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90章 阿瑶,你不会怪我吧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慕天佑没有wwんw.『a

    他只是想,假如……万一……清欢的真的别有居心,自己对她表现出了异样,会打草惊蛇。

    眼下,稳住了清欢,让她放下心来。

    日久天长,总能看出来,她究竟是怎样的人。

    两人各安心思,互相配合对方,演了一出家人之间相互关心的戏码,只有护士不明就里,真的以为慕家的人个个都是重情重义的。

    ……

    安清欢待了没多会儿,护士说:“安女士,该回去吃药了。”

    不等她说话,慕天佑出声道,“书瑶这里有我,你安心的回去养伤,免得爸妈知道了担心。”

    安清欢是真的累了,听从了他的意思,“嗯,我会再过来看书瑶的。”

    “好。”

    慕天佑送她们离开后,神色冷了下来,自从怀疑了清欢,便觉得她处处都透着可疑,一举一动都说不出的虚假。

    但愿是自己多想了。

    戚子行后脚走进门,看出慕天佑的不爽,赶紧把彻夜调查的结果,递交给了他,说:“首长,这是你要的资料。”

    “嗯。”

    慕天佑接过资料,坐在窗边的沙发翻看。

    监视了杭宸熙一段时间,还是有点用处的,跟杭宸熙往来的人,大概能知道七七八八。

    慕天佑标记出了几个重点的人物,而后对戚子行说:“这辆福特老式汽车的主人是谁,没有查到吗?”

    “没有,对方一直很神秘,正脸根本没有出现过在人的视野里,所以无法拍摄到他的照片。我们派出去跟踪他的人,也都被甩掉了。”

    慕天佑蹙了眉头。这辆福特汽车,多次出现在了杭宸熙住宅附近,可见他们的关系不简单。而派出去跟踪杭宸熙的人,已经是慕家培养出的训练有素的警卫,跟踪手段相当高明,这样的情况,都不能探查出对方的底细,只

    怕来头不小。

    之前是李斯特,如今又是一个神秘人。杭宸熙暗中,究竟还有几手底牌没有露出来。自己要对付杭宸熙的话,他们会不会出手相助?

    这些全都要考虑清楚再动手。

    他不会像之前那样,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了,这次一定要一举击溃杭宸熙,让其永无翻身的可能!

    慕天佑眼里闪过一道暗芒,“继续派人跟踪这辆福特汽车。他既然在a市,定会活动,务必查出对方的身份。”

    “是,首长。”

    戚子行颔首。

    慕天佑继续翻看照片,等所有人的都看完了,他沉声道:“派人去日本,散播消息,说杭宸熙刻薄吉野千代,在外游走花丛,想抛弃吉野千代,另外结亲慕家。”

    戚子行顿了顿,说:“这消息传出去,蓁蓁小姐会不会生气?”“谁说谣传的对象是蓁蓁?”慕天佑冷声道,“我指的是书瑶。你说,如果传出这样的谣言——我跟书瑶感情破裂,即将离婚。她作为清欢的女儿,拥有慕家的继承权和安家的大笔财产,暗中和杭宸熙早生情

    愫,所以杭宸熙打算抛弃吉野千代,与书瑶结为连理,以发展壮大杭家。吉野家会怎么想?”

    戚子行脑海里闪过灵光,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样的谣言在a市传播,肯定没几个人相信,因为慕天佑宠爱书瑶有目共睹,可对远在千里之外的吉野家,那就未必了。

    他们不了解情况,只知道杭宸熙的确纠缠过书瑶,届时,再在网上伪造几个虚假的新闻。

    三人成虎,众口烁烁,谣言传的多了,也会令人信以为真。

    吉野家必定对杭宸熙生出疑心。

    一旦联姻出现了危机,吉野家自然不会在危难时刻,对杭宸熙伸出援手。

    这相当于断掉了杭宸熙的一大臂膀。

    慕天佑声音像是淬了冰:“还有,召开新闻记者发布会,我要亲自当着媒体的面,向他们公告,我和书瑶感情不和,要离婚的消息。”

    听到这话,更加验证了戚子行的想法。

    由慕天佑亲自发布这样的消息,只怕不止吉野家了,连吉野千代也会产生疑心。

    戚子行不再犹豫,“是,首长,我这就去办。”

    “嗯。”

    慕天佑没有看他,目光专注温柔的望着书瑶。他很少动心思,去对付一个人,因为觉得不值得。杭宸熙是为数不多,让他动了杀心的人。

    戚子行退出了病房。

    慕天佑握着傅书瑶纤瘦的手,放到唇畔边,轻轻地亲吻:“阿瑶,你不会怪我,借你的名声吧。”

    傅书瑶阖着眼帘,没有任何回应。

    ……容冼尧醒过来,只觉得头痛欲裂,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发现不是自己家,也不是公寓,眉头拧的紧紧地。趿着拖鞋,走出了房间,听到厨房那边有动静,他往里面看了一眼。恰好厨房里的人探出头,和

    他的视线对上,她不由得笑了笑。

    “起来了?饭快好了,再等等。”

    薛宁笑容浅浅的说。

    容冼尧的神情冷凝而捉摸不透,走到厨房门口,有些迟疑的问:“我们昨天……”

    “昨天?”薛宁扭头打量了他一会儿,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们昨天没发生什么事,你放心吧。”

    容冼尧松了口气,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薛宁边翻炒菜边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睡得好好地,接到了酒吧的酒保打来电话,说你在他们那边喝醉了酒,让我过去接你。等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已经烂醉如泥,连路都走不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