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96章 我不生气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医院的手术室——杭宸熙神色冰冷的盯着那扇关闭的门,等待着手术的结果。最终,手术的门打开,走出来一位护士面带悲色地说:“杭先生,非常抱歉,我们没能挽留住您和吉野女士的孩子。现在吉野女士的生命垂危,希

    望你能签下这份手术风险书,好让我们继续展开工作。”

    “拿来。”杭宸熙伸出手。

    护士将风险责任书递给了他。

    他看也没看,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护士拿到了保证书,准备离开时,却听杭宸熙问,“孩子已经成型了吗?”

    “是的,是个男孩。”

    杭宸熙顿了顿说,“等会儿,麻烦把孩子的遗骨交给我。我给他找块墓地安葬。”

    “是。”

    护士恭恭敬敬的颔首,而后离开。

    杭宸熙的手,缓缓地握成了拳头。

    片刻后——

    一名男子脚步匆匆的穿过走廊,停在杭宸熙跟前,低声说:“先生,已经查出来了,是容家的人动的手。”

    “容冼尧。”杭宸熙唇角勾起了抹冷笑,没想到不是慕天佑先出手,反倒是容冼尧急了眼。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杀他,送上门的把柄,不好好的利用一下,怎么对的起,自己和千代受的这番苦?

    杭宸熙沉吟了几分钟说:“立刻发布消息,说容冼尧作为官家子弟,明目张胆的在市区暗杀人。多找几个媒体界的运营团队,让他们把事情闹大。”

    “是,少爷。”

    “下去吧。”

    杭宸熙挥手。

    手下立刻退到了一旁。

    夜色沉沉,许多人却注定无法安眠。

    ……

    慕天佑得知杭宸熙遇袭的事情,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容冼尧,给他打了电话询问此事,容冼尧很坦荡的承认了,“是我,没错。他既然敢陷害我,就该承受相应的后果。”“我看他没得到处罚,你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慕天佑愠怒道,“杭宸熙没被杀死,现在好端端得活着呢,你难道没看新闻吗?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你的身上。甚至想将火,引到容叔那边儿。冼尧,

    你不在政,可以不在乎这些,可容叔不行。身为要员,一旦牵扯到了负面新闻,那可是名声和前途皆毁于一旦的事。”

    “我会让人把新闻压下。”

    “已经晚了。再则,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越压只会越显得心虚。”慕天佑声音严肃道,“你先别做任何事情,等我想想办法。”

    “好。”

    容冼尧相信慕天佑,不会害自己,更不会害他的父亲,于是将自己的未来,都交付到他的手上。

    慕天佑挂断了电话,凝眸思索整件事情。

    现在杭宸熙是想借着,冼尧对他下手一事,将事情闹得更大,以便将整个容家连根拔起。

    怎么做,才能破解了他这个毒招?

    脑子有些乱,难以想出来办法。

    慕天佑来回的在走廊里踱步。

    正在焦躁时,护士走到他身边说,“慕先生,傅小姐找你呢。”

    “嗯,我这就回去。”

    &n

    bsp; 慕天佑沉住气,回到了病房。

    傅书瑶听到他的脚步声,便认出了他,说:“你有心事?”

    “没有。”

    “骗人,你的脚步声比出去的时候,急躁了不少,肯定有事情瞒着我呢。”傅书瑶伸出手,在空气中虚晃了几下。慕天佑握住了她的手,微微的叹息,书瑶太聪明了,想瞒住她事情也难:“冼尧对杭宸熙下手了。但没有得逞,现在杭宸熙利用媒体,和他家在政坛中的力量,对容家发难,企图拖容叔一起下水。我有点不

    知道,该怎么破解他的方略。”

    傅书瑶拧了眉头。

    冼尧会对杭宸熙下手,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他不是一个受气的主儿。

    被杭宸熙算计了,一定会报复回去。

    但让人措手不及的是,杭宸熙竟然企图拉容叔一起下水。

    这人的心肠实在是太过歹毒。

    私人恩怨,牵扯到长辈,甚至想将别人一家子连根拔起。

    傅书瑶想了片刻 说:“能不能利用舆论,反过来对付杭宸熙呢?舆论是把双刃剑,既然能害人,也会被害。我们只要抓住,杭宸熙的弱点,便能成功的化解了,此次的危机。”

    “嗯……我是这么想的……”慕天佑说了一半,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可看着书瑶,又犹豫着,没有说出来。

    “你怎么想的?”傅书瑶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他忽然停止了说话,觉得他可能想到了法子。微微的仰着头,专注的‘望’着他问。

    “没……没什么……”慕天佑没有说出来。

    傅书瑶唬了脸,不悦道:“你这人,欺负我看不到是不是?总是说一半藏一半,吊我的胃口。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说着,她扭过头,背对着他。

    慕天佑见他生气了,心头有些无奈,扣住她的肩膀,道:“我跟你说了,你别生我的气。”

    “好,我保证不生气,谁生气,谁是小狗。”“……”慕天佑组织了下措辞,慢慢的说:“我之前,已经想到了对付杭宸熙的办法。假装在媒体跟前,宣布你跟杭宸熙暗中有情,你打算跟我离婚,和他在一起,以挑起吉野家和杭家的矛盾,最好让吉野千

    代跟他离婚,卸掉他的一大臂膀。然后,再对他下手,会容易许多。”

    慕天佑说到这,停了下来,担忧的看着傅书瑶,说:“阿瑶,你有在听,我说的话吗?”

    “嗯,有啊。”傅书瑶脆声回答。

    “你难道不生气吗?”

    “不生气啊,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这么做,毁坏了你的名声啊。”“名声是什么?能吃吗?我才不在乎那些呢。我只关心,这么做,能不能让杭宸熙,绳之以法。”傅书瑶其实一点也不生气,平心而论,天佑的做法很明智呀,只凭着小小的计谋,就能离间了杭家和吉野家

    ,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也不损一兵一卒,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她不明白,这化解容家的危机,有什么关系。

    傅书瑶催促道,“你别墨迹了,赶紧说接下来的事情吧。 ”

    慕天佑满脸的无奈:“……”

    合着,瞒了那么久,只有他自己在乎。该说是他担心的多,还是书瑶的心太大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