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625章 闹腾的丫头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傅书瑶起了捉弄慕天佑的心思,把手机丢到了旁边的柜子上,眯上眼睛,假装睡觉。脚步声渐渐地近了,很快走进了房间,而后变得更轻了一些,傅书瑶几乎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了。直到那声音靠近了她,

    她忍住了想要笑出声的冲动,继续假寐。

    而后,她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抚摸了下她的脸颊。

    在那只手,要抽离时,傅书瑶猛地跳起来,咋呼道:“哈哈,被吓到了吧!”

    慕天佑站在床头一怔,半晌没出声。

    傅书瑶没等到想象中的尖叫,奇怪的问:“天佑,你是被吓傻了,还是没被吓到呀?”

    “你还没睡?”慕天佑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询问了她另外的话题。

    傅书瑶点头说,“本来都要睡着了,可是听到你的脚步声,我又醒了。”

    “原来是我吵醒你了,下次我会更小心点。”

    慕天佑说。

    傅书瑶摸索着向前,抓住了他的手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没情趣呢。我故意假装睡着,吓唬你呢,你半点反应都不给我。”

    慕天佑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这点小伎俩,能吓得住他的话,那他在军队里,受到那么多的训练,也都白费了。

    这个小笨蛋。

    还是满足下她的小心思吧。

    慕天佑清了清嗓音说,“我被吓到了,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没吓唬到你呢?”傅书瑶得意的说。

    慕天佑看到她满是笑容的模样,觉得自己刚才没被吓到,还真是挺遗憾的,轻刮了下她的鼻子说,“下次可别再等着我了。你太晚睡觉,不利于排除身体里的毒素。”

    “嗯,我一定会早睡着。”

    傅书瑶回答。

    慕天佑道,“乖,我先去洗澡,你赶快睡觉。”

    “可是……我有点睡不着了……”刚才那么一闹腾,现在瞌睡虫全跑了,傅书瑶觉得自己精神的能满屋子捉老鼠了。

    “那就数数羊,应该很快能睡着的。”

    “好吧……”

    傅书瑶勉强答应。

    慕天佑摸了摸她的脑袋,转身去衣柜,拿了睡衣,到浴室里洗澡。

    ……

    二十分钟后——

    慕天佑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傅书瑶转动着小脑袋,在四处张望,心头顿时觉得无奈。这个小丫头,真是闲下来了,就等着闹腾他呢。

    不过,这病房里只有护士,也的确够无聊的。

    嗯,明天让人把小沐接过来,跟书瑶在一起,多培养下感情也好。

    慕天佑走到床前,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傅书瑶立刻凭着感觉,挪动到他身边,声音软糯的说,“天佑,你跟我说说话吧,我真的睡不着。”

    慕天佑关了灯,沉声道:“好,你想说什么?”

    “随便吧。”

    傅书瑶只是想跟他说说话。

    这段时间,天佑忙的飞起,两人聚少离多,好不容易能安静的相处片刻,自然得多缠着他。

    慕天佑想了想,随意的聊起部队里的事情。

    傅书瑶听着,也没觉得无聊,趴在他胸口,安静的听着。

    夜色渐渐地深了……

    傅书瑶眼帘慢慢的阖在了一起。

    慕天佑讲了一会儿,没听到书瑶的回应,便安静了下来,将她捞到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陷入了沉睡。

    ……

    隔天,光明报社。

    程璐璐正在整理新闻,报社里的廖家默,拍了拍她的桌子问:“璐璐,王大治那个案子,你跟进的怎么样了?这么久,还没调查出来眉目吗?再不出报道,其他报社可就抢先了。”

    王璐璐听到廖家默这么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糟糕,最近一直在跟进杭宸熙的新闻,怎么就忘记了王大治这件事呢?

    当初,书瑶把这件案子转交给她时,可是再三的叮嘱,她要上心点。

    现在deadline即将到了,自己手头除了书瑶给的那些资料,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

    程璐璐赶紧找姚浅浅帮忙,“浅浅,你还记得王大治那个案子吗?书瑶不是让你帮忙弄这个报道吗?你去王大治家里采访了吗?”

    姚浅浅摇头说,“没去过,不过我听书瑶提起过,说王大治是被冤枉的。”

    “冤枉的?不对呀,我看卷宗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被冤枉的。”程璐璐有些脑子发懵。

    一般来说,书瑶的调查方向,百分之九十都是对的。

    但这次书瑶的调查方向,似乎背离了证据。

    程璐璐也不知道是该根据证据报道,还是按照书瑶的猜测,写一篇模糊的报道。

    她现在真的很想立刻飞去王大治家里,再进行采访。

    姚浅浅咬着手里的笔,说:“当时书瑶只是说可能,并没有说一定。璐璐,做记者的,要讲究报道实际的真相,你不如再去王大治家里,重新进行采访吧。”

    “之前书瑶不是去采访过了吗?她给的资料呢?”

    “我不知道,不是给你了吗?你放到哪儿去了?”

    姚浅浅现在发现,书瑶说的真的没错,这璐璐还真是马大哈,这么重要的案子,都能随便丢。

    “你帮我找找吧。”姚浅浅哀求,“我现在,有一大堆事情还没处理,王大治的新闻报道,最后期限又要到了。如果我交不上去合格的稿子,王主编肯定要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好,我帮帮你吧。”

    姚浅浅帮着程璐璐找新闻的采访。

    最后,在桌子的最下面的一堆资料里,找到了傅书瑶的采访记录。

    姚浅浅把记录塞给了程璐璐,叹气道:“你早点改掉这个毛病吧,做记者的可不能马虎大意。不然,稍微出了点报道差错,很可能毁掉自己的名声。”

    “嗯嗯,我一定改。”程璐璐笑嘻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翻看书瑶的采访记录。

    姚浅浅因为王大治害死自己家人一事,不想搀和这桩新闻,叮嘱程璐璐好好地写报道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作为。

    程璐璐翻看完记录,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书瑶怀疑王大治是被冤枉的吗?为什么这份记录里,所有采访的人都说王大治死有余辜呢?连他的儿子,也都在书瑶采访时,说自己的父亲恶贯满盈,落到今天这一步,是罪有应得,根本不值得

    同情。

    难道,书瑶最初的猜测是错误的,而这些亲戚朋友的话,以及警察局的证据,则证明了王大治没有被判错?

    程璐璐说,“浅浅,书瑶采访里,没有一个人说王大治是被冤枉的哎。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也许,他真的被不是被冤枉的,而是名副其实的杀人凶手呢?”

    姚浅浅对王大治的印象不好,自然不会帮他说好话,刚才再三的劝解王璐璐去调查,已经是她看在书瑶的面子上,多管这点闲事了。

    “哦……那我就按照书瑶的采访报道写了。”“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