都知道。”

    唐欢迟疑了一下。

    他倒是不怕跟天下第二说。却不知道此事对剑奴而言,有没有必要瞒着徒弟。

    万一剑奴不想让天下第二知道,岂不是要怪自己多嘴?

    摇摇头,唐欢最终还是没告诉他。

    挂断电话,唐欢找了代驾回家。心思却有些复杂。

    排片的事儿,他暂时放下了。

    却对剑奴那老东西跟雷公的恩怨,万分好奇。

    叮叮叮。

    铃声忽然响起。

    是剑奴留给他的电话。

    甫一接通。剑奴那爽朗还略显猥琐的声音传来:“臭小子,找我有事儿?”

    口气有些不爽,还有些气喘吁吁。不知道是不是刚打爆了天下第二的脑袋。疲惫不已。

    稍后还有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