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未来微信 第八十二章 教他们作人

时间:2018-10-02作者:胖的有理

    “我老马,有事电话里不能吗。”,接了老马哥的电话,王平安让王军隆开保时捷,两个保镖开著r8,送他一路到了某间夜店。老马哥已经在门口等了,看到王平安来,两个守在门口的黑衣人,还没上前,他就抢先一步,开了车门,下了车,王平安就这样抱怨。

    “嗨,你不都请了保镖吗,还有什么好怕,老包那子,我知道他就这一板斧,在高级一点,他就没办法了。这人,就是属老鼠的,还是阴沟里面的老鼠,上不了台面。”,回了王平安的话,他才一脸艳羡的看著两台跑车,“你这保镖待遇也太好了吧,一个保时捷另一个r8,保镖不是都有配车吗?”

    “车子买了就是要给人开的,反正四个座位刚刚好。”“那如果,你晚上要带个姐呢。”“厄。”,一句话就把王平安问的哑口无言,这话好有道理,“到时候在吧。”

    “话,这跑车也真麻烦,加速性好、操控性好,这坐起来,其实挺麻烦的。”这个时候,身后一个年轻保镖接话了,跟这几个年轻人混了几天,王平安和他们都熟了,他没那么大的架子,时刻摆老板派头,所以几人和他相处都很随意。

    “对阿,我真考虑买一台普通一点的,这跑车,操控性是很好,也是蛮装逼的,可是底盘太低,悬挂太硬坐起来真的不舒服,尤其在市里,就是装逼可以,跑也跑不起来。”,莫这跑车只有两人座,四人座他也不会开这车去接爸妈,老人家年纪大了,这超跑两三个时坐下来,很折腾人的。

    “这话是让人羡慕吗,让那些买不起的人羡慕,话当年,我也买过一辆跑车的,可惜阿。亏的太厉害,车子也卖掉了。”老马一副不胜唏嘘的样子,带著王平安往里走,著著就离题了,“哼,当年真该计较,也是我计较。坑了我们那人,也是老包带进来的,他喊苦,如果不是看在其他两个兄弟份上,我早跟他闹掰了。”“你这么义气,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那时候马哥我也是意气风发,想钱对我来,不就那么回事。既然我牵头,我也不跟他计较,那家伙是老包找来的,我也认了。总想凭我老马的本事,再赚就有,当年我也是一穷二白,靠著大胆,凭著脑子,发家致富。谁知道,一晃这些年就过去了。”,老马哥话的时候,一脸感概看著王平安,好像看到当年的他,都是那么年轻,都是那样意气飞扬。看著王平安一脸恶寒,拜讬,哥跟你不同,我是不会亏的。

    “所以,马哥以过来人身份跟你,有钱的话,自己做就好,合伙就是个麻烦,当年我跟老包也是拜把兄弟。算了,不这个,今晚开心开心,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又没打成,你就吓到这样,万一哪天你出车祸,不就连门都不出,整天窝在家里。”

    的也对,现在保镖都请了,自己实在没必要怕成这样。要是给金开知道,岂不是笑死。

    那天之后,他都很心,去那都会带上保镖。也不在出入那些复杂的场合。加上看房,他很多时间都没来这些地方消遣了。现在想来,他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了。一个老包,就把他吓成这样,那他还要不要活了,干脆买个独栋的别墅,每天窝在里面不出去算了。

    推开这间夜店的门,一阵轰然巨响传来,宛如跳进了另外一个世界,门外是宁静的夜,虽然很多车辆经过,门口排队人数也不少,可是还算正常。可门里面,音乐开的震天响,好像顾客都是聋子,是重听,没推开门以前,一点声音都没有外泄,推开门,你就进入了重听患者的异想世界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重击王平安的耳膜,让他有点不适应,老马前面带路,不断挤开人群,往楼梯方向走去。王平安打量这间夜店。

    室内七彩灯光不断闪烁,舞台灯晃的跟音乐一样剧烈,照射著地上,和人体都五彩分。但仔细看地板上,那不是反应头顶上的灯光,而是地板发光,时明时亮,地板有特殊设计,自己会发光,除了白色,还有不同的颜色,这让整个夜店,像个万花筒似的。

    舞池中间的舞台上,三个只著片缕的年轻姐,分据一方,卖力的扭著腰,那腰肢细的、扭的,让王平安很担心,下一个腰肢会不会折断。台下的舞池内,一群年轻男女正在热舞,兴头上,也不管旁边是什么人,就热吻起来。男生还好,很多年轻女生,穿的甚至不比台上的舞者多。一群男人围著她们转,凯著油,她们也不介意。

    “怎样,这夜店气氛不错吧。”“还行。”“你不喜欢夜总会,其实我也讨厌,还是夜店好,年轻人多,有活力,让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年轻时代一般。”

    老马哥带著王平安在卡座坐下,卡座上已经有两个人了,又是老马的朋友,落坐后老马就介绍这两个人给王平安认识,这两个都不是上次一起去大富豪的那三人,王平安点头和对方打招呼,他实在没兴趣认识这两个人,连名字都懒的记。

    四人落坐,上酒,妹子也来了,跟夜总会差不多,喝酒总是需要妹子助兴。可是毕竟是比较开放的包厢,卡座连门都没有,就是一串珠帘挡著,所以不太可能作到跟夜总会那样,肆无忌惮。酒来,妹子来,几杯黄汤下肚,就热闹了。

    三个妹子穿著皮衣热裤、高跟鞋,就站在酒桌上跳舞,王平安很佩服,塞了不少费,不是三双大长腿晃的他心头火热,而是觉得,穿著高跟鞋站在桌子上这样跳,也是很不容易的,不会摔下来吗,这钱也赚得辛苦。

    王军隆担负起保镖责任,谢绝了王平安邀请,带著人站在不碍事,也不显眼的地方,担负起保护责任,找来的那两个朋友,现在只顾著看大腿和喝酒,王平安就拉著老马问,“老马,那天要你查的事情怎样了。”

    “听他们有什么动作。”,老马虽然也喝了两杯,不过还很清醒,知道今天晚上王平安来做什么,附耳在王平安耳边道,“我打听到一个好消息,老包讨好金开,好像打算进行一档炒作。”

    那天,看到王平安带著保镖到证券行,老马还很奇怪,为了转移话题,也为了满足好奇心,就问了。一听老包居然敢找人打王平安,当下就火了,拍著胸口保证,一定会让老包好看,王平安想了想,就答应让老马哥去查。他刚刚电话里问了,老马找他来这间夜店,当面谈。刚好他也闷得慌,就过来了。

    “老包这人我知道,无利不起早,让他费这么大的心,结交金开,一定有目的,果然,被我查到了,听他们打算筹集资金,炒作一党股票。”

    费心思结交,这话的不是你吗,虽然你我算是偶遇,可是为了结交我,你也挺费心的,这话王平安只在心里想想,没出口,“知道他们炒作那档股票吗?”

    “这要查,目前只有打听到这点消息。”“查,给我用力查,我这亏不能白吃了。”“放心,这回我什么也不会放过那包子。”

    王平安那顿打,虽然没打成,可他这亏也不能白吃了。如果没手机提醒,不定他真的就被打了,逃过一劫后,越想他越火,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找人打回去?这是个办法。不给这父子一顿爆打,他心气难平。虽然不知道这主意是谁出的,不过既然是父子,儿子理当陪老子一起受过了。谁让你是他儿子。

    只是,万事都离不开情报。对方反应很快,知道他晚上带了人出场,马上找人来堵他。换他就抓瞎了,真要修理他们,也不知道去哪找人。是可以找民间的那些侦探找,不过既然老马请命,就交给他办好了。

    “打听清楚来,先给你五十万做活动费。给我打听清楚他们要做什么。”,听到老包要联手金开,炒作一档股票,王平安眼睛一亮,这件事情他在行,只要知道他们炒作那档股票,他绝对要他们赔到脱裤。

    找人打那对父子一顿,那太下做了。万一被人知道,他绝对要进局子。他不知道那对父子有什么倚仗,不过他知道他不行,他没有可靠的人手,也没有什么官面上的关系。找人打了那对父子,那他也会有麻烦。打人的被抓到,绝对会把他供出来,就算他不指认他,谁知道那些混混会不会用这各作把柄要胁他。

    炒做一档股?这样最好,直接在他擅长的领域,狠狠教教他们作人。

    只是,就在他和老马商量的时候,也有人在王平安的事情,所谓人谋虎,虎亦谋人,孰为猎物?孰为猎人?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