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52章 坦白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

    傅书瑶好奇的盯着他带着为难神情的脸庞,自从认识以来,能为难到他的事情屈指可数。可见,他要说的事,一定非常严重。

    傅书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亲耳听到天佑说出来的话,还是被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清欢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可是性格大变,她要求我跟你离婚,再与她结婚。爸妈都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目前有自杀的倾向,所以不好进一步刺激到她。现在,爸妈要求我们,暂时别去医院看她,等心理

    医生为她治疗好了,再跟她去接触。”傅书瑶微张着嘴巴,眼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的波澜。她很想问天佑,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母亲怎么可能提出这么荒诞的条件?可话到嘴边,一个字也不出来。她反反复复的想着措辞,最后,勉强扯出了

    一丝笑容,道:“不可能,我妈不会这么说的。”慕天佑钳制住了她的双肩,神情凝重道:“阿瑶,我也不想相信,清欢会说出这种话。可事实的确如此。我们不知道,她失踪的那十几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又经历了什么,才会造成她如今扭曲的性格

    。但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找回当初的清欢。”

    傅书瑶脑子嗡嗡的,像是有千百只蜜蜂,在不断地围绕着大脑运转,令她无法思考。

    这算什么事呢?

    她一直以为,不管谁反对她和天佑在一起,母亲都不会反对。

    到头来,却是母亲成为了他们之间横亘的最大阻碍。

    傅书瑶不怪自己的母亲,可碰上这种事,心里总是没办法接受的。

    她愣愣的戳在那里,脸色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傻了一般。

    慕天佑心疼的将她搂到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别怕,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全家和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傅书瑶听到这话,眼里涌出了一丝的温热,“阿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好不容才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听到她恢复记忆的事情,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是老天故意在作弄她吗?

    慕天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只能温柔的轻吻她的额头,说:“阿瑶,别再想这些了。不论是怎样造成的,都不是你的错。我们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善当下的情况,那便问心无愧。”

    傅书瑶微微的点头,心头依旧闷闷的,像是有棉花团在堵着一样。

    两人相拥而立,过了许久,慕天佑拉着傅书瑶的手,道:“先去吃饭吧。吃饱了,有力气了,咱们才能更有精力面对这些。”

    “嗯。”

    傅书瑶鼻息里吐出这个字,再也说不出别的。

    ……进入餐厅,慕洛琛、叶简汐和慕蓁蓁都坐在餐桌跟前,三人同时看向他们,神色里隐隐的带了担忧。傅书瑶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出声道:“外公、外婆、蓁蓁,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你们不用担心

    ,我会配合家里,处理好我妈的事情。”叶简汐点头,说:“阿瑶,我们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当初,既然同意了你和天佑结婚,那便代表了,我们承认你是我们慕家的儿媳妇。除非,你们两人想分开,否则,我们绝不会干涉你们的婚姻。至于清欢

    那边,我跟阿琛已经为她请了最好的心理医生,尽快会帮她治疗好的。”

    “谢谢外婆。”

    傅书瑶低垂了眉眼,坐在了椅子上。

    慕天佑拉开她身旁的座椅,落座后,拿起碗筷帮她盛粥。

    “多吃一些。”

    慕天佑体贴的叮嘱。

    傅书瑶没什么胃口,吃着粥,甚至有点想呕吐,但她明白,家里所有人都在只看着她,自己若是表现出受伤的模样,只会让他们跟着她一起难受。所以,她竭力装出自然地神态,继续用餐。

    ……

    早餐结束后,傅书瑶提出去报社恢复工作。想着她忙起来,会忘记那些不快的事情,慕家的人也没有阻拦,叶简汐吩咐慕天佑记得把书瑶送去报社。

    慕天佑开车着,载着书瑶前往报社。

    路上,他极力的说出一些话题,跟她一起讨论。

    傅书瑶却不怎么能提起精神,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他。

    终于到了报社跟前,慕天佑停下车,侧首看向傅书瑶,担忧的握住了她的手:“真的要去工作吗?如果心情不好的话,我陪着你出去转转。”“我没事,你别担心我啦。”傅书瑶浅笑盈盈道,“而且,我已经休假很长时间了,浅浅和璐璐都替我忙了那么久,我再偷懒下去,真的对不起他们了,还是早点回报社工作的好。你也别闲着了,赶紧回部队

    去报告吧。”

    她亲吻了他的脸颊,道别后,从车上跳了下去。

    慕天佑透过车窗,看着她走进了报社大厦,眉头微微攒起来,发动了车子。

    ……

    傅书瑶从石柱后面走出来,看着慕天佑车子消失的方向,长长的吐了口气,神情颇为抑郁。

    到底是无法消耗母亲的事情。

    来到报社,只是想逃避慕家的人,因为她不想在他们面前,伪装的若无其事。

    有时候便是这样,越是亲近的人,越是没办法说出某些话。

    此刻,她倒宁肯跟一个朋友或者陌生人说起母亲的事情,也无法跟慕家的人,包括天佑在内,开口提起此事。

    傅书瑶乘电梯,到了公司的天台。

    独自一个人相处,她烦乱的心,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报社,反倒躲在这里逍遥?”

    身后传来姚浅浅的声音,傅书瑶转过身,看到了的确是她,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你还问我呢,你怎么跑这来了?”“我乘电梯的时候,看到你了,便跟了上来。”姚浅浅走上前,捏了捏傅书瑶的脸颊,笑嘻嘻道:“怎么愁眉苦脸的?你不是跟你老公去度蜜月了吗?难道你老公那方面不行,你们过得不和谐?所以,你心情

    抑郁了?”“去你的,说什呢?”傅书瑶虎了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