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91章成功脱困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薛宁浑身都在颤抖,傅书瑶以为她在害怕,更加温柔的安抚。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薛宁微微的勾起了唇角。

    慕天佑心里清楚,薛宁在搞鬼,因为刚才他阻止她的时候,她明明可以不开枪,最后还是杀死了谢清。

    不管这个女人有什么目的,必须得提防着了。

    傅书瑶安慰好了薛宁,走到慕天佑跟前:“浅浅呢?”

    “她已经被公安局那边救下了。”慕天佑望着傅书瑶沾满了污渍的脸,心疼的将她抱到自己的怀里,说:“书瑶,你受苦了。”

    “我没事啦,不用担心。谢清那个大变态,只逼着我杀人,没对我做什么。”傅书瑶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实现了对你的承诺,平平安安归来哦~”

    “是呀,我们阿瑶长本事了。”慕天佑捏了捏她的脸颊。

    两人相视而笑,没有更多的言语。

    ……

    警察局的人收拾了残局,将神佑教的人都抓了起来,而那些无辜受累的学生,被送去了医院做检查。从地下防空洞出来,傅书

    瑶担心薛宁心里留下阴影,想让她跟着自己回慕家老宅,多住几天晚上,可薛宁坚定地拒绝了,说自己可以的。

    傅书瑶劝不住她,只好让人送她回家。

    ……

    慕家老宅。

    卧室里——

    傅书瑶拿了身干净的衣服,去洗澡时,发现自己被打的地方,青肿了一大片。原本在地下防空洞里,神经紧绷到了极点,没什

    么感觉,可在看到谢清死后,心放下来,腰窝处便火辣辣的疼。刚才没有说,是害怕天佑他们担心。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伤口,傅书瑶洗漱了一番,从浴室里走出来,迎上慕天佑关切的目光,若无其事道,“快饿死我了,咱们去吃

    饭吧。”

    慕天佑抓住了她的手腕,说:“先别着急去,我给你敷药。”

    “敷药?我又没受伤,敷什么药?”

    傅书瑶倔强的不肯承认。

    慕天佑强制拉着她,坐在了床上,然后撩起她的衣摆。傅书瑶没来得及压下去,腰窝被打的青紫色的淤痕,顿时映入了眼帘。

    慕天佑冷着脸说:“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我看到你一直摸腰窝那里。”

    想骗他,也得扯点有分量的谎言。

    傅书瑶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嘛。”毕竟这次的行动,是自己要求的。现在受了伤,她也不好意思在他跟前显

    露出来。

    “真的不想让我担心,以后都别再受伤了。”慕天佑说着话,把药酒涂抹在了掌心,揉搓热了,才覆盖在她的腰窝上,来回的按

    摩。

    “疼……疼……妈呀,好疼……慕天佑,你轻一点……”

    傅书瑶趴在床上,叫的撕心裂肺。

    慕天佑单手按住了她,不许她挣扎,然后继续按摩。

    慕蓁蓁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偷偷的抿着唇角笑。这两个人,刚大难不死回来,现在就闹腾的那么欢畅,也不怕

    伤到了自己的肾。

    看来,应该叫家里的厨子,多给他们补补了。

    这么想着,慕蓁蓁转身离开。

    ……

    等慕天佑把药酒涂完,傅书瑶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双眼里写满了怨念。

    慕天佑面无表情道,“我把饭端进房间吃。”

    “别……你端进来,外公他们会以为我受了很严重的伤。我还是缓缓,等下出去吃。”傅书瑶哼哼唧唧道。

    慕天佑拿她没办法,便坐在床畔陪着她。

    傅书瑶休息了半个多钟头,那股火辣辣的疼痛感,总算消除了一些。

    她从床上爬起来,跟慕天佑一起往外走。

    到了客厅,慕蓁蓁暧昧的笑着说,“哥,你看书瑶脸色白的,你能不能少折腾她点?”

    傅书瑶觉得蓁蓁说话怪怪的。

    可又觉得自己多想了,明明蓁蓁只是关心自己。

    慕天佑了解自己的妹妹,严肃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

    慕蓁蓁吐了舌头,扮鬼脸道:“你们赶紧吃吧。”

    慕天佑扶着傅书瑶,走到了餐桌跟前坐下。

    两个人吃了没多少东西,佣人走进来,汇报道:“先生,小姐,姚小姐过来了。”

    “唔……请她进来……”傅书瑶赶紧放下了勺子说。

    佣人点头,退了出去。

    没多会儿,再进来时,身后跟了姚浅浅。比起傅书瑶的起色,姚浅浅简直好的不行。外人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傅书瑶被

    绑架了呢。傅书瑶围着姚浅浅转了一圈,问:“浅浅,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你,为了救人,把自己搞成了这样。”姚浅浅红了眼睛。

    傅书瑶笑着说:“傻丫头,我没事呀,你看我多健康。”为了证明自己没事,她特地上下跳动了几下。结果,扯疼了腰间的伤口

    ,疼的龇牙咧嘴的。

    姚浅浅赶紧制止了她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别再闹腾出新伤了。”

    傅书瑶赶紧乖乖的站好,问:“你到底是怎么被他们发现的?又是怎么出来的?”

    姚浅浅也一头雾水,说:“我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只是跟他们的信徒套近乎,他们忽然把我抓起来了。后来,他把我关押了几

    个小时,不知道什么人打来了电话,他又改变了主意,把我放了出来。然后,我就碰上了来营救的警察,他们把我送回了家。”

    整个过程像是在做梦一样,稀里糊涂的被抓,又被放……姚浅浅还以为,这是书瑶的功劳呢,可现在看来,书瑶也不知情。

    傅书瑶也被弄得有些糊涂。不过,最重要的是,浅浅能平安回来,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

    “来,一起吃饭。”傅书瑶拉着姚浅浅坐下。

    姚浅浅摇头说:“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吧。”

    傅书瑶没有勉强她,陪着慕天佑继续用餐。

    等把饭吃完了,傅书瑶拉着姚浅浅,一起整理新闻。由于牵扯到了二十多个学生,这件事被闹腾的很大,现在利用手里的资料

    ,发出新闻报道,绝对能引起轰动的效应。

    傅书瑶忙着跟姚浅浅解释。

    姚浅浅抿了唇角,吞吐吐的说:“阿瑶,这次的新闻……你功劳最大,如果把我挂在最主要的采访者上面,对你不公平。”

    本来自己就没做什么,书瑶还为此受了伤,若自己厚颜无耻的顶替她,做新闻的主要报道记者,姚浅浅难以接受。

    来这里,一是为了看书瑶,二是为了跟她说清楚,新闻报道的事情。

    傅书瑶瞪了眼睛,“咱俩不是朋友吗?干嘛分的那么清楚?浅浅,你难道不想继续留在光明报社了?”

    “我想,可是,我想凭自己的本事来。”姚浅浅拉住傅书瑶的手,说:“阿瑶,这次新闻报道,还是你的。别让给我了,至于王主

    编那边,我会跟他求求情,看看能不能帮我宽限一些时日,让我证明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