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92章 傻瓜,我为什么要哭?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傅书瑶看不到,心里又着急,想把灯打开,看看他究竟怎么了。可顺着墙,摸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摸到。慕天佑将她捞回了怀里,沙哑的声音说:“阿瑶,现在是白天,不是晚上。”

    “嗯?那为什么这么黑?”傅书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稀里糊涂的问。

    “医生说,你可能……会……失明一段时间。”短短的一句话,慕天佑说的极为艰难。

    傅书瑶却听的明明白白。

    失明……意思就是眼睛瞎了吗?原来不是天黑了,而是她看不到了。难怪视野里没有一丝的光亮。正常情况下,即便是在黑夜里,借着其他东西发出的光纤,也能看到模糊的景象。她醒来的时候,察觉到了不对,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失明了。

    傅书瑶愣愣的坐在那里,想不出任何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也没办法做出任何动作。

    慕天佑最怕的就是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看到她没反应,心急的说:“阿瑶,别担心,我一定会请最好的专家,给你治疗眼睛。只要再等一段时间,最多几个月,我一定会让你的眼睛恢复。”他的声音仿佛从远处山谷里,传来的缥缈的回声,有些听不清楚。傅书瑶懵了好久,渐渐地拉扯回了思绪。感受到肩头传来的他握住的力道,打起精神说:“别担心,我没事。只是几个月看不到东西,当是

    体验一次盲人了。回头,我还能以此为材料,对盲人的生存状况,做一番报道呢。”

    慕天佑宁可她对自己发泄,哭泣,也不想看她强作欢笑的模样。

    “阿瑶,你别笑了。”傅书瑶内心的确异常的煎熬,可她知道,自己失明的事情,对慕天佑的打击更大。若是表现出来,只会让他更加的内疚、伤心。因此,她把自己最真实的情绪,都埋藏到内心的最深处,而不是让天佑担心

    自己。

    “傻瓜,我为什么要哭?”傅书瑶浅笑着说,“你不是跟我说了吗?只是暂时性的失明,很快就好了呀。除非,你对治疗没信心,才会觉得我可怜,想让我哭泣。”

    她顿了两秒,有些犹豫的伸出手向前。

    因为看不到,她摸不清方向,只能凭着听到的声音,判断出慕天佑的方位。

    慕天佑主动握住了她的手。

    傅书瑶笑着抱住了他的腰肢,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口,甜蜜的蹭了几下,笑着撒娇道:“阿佑,你有信心,找人治疗好我,对不对?”

    “嗯。”

    慕天佑沉沉的回应。

    “既然你有信心,那我们就不要为这件事沮丧。”傅书瑶继续说。

    “好。”

    慕天佑又是简洁的一个字。

    “我妈怎么样?她没事吧?”傅书瑶担心的问。

    昨天有人故意针对她,难免会对母亲也下手,她害怕母亲出事。

    “她没事,做完手术便休息了。昨天也过来看你了,只是当时你没醒过来。估摸着,一会儿会过来,再看你。”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傅书瑶不想再在这么悲伤地事上纠缠,转移了话题:“我饿了,想吃东西了,天佑,你去给我买我最喜欢吃的水晶虾仁饺,好不好?”

    “你刚做完了手术,不能吃这些,医生吩咐了,你只能喝粥。”

    “那就给我准备粥吧,记得多放点牛肉和虾仁。”傅书瑶笑眼弯弯,“记得是你亲手煮的哦~”

    慕天佑想陪着她呢,可书瑶要吃东西,他舍不得违背她的意思:“你乖乖的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嗯,我等着你~”

    傅书瑶摆手,跟他告别。

    慕天佑吩咐护士好好地照顾书瑶,而后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依依不舍得离。护士给书瑶重新扎了输液管,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安静的守候。傅书瑶躺回了病床,想着自己失明的事情,心头越发的难受。出了这种事,自己的工作只怕又要中断了。王大治那边的新闻,也得交给其

    他人。但这些,都不是她最担心的,她怕的是,自己的眼睛再也看不到了。天佑没跟她说,但她能感觉到他的隐忧。如果自己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只能呆在漆黑的世界里,傅书瑶想,即便有天佑的陪伴,也会觉

    得孤单、害怕、无助吧。

    暗暗地叹息了声,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情。

    ……

    安清欢进入病房,护士起身打招呼道:“安女士。”

    “妈?”傅书瑶听到声音,呼唤了她。

    安清欢笑着说,“我还想跟护士说,别打扰到你休息呢。可惜,我还没开口,她就说话了。阿瑶,你醒了吗?觉得怎么样?”

    “我挺好的,只是眼睛大概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了。”傅书瑶说,“不过,不用担心,很快会好起来的。”

    安清欢眼里闪过冷意。

    谁会担心她?

    这辈子,她都看不到才好呢。

    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演的像个关爱的慈母,“对不起,阿瑶,是妈妈不好,我不该让佣人通知你的。如果你以后看不到了,那就把我的眼睛拿去吧。反正我年纪也大了,看不看的到东西,都没所谓了。”

    安清欢声音里带了一丝丝的哽咽和内疚。

    “妈,你这是什么话?你不老,还年轻着呢。我可想着,好好地陪着你走过这半辈子呢。”傅书瑶搂着母亲的肩膀,温柔的哄着她。

    安清欢收敛了虚伪的内疚,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对了,书瑶,昨晚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想害你呀?必须把那个坏蛋抓住,绳之以法!”

    “我不知道,天佑没跟我说这些。”傅书瑶摇头。

    安清欢有些失望,还指望书瑶能透露些消息,看看慕天佑有没有掌握什么对她不利的证据,没想到书瑶一点也不知道。回头看了眼护士,安清欢道:“你不用在这里守着了,我跟我女儿想好好地聊聊。”

    “是。”

    护士点头,退出了病房。

    安清欢问傅书瑶道,“阿瑶,你想吃水果,或者喝点水吗?”

    “我想喝点水。”傅书瑶回答。安清欢推着轮椅,走到了桌子跟前,倒了一壶水,却是没立刻给书瑶,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她,心里生出了恶毒的念头。若非她母亲,自己怎么可能受到那么多的苦楚和折磨?如今正主已经死了,能报复的

    只有她的女儿。如果在水里下毒药,让傅书瑶喝下去,那么自己的大仇就得报了吧!

    安清欢的手,缓缓地伸向了自己的口袋。那里藏着她准备的毒药,只要滴上那么一滴,便能毒死几头大象,更别说是傅书瑶这种女孩子了。

    而就在她有所行动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慕天佑的声音。安清欢吓了一跳,赶紧将药瓶塞了回去,推着轮椅向前走。

    慕天佑端着粥碗,走进了病房,看到安清欢也在,幽邃的眸子滑过警惕,“清欢,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书瑶。这不,书瑶想喝水呢,我给她倒了一碗。”“你身体还病着,不要做这种事了,以后吩咐护士就好。”慕天佑上前,把碗抢了过来,没有喂书瑶,而是放到了桌子上,数落傅书瑶道:“你想喝水,怎么没跟我说呢?我刚才不是在吗?怎么没跟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