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65章 我把所有的都告诉你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安清欢的目光扫过两人交握的手上,眼里闪过一丝的阴翳,不过她掩盖的很好,眉尖迅速的挂上了抹轻愁,道:“很重要吗?要不要我帮忙找找?”

    “不用了,厨房里的人都被控制起来的,应该很快能找到,是谁偷的。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哎?怎么知道,偷书瑶戒指的是厨房里的人呀?不应该是你们卧房里负责打扫的佣人吗?”安清欢想到了什么问。

    “因为我是早上吃饭的时候,把戒指摘下来,放到了桌子上。等吃完早餐,上班的时候发现不见得。”傅书瑶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安清欢低喃,“手脚不干净的人,还是尽快找出来吧,免得生出更大的祸端。”

    “嗯,已经在找了。”

    傅书瑶附和。

    安清欢走上前,伸手抚摸向傅书瑶的脸颊。傅书瑶很想避开,可想到之前因为她没有叫出妈妈的称呼,母亲脸上流露出的失望的神情,又逼着自己笑着迎接安清欢的亲昵举动。

    “阿瑶,对不起,我那么早离开,没怎么陪伴你的成长。如今你结婚了,我也没送给你过什么礼物,我这个妈妈当得很不称职,实在是抱歉了。”

    安清欢说的很是动情。

    傅书瑶心头被撼动了,琉璃眸中流淌过温情:“妈,不要自责。我很好,你能平安的归来,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礼物。”

    安清欢和蔼的笑了笑,踮起脚尖,将她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慕天佑原本握着傅书瑶的手,可被她这个举动弄得不得不将傅书瑶放开,俊美的脸上,顿时充斥着抑郁的神色。

    安清欢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不悦似的,放开傅书瑶说:“阿瑶,有时间陪着妈妈,逛逛这里吗?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那我可以等着。”

    傅书瑶哪里舍得她等着自己,立刻点头说:“我有时间。”

    “阿瑶。”

    慕天佑唤了傅书瑶一声,语气里满满的不悦。

    傅书瑶讨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去忙吧,我等会就回去。”

    安清欢在一旁,神色间略带了一丝丝的小得意道,“天佑,你也别太粘着书瑶了,不然别人都以为你是老婆奴了。”

    傅书瑶听到后面的几个字,如玉般的脸颊迅速的染上了嫣红。

    母亲能那么坦然的说出,她跟天佑的关系,是不是代表了,母亲在心底里已经接受了,他们的关系呢?想到了这个,因为之前母亲提出那么过分要求,而带来的郁闷和芥蒂,也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

    傅书瑶笑的灿烂的挽上了母亲的臂弯,说:“妈,咱们走吧。”

    “哎。”

    安清欢微微的点头,迈着优雅的步子,和傅书瑶一起离开。

    慕天佑站在原地,胸口有些闷闷的,之前不是都抢着要他吗?怎么现在成了他跟清欢抢书瑶了?

    心头滑过酸溜溜的醋意,他不爽到了极点。

    可为了调查清楚书瑶被下避孕药一事,还得做很多的事情,没工夫在这里生闷气。

    于是,慕天佑很快走了。

    ……

    另一边。傅书瑶陪着安清欢,游慕家老宅的院落。这里的景致,几乎和十三年前一样,没有多大的改变。傅书瑶不时地跟安清欢提起,以前发生的事情,安清欢淡淡地应付着,偶尔问起,她跟天佑是怎么相恋的,

    傅书瑶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母亲解释了来龙去脉。

    安清欢听到方乐蓉是如何迫害书瑶,而书瑶又是受到了多少苦楚,才走到了今天的地位,心里忍不住暗爽,明面上却未表现出半分,抿唇道:“辛苦你了。”

    傅书瑶傻乎乎的笑着说,“不辛苦,比起妈妈所受的一切,我都不觉得辛苦。”

    伸手抱住了安清欢的腰肢,傅书瑶低声道,“妈,能告诉我,过去十三年,你是怎么度过的吗?当初你出了车祸,又是谁把你救走的?”脑海里迅速地闪过几个画面,安清欢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僵硬了起来。傅清欢跟她离得近,能清楚地看到她眼底深处的恐惧和害怕,赶紧转移了话题,说:“算了,妈,你不用回答我了

    ,等以后你想跟我说,再提这事吧。嗯……对了……妈,你还记得月儿阿姨吗?她经常提起你呢……”

    “阿瑶,你不是想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我可以告诉你。”安清欢扣住了傅书瑶的手腕,冷声道:“我把所有的都告诉你。”

    傅书瑶余下的话,没有再说出来。安清欢拉着她,走到靠近荷花池畔的小亭里坐下,低声说:“过去的十三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宛若地狱的噩梦。当初我被车撞了,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在一艘游轮上,对方是一对父子,他们救了我。我以为

    他们是好人,将自己身上所带的首饰,都送给了他们。可没想到,那两人并不是出于好心救我,只不过是想拿我卖钱罢了。他们将我卖给了北疆的人贩子,我在人贩子手里,几经辗转,被卖到了美国。”“当时有一位金主买下了我,他姓颜,是一个极度的变态。他很怀念自己的初恋,便要求我变成他初恋的模样。他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用十几个人来打磨我,让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连带着所有的回

    忆,都跟他的初恋一模一样。”

    安清欢攥紧了手,眼里渐渐地渗出了晶莹的泪光。

    傅书瑶心疼的说,“妈,我知道了,你别说了……”“不!我一定要说出来!我被他折磨了整整八年的时间!无时无刻,我都想死去。可落在他的手里,我连死都不能!之后,他带着我去谈判,结果碰到了意外,我被当做他的情妇,带到了阿富汗。在那里,

    我又受到了一群暴徒的轮番折磨……我恨……我恨每一个让我沦落至此的人……我要他们都不得好死!尝受和我一样的苦楚!”

    安清欢激动地大声咒骂,浑身止不住的哆嗦。

    傅书瑶看她要失控,吓得不行。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母亲,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

    “妈,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不用再害怕了。以后,我们全家都会保护你的……”

    听着傅书瑶的安慰,安清欢眼里的癫狂渐渐地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恨意。

    一切都过去了吗?

    不,没有过去。她无时无刻不身处地狱,害她沦落至此的人,她都要把他们一起拉拽入痛苦的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