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510章 进错房间,上错床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

    看着她粉嫩的脸颊,慕天佑只觉得刚灭下去的火,腾地再度蹿了上来。可又不忍心她太劳累,只好辛苦的忍耐。

    抱着傅书瑶,一步踏上了床,陷入了沉睡。

    ……

    翌日,清晨——

    傅书瑶睡得正沉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睁开眼睛看到慕天佑那张无限放大的俊脸,明白又是他干的好事,赶忙伸手抓住了他的耳朵,迫使他离开:“不许再闹我了,今天还得出去见客人呢。”

    “宝宝,咱们再来一次,我保证适可而止。”

    慕天佑低哑着嗓音诱哄道。

    傅书瑶:“……”咳咳,心好累呀。

    老公能力太强了也不行。

    最后,半推半就下,由着他胡来了一次。等结束的时候,傅书瑶扶着快累断的腰,看着某个神清气爽的男人,抱怨道:“慕天佑,你不是人。”

    “嗯,我知道,我是禽兽。”慕天佑笑嘻嘻的为她穿上衣服,情难自禁的亲吻了下她粉嘟嘟的唇瓣说,“不过,你知道真相的时间太迟了,咱们俩已经是合法夫妻,以后,你就是禽兽的老婆了。”

    “谁说迟了?还可以离婚呢。”傅书瑶随口一说。

    慕天佑立刻沉了脸色,“你说什么?”

    “呃……我什么都没说!”

    傅书瑶察觉到了危险,立刻想逃跑。

    可能逃到哪里去?慕天佑长臂一身,将她捞了回来,说:“以后不许提离婚二字,否则,我听到一次,惩罚你一次。”

    “什么惩罚?”傅书瑶可怜兮兮的问。

    慕天佑声暧昧的笑了笑,说:“你想的那种惩罚。”

    傅书瑶:“……”现在离婚还来得及不?

    她怕自己没有累死,没有在工作中被意外杀死,反倒被他累死在了床上。

    ……

    慕天佑帮傅书瑶穿好衣服,傅书瑶想去看看自己的几个朋友,顺便跟他们一起吃早餐。慕天佑当然要陪着自己的老婆。

    于是,两人一起从半岛酒店,开车回到了宾客们住的地方。

    来的路上,慕天佑问过了戚子行,每个宾客住的房间,所以,他们乘坐电梯,直达32层。走出电梯,傅书瑶和慕天佑分道扬镳,她去敲姚浅浅几人住的房间的门,慕天佑则去旁边去找殷朗他们。

    按了几下门铃,房间里没有声音。

    傅书瑶忍不住拍门,“浅浅,阿宁,璐璐,你们还没醒吗?”

    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响起了一点动静。

    傅书瑶又敲了敲门。

    没多会儿,门咔哒一声,从里面打开,程璐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睛都没睁开,迷糊的说:“书瑶,你怎么那么早过来了?”

    傅书瑶看着她凌乱的衣服,有些尴尬道:“我来看看你们睡得好不好。”

    “一点都不好,昨天晚上,浅浅一直压着我,我现在快困死了。”程璐璐边说边眯着眼睛,梦游一般,回到了客房,然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傅书瑶看了一眼,旁边给薛宁安排的那张床已经空了,想必是早上醒来,自己离开了。而姚浅浅那张床,也没有人睡得痕迹。

    程璐璐旁边的被子则隆起了一团,应该是姚浅浅。

    傅书瑶无奈的笑了笑,“真是的,这么睡觉也不怕做噩梦。”

    话说完,她走上前,拉住了被子一角。被子展开,呈现在眼前一颗毛绒绒的头,以及一张美男子的脸。傅书瑶愣了几秒,吓得尖叫出声。

    “书瑶,怎么了?你在叫什么?”程璐璐揉着眼睛迷糊的问。

    睡在她旁边的人被吵得不耐烦,拧了眉头,然后翻了个身,抱住了程璐璐,蹭了几下,两个人脸颊贴着脸颊,没有一丝的缝隙。

    程璐璐嘀咕道,“浅浅,你别靠我那么近!”

    说话间,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惊悚的一幕——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睡在她身边的姚浅浅,成了一个男人?

    几秒之后,程璐璐嘴巴圆张:“啊——!”

    手脚并用,慌乱的把身边的人踢下去。

    那人咕咚一声滚到了地上。

    傻愣愣的傅书瑶这才被拉回了神智,一个箭步冲上前,捂住了程璐璐的嘴。程璐璐惊慌失措的指了指地上的男人,又指了指自己,欲哭无泪。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她有男朋友的好吗?

    跟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床上共度了一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傅书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因为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姚浅浅呢?这个男人是怎么混进来的?满肚子都是疑惑,可没人能给她解释清楚。

    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男人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摸着一头卷翘的金发,迷糊的看着两人,开口问:“你怎么两个怎么在我房间?”

    程璐璐拿下了傅书瑶的手,大声说:“这是我房间!你怎么混进来的?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你……你……你……你个混蛋,禽兽,流氓!”

    程璐璐拉住了自己的衣襟,恨不得用所有贬义的词汇,来形容这个男人!

    男子赤着脚,走到了房间的门口,看了眼门牌号,脸色黑了黑。转过身,对傅书瑶和程璐璐说:“我昨天喝醉了,可能走错了房间,抱歉,我这就离开。”

    话说完,他转身欲走,程璐璐从床上跳下来,说:“你不能走!非礼我一晚上,你就这么走了?”

    “那你想怎样?要我赔偿你钱吗?”男人摸了摸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然后瞥到了床上的一个钱包,弯腰捡起来,从中抽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你了。”

    程璐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眼泪在通红的眼眶里打转。

    傅书瑶看着男人,出声说:“我们不稀罕你的钱,而是想要一个交代。这里的房间都是刷卡制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昨天来的宾客很多,傅书瑶不记得这究竟是谁。但她清楚,酒店的房间不会随随便便的放人进来,这个男人能跑进程璐璐的房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的说:“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我跟一群人玩真心话大冒险,喝了不少的酒,之后晕乎乎的回到了包厢。这张卡,是酒店人员派送给我的。”

    傅书瑶头痛。

    如果是工作人员出了错误,那这后果就该他们慕家承担了。

    可真的如他说的那般无辜吗?

    她正欲开口再问男子几句话。

    不料——

    走廊外面忽然传来了大声的尖叫声。

    这是……姚浅浅的声音?傅书瑶心生不妙,把腿往外跑。冲到走廊外,看到姚浅浅、顾昀和慕天佑站在走廊里乱成了一团,脑子里升腾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