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623章 他那么疼爱你,肯定会告诉你的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慕天佑陪了傅书瑶两个多小时,护士走进来,提醒傅书瑶吃药。慕天佑亲自陪着她,吃完了药,叮嘱她躺下好好的休息。傅书瑶中午都在跟叶简汐和安清欢说话,没有午睡,此刻已经有些累了,加之,考

    虑到天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让他留在这里陪着自己,对他不怎么好,便乖乖的听话,躺下睡觉。

    慕天佑看着她安稳的睡下了,掖好了被角,起身,悄悄地离开了病房。

    傅书瑶睡了大概半个多钟,猛然醒了过来,发懵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直在嗡嗡的震动。

    她出声朝着门口喊,“有人吗?”

    护士赶忙走进房间,问:“傅小姐,有什么事吩咐吗?”

    “帮我拿下手机。”

    傅书瑶客气道。

    “好的。”

    护士走到床头,将手机取下,接通后,递给了她。

    傅书瑶接通电话,对着那边说:“喂,请问是哪位?”

    “阿瑶,我是你妈妈呀。”

    “妈,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傅书瑶觉得有些奇怪,不是才跟母亲分开吗?怎么忽然又打来了电话?难不成,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想到这个可能,傅书瑶的心有点着急了。“没,阿瑶,我只是想问问,你现在住哪儿。你看你眼睛不好,麻烦你过来看我,我这个当母亲的,心里过意不去,倒不如,你告诉我地方,我去看你,这样方便一些。”安清欢极尽温情,扮演一个好母亲

    的角色。

    “妈,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地址……我没办法告诉你……”“为什么呀?你不信任妈妈吗?阿瑶,不是我说你呀,你不信任其他人也就算了,怎么能不信我呢?当初,我可是辛辛苦苦怀胎十个月,生下的你。为了迎接你来到这个世上,我差点没了命……”安清欢听到

    傅书瑶不肯说,半是卖惨半是威逼,势要压迫她把地址说出来。

    傅书瑶被母亲的一番话,臊的脖子都红了,未免母亲再误会下去,当机立断的解释道:“妈,不是我不信你,实在是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安清欢不信。傅书瑶认真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眼睛看不到,来到这里,根本没出过病房。天佑不肯跟我说,他也吩咐了护士,不许跟我透露地址,据说……是害怕我身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得到地址,弄出什么意外

    。妈,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不如,你给天佑打电话,问问他吧,他肯定会跟你说的。”

    安清欢哑然。

    自己能去问慕天佑,干嘛还费尽心思,等着他走了,再问呢?

    还不是害怕他,不敢去问嘛。

    呐呐了半晌,安清欢做最后的努力,道:“我问天佑,有点不方便。阿瑶,不如你问问天佑,他那么疼爱你,肯定告诉你。”

    傅书瑶苦笑,“妈,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天佑根本不肯跟我说实话。”

    “那你求求他。”

    “……”傅书瑶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不肯跟天佑开口,因为在她看来,母亲问天佑地址,肯定比她更容易得到。

    也许,母亲是害怕天佑吧。

    曾经亲密的胜过亲姐弟的二人,在分别十三年后,也变得生分了。

    所以,宁可跟自己的女儿开口,

    也不想跟天佑说。

    “妈,不如还是算了吧,我去看你,其实也没那么麻烦,全程都有人接送。”傅书瑶好心的规劝。

    安清欢哪里肯放弃,锲而不舍道,“可是我心疼你呀,阿瑶,你就问问天佑吧,实在不行,跟他撒撒娇。男人最吃的就是这套了。”

    傅书瑶招架不住母亲的苦苦哀求,只得答应了下来,“那好吧,妈,我只能尽量的尝试,最终,天佑能不能告诉我,我没办法保证。”

    “好,好!”

    听到傅书瑶答应了,安清欢格外的开心。

    傅书瑶倒也没多想,母亲为什么那么激动,只以为她是真的疼爱自己,想过来多看看呢。

    结束了跟母亲的通话,傅书瑶又接到了慕蓁蓁打来的电话。

    慕蓁蓁约她明天一起出去喝下午茶。

    傅书瑶想着明天没什么行程,便答应了下来。

    慕蓁蓁道,“那明天见咯。”

    “嗯,拜拜。”

    ……另一边。杭宸熙从安清欢那里,没得到可靠地消息,愈发的烦躁。而恰在这时,有人给他引荐了甜甜快报报社的股东安甜甜。杭宸熙曾经见过安甜甜,但觉得此女狠戾有余,头脑不足,便舍弃了合作。此

    时,政治他危难时刻,安甜甜主动送上门,提出要合作,倒是令他另眼相看了一些。

    杭宸熙答应了跟安甜甜见面。

    两人约在了咖啡厅。

    安甜甜穿着白色的皮草,像个暴发户的贵太太似的,手上戴着鸽子蛋大的钻戒,故作优雅的说:“杭先生,想必你现在被丑闻缠身,一定很苦恼吧?我们天天快报,可以帮你解除,眼下的危机。”

    “说来听听。”

    哪怕现在杭宸熙被各种麻烦缠身,也是不屑于向安甜甜这种小角色低头的。

    在他看来,她不过是一条想巴结他的贵宾犬罢了。

    他能对她伸出手,那是看得起她。

    安甜甜如今在上流社会圈子里,混的久了,自然明白杭宸熙的家底和身份,所以对他的高傲,也没有生气,而是笑盈盈的说:“杭先生,我们报社目前在负责调查一桩陈年的连环杀人案。”

    “这跟帮我有什么关系?”杭宸熙不解的问。“当然有关系了。我手底下的记者,调查出,这桩旧闻是一件冤案。倘若,我们把这件案子翻了,那将会引起社会的关注。杭先生现在最困扰的应该是网上,前所未有的对您和杭家一致的负面评论和抵制吧

    ?若是用这桩旧闻,压下公众对您的关注,你觉得怎样?”

    杭宸熙轻哼了声,交叠修长的双腿,睥睨着安甜甜,不屑道:“是你太天真了,还是你觉得我好糊弄?一桩旧闻翻案,就想压下舆论风潮?如果能那么轻易地解决问题,我也不用烦恼多日了。”

    杭宸熙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西装说,“安女士,很感谢你对我的关注,但我接下来还有其他的行程,就不陪着你,继续聊下去了。”

    话说完,他迈开修长的腿,准备离去。却听到安甜甜不紧不慢的说,“如果由光明报社报道出,杀人凶手并非被冤枉,而凶手的儿子不忿,将对此次报道的记者刺伤、致死,而天天快报及时调查清楚事情真相,你觉得这样引起的舆论效果,怎样

    ?”杭宸熙听到她最后的话,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