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696章 悔婚!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傅书瑶有些不安,总觉得霍明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蓁蓁嫁给陆明远。其实,她也想看到霍明瀚过来抢亲,那样至少蓁蓁不用嫁给陆明远这个人渣了。可是,若真的过来抢亲了,那以后蓁蓁的名字就要跟霍

    明瀚三个字捆绑在一起。别人提起慕蓁蓁,就会想起霍明瀚抢亲的事情。

    不管怎么做,好像都不对。

    慕天佑将手机关机了,丢到了裤兜里,不再管霍明瀚。而在这片刻的功夫,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五十分,慕蓁蓁找人来通知慕天佑,可以过去了。挽着新娘的手,送她进礼堂,交到新郎手中,按照规矩来说,应该是新娘的父亲做的。可慕洛琛不愿意出席这次

    的婚礼,只能由慕天佑代替。

    慕天佑亲吻了下傅书瑶的脸颊说,“我去去,很快就回来。”

    “嗯。”

    傅书瑶点头。

    慕天佑起身跟着那人离开。

    ……

    十一点五十五分整,礼堂里鸣奏起了婚礼进行曲,来宾们纷纷将目光放在了礼堂的两侧——那分别是新郎和新娘走出来的地方。

    陆母盯着新娘的那一侧,嘴角翘起了得意的笑容。

    以前慕蓁蓁在她跟前嚣张跋扈,那是因为她是慕家的小姐;等嫁进了陆家的门,那可就由不得她了,必须给她乖乖的孝敬公婆!

    敢不听,那就让这慕家娇滴滴的大小姐,成为下堂妇!

    本来就是大龄未嫁的女人,现在被人抛弃了一次,那以后还能嫁给什么好人家?可他们明远就不同了,身为多金的海龟精英,随随便便就能娶个名媛千金!而且是年轻,能多生几个孩子的!

    陆母想到将来慕蓁蓁卑躬屈膝的模样,心头越发的得意。

    咔哒!

    两名穿着黑色礼服的男子,分别将礼堂两侧的门缓缓地打开,穿着华丽婚纱的慕蓁蓁和陆明远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他们不由得发出了低低的惊呼,这真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陆明远深深地望着慕蓁蓁,眼里满满的笑容。

    他的女孩,终于成为他的新娘了。

    这一幕,他心心念念了许多年。

    陆明远缓步向前走。

    慕蓁蓁轻挽着慕天佑的胳膊,低垂着眼帘,迈着标准的小碎步,向着礼堂的中心走。

    最后,两人在礼堂的中央汇合。

    慕天佑把慕蓁蓁的手,郑重的交到陆明远手里,沉声说:“我家蓁蓁是宝贝,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陆明远,你待他好点,知道了吗?”

    他的话里隐含着威胁,只是声音说的小,在稍显乱糟糟的礼堂里,没有人能听得到。

    坐在下面的宾客,还以为他们在说什么令人感动的话。

    陆明远含笑握住了慕蓁蓁的手,对慕天佑说:“天佑哥,你放心,我一定对蓁蓁如珠似玉。”

    慕天佑没说话,看了一眼慕蓁蓁,退到了一旁。

    陆明远看着慕蓁蓁,压低了声音说,“蓁蓁,我们走吧。”

    “嗯。”

    慕蓁蓁点头。

    两人肩并肩,一起步向站在耶稣神像下的大主教。

    主教看着两人走到自己跟前,虚画了一个十字架,阖起眼帘,开始吟诵圣经,末了将圣水倾洒在他们身上,说:“神祝福你们。”

    陆明远和慕蓁蓁一脸虔诚。

    大主教翻开圣经,正式进入结婚的过程,“各位亲朋好友,在这婚约即将缔结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者永远保持沉默。”

    礼堂里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看向周围。

    傅书瑶也忍不住朝着礼堂的门口看了一眼,原以为霍明瀚会出现,但令人失望的是,没有任何动静。安静的等待了一分钟,大主教继续说,“慕蓁蓁,你是否愿意身旁的这名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其他任何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

    直至生命的尽头。”

    众人都在等慕蓁蓁说出那句‘我愿意’。

    可是,慕蓁蓁安静的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听到大主教的那句话。

    伴随着她的沉默,宾客纷纷起了躁动。

    陆明远眉头蹙了下,低唤了声,“蓁蓁?”

    慕蓁蓁似是回过神来,说:“抱歉,神父,能把刚才那番话,再说一遍吗?”

    大主教微微一怔,但还是重复了一遍。

    慕蓁蓁低声说了句,“我愿意。”

    陆明远松了口气。神父侧头,看向他,缓慢的说:“陆明远先生,你是否愿意,这名女士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其他任何理由,都爱护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

    生命的尽头?”

    陆明远眉眼里充满了笑意,嗓音清朗道,“我愿意。”

    大主教看向众位来宾,“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婚姻实验做鉴证?”

    “愿意。”

    大主教点头,对站在旁边,手持婚戒的一对童男童女使了个眼色。

    两名小家伙缓缓地走上前。

    大主教手捧红色的丝绒戒指盒,说:“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约束。现在,有请新郎和新娘,互相交换戒指。”

    慕蓁蓁拿起新浪的戒指,缓缓地套在了陆明远的手指。

    伴随着大主教的祝福,陆明远拿起了新娘的戒指。

    慕蓁蓁抬眸,目光扫过陆明远坚毅的下巴,以及削薄的唇。听说薄唇的人都薄情,她以前不信,但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信了。

    哥哥怎么可能欺骗她呢?

    若是真的不想她嫁给陆明远,那大可以直接阻止,甚至不来参加婚礼。

    可哥哥给了她证据,并让她自己选择。

    那只有一个解释。

    哥哥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反倒是陆明远,口口声声说霍明瀚威胁他,制造出了那些虚假的证据,却没有拿出任何实质性,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陆明远拉起了她的手,缓缓地将戒指往她的手指里套。

    到了关节处,慕蓁蓁忽然弯曲了手指。

    戒指无法再向前一寸。

    陆明远望着她吹弹可破的脸颊,忽然生出了一丝的惶恐。

    “蓁蓁,怎么了?”

    他轻念着她的名字,企图安抚她,将一切回归到正途。

    慕蓁蓁眼底猝然酸意激涌,不管过去多少年,他的声音都很干净纯洁,一如当年那桂花树下,跟她约定要执手走完这辈子的月光少年。

    可他终究不是他了。

    她记忆中的陆明远,永远的死去了。

    站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一个谎话成精,污浊不堪的骗子。

    怒意和失望渐染上眉梢,慕蓁蓁手里的抽回手,套进去半截的婚戒,叮咚滚落在地上,径自朝着某个角落滚去。

    参加婚礼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

    新娘子不愿意结婚了吗?陆明远神色凝重,道:“蓁蓁,你是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