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88章 逼迫她杀人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488章 逼迫她杀人

    这时,谢清仿佛幽灵一般,出现在了栏杆外面,嗓音充满引诱的意味道,“看看吧,这就是你想救的人……他们自私自利,根本一点都不知道感恩。我创办神佑教,就是为了清洗这些垃圾,为什么你和慕天佑要阻止我?傅书瑶,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救他们了?只要杀了他,我就放你出来,怎样?”

    “你才是真正的垃圾!”傅书瑶冷冷的盯着他说,“别想挑唆我做违法犯罪的事,我根本不会听你的!”

    谢清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真是一个屡教不改的女人。

    原想着,她知错了,杀了靳鸣,将把柄交在他手里。自己可以考虑放她出来,一起跟慕天佑谈判,让警察都撤走的。

    可现在看来,根本没什么必要。

    “既然你愿意待在这里受折磨,那我就成全你。”

    谢清神色阴鸷的转身,准备离开。靳鸣忽然扑上前,隔着栏杆企图抓住他,谢清嫌恶的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他伸出来的手。

    靳鸣绝望地喊:“求求你,放我出去!我跟她不是一伙的,我什么都没做。”

    “正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会一直被困在里面。”谢清别有意味的瞥了一眼傅书瑶,说:“我不是已经在广播里告诉你们了吗?只要杀了你们舍友,你可以离开。”

    “可是……她有刀,我根本打不过她。”靳鸣流着泪说。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只要你想出去,总能想得出办法吧。”谢清笑了笑,迈开了步子。

    靳鸣仿佛被抽去了灵魂,顺着铁栏杆,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傅书瑶没有可怜他的时间,因为绝望的人最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凶狠的反扑上来,撕咬住你的喉咙。

    傅书瑶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靳鸣。

    而他抱着自己的腿,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暴躁的站了起来,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嘴里嘟嘟囔囔的像是发疯了一样。

    傅书瑶拧了眉头。

    这靳鸣看起来,怎么那么不对劲?

    正在想着,靳鸣余光忽然瞥到了旁边的椅子,脚下的步子停顿了一下。傅书瑶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迅速的从床上起来,飞奔向椅子。两人同时有了动作,可靳鸣的动作更快一些。抢在傅书瑶跟前,拿起了拿把椅子,狠狠地朝傅书瑶砸了过去。

    傅书瑶能清楚地听到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背过身,用后背抵挡住了攻击,她咬紧了牙关,把刀子插在了靳鸣的腿上。

    靳鸣原本打算再攻击傅书瑶的,可因为腿部受了伤,惨叫着,倚靠在了墙上。

    傅书瑶将刀子又往里面捅了捅。

    靳鸣顿时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额头上不停地流下冷汗。

    他伸手想要把傅书瑶推开,但只要他有动静,傅书瑶便转动刀子。

    傅书瑶注视着他,“我警告过你的,别惹恼了我!”

    “你这个贱人!杀人魔!你和那个混蛋根本是一伙的!”靳鸣疯狂的嘶吼。

    “如果我跟他们一伙的,现在你受伤的部位,不是腿,而是喉咙了。”

    话音落,她把刀子拔了出来。

    靳鸣大声喊叫了一声,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腿,嘴里不停地咒骂。傅书瑶忍着想杀了他的冲动,深吸了口气说:“闭嘴!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在你心脏上多插一刀。”

    靳鸣吓得不敢说话。

    未免他有其他的动作,傅书瑶把床单割成了条布,捆绑住了他的手脚,堵住了嘴巴。终于世界清净了下来,傅书瑶忽然发现自己多么蠢,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个法子呢。

    踏踏实实的躺在了床上,傅书瑶把自己整个裹在被子里,踏实的进入了梦乡。

    ……

    监控室里——

    谢清盯着屏幕上傅书瑶的举动,脸上充满了戾气,为什么还是不肯杀了靳鸣?只要她动手了,自己拿到了她杀人的视频,那个人就肯帮他,度过这次的难关。

    明明已经被逼迫到绝境了,为什么就是不肯下狠手?谢清恨不得抓着傅书瑶的手,亲自去杀了靳鸣。

    可是……

    这不符合那个人的要求。

    谢清招了招手,说:“你们进去,把靳鸣换成刚才杀了自己舍友的小子。”

    他就不信了,傅书瑶能对付得了靳鸣,还能对付得了其他人!

    “是,谢先生。”

    两名男子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房间。

    ……

    没多会儿,他们拖着一名挣扎不止的男孩,进入了傅书瑶的房间。

    正在睡觉的傅书瑶被惊醒,睁开眼睛便看到,躺在地上的靳鸣被拖拽走了,取而代之的是第一个杀了自己舍友的男孩。傅书瑶瞬间握紧了刀,同时脑子里飞快的想,谢清费那么大周章,到底在图什么。明明他那么恨她,只要杀了她,不久可以了吗?为什么要把他们关在这里,是为了实现他那所谓的预言?还是另有图谋?

    “你们不是说,只要我杀了舍友,会放了我吗?为什么你们要食言!你们这群言而无信的骗子!”男孩子紧绷到了极致的心崩溃了,仿佛困兽一样,不停地冲撞着铁栏杆。

    “哐哐哐……”

    房间里不停地响起巨大的声音,傅书瑶眼皮跳动了几下。

    没多会儿,他挣扎的累了,转过身开始审视房间,见只有傅书瑶一个女性,他握了握拳头,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格外的吓人。

    傅书瑶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说:“你已经看到了,他们根本不会遵守诺言。你即便杀了我,他们也不会放了你。不如,咱们俩合作,想想办法,怎么逃出这里。”

    “能有什么办法?”男孩子止不住的暴躁,“他们把我带出去转了一圈,这里很大,外面都是黑漆漆的铁门,根本没几个人能冲进这里救人。我们都死定了!我还杀了我的同学,出去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傅书瑶语塞。

    仔细的盯着他,打量了片刻,心头滑过一抹异样。按道理说,二十几个小时的关押、煽动,的确会让人产生燥郁的情绪,可大多数人不会去杀人。怎么关押在这里的人,个个都那么冲动呢?难道说……谢清在吃的、喝的东西里面,下了什么药吗?

    可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让他们动手杀人?

    傅书瑶顺着这条线,不停地往下想。

    正要抓住关键点时,那名男孩子的情绪更加的激动了起来,跺着脚,不停地来回的走,和之前靳鸣发作的时候,完全一模一样的表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