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86章 谁都不能相信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486章谁都不能相信

    “你叫什么名字?”傅书瑶主动开口问。

    “靳鸣。”男生犹豫了下,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傅书瑶,我是光明报社的记者。”

    “你是记者?”靳鸣有点不敢相信,记者怎么会跑到这里,难道是为了潜伏,抓捕犯罪分子吗?

    “嗯。”傅书瑶点头,跟他简略的介绍自己,一是为了消磨时间,二是为了拉近关系。谢清那么有信心,说天佑会找不到这里,估摸着天佑赶到这里需要一定的时间。呆在这里的时间,她可不想,时时刻刻高度紧张的地方着身边的人。

    靳鸣仔细的听着她的话,时不时的点头。

    学生时代觉得很多职业都很崇高,对于陌生的社会新闻报道记者,靳鸣油然而生出一股敬佩感,不知不觉中,周围可怕的氛围都抛掷到了脑后。

    傅书瑶说的久了,嘴巴干的更加厉害,舔了舔泛着白皮的唇瓣。

    靳鸣注意到她的动作,从怀里掏出了一小**矿泉水,“你喝一口吧。”

    傅书瑶犹豫了下,接过来,抿了口问:“你后来又打了你的舍友?”

    “你看我这副模样,像是打人的吗?”靳鸣知道她误会了自己,苦笑道,“是我好朋友打了我,后来喝了水,他感觉到内疚,把这小半**给了我。”

    傅书瑶皱了皱眉。

    靳鸣说:“傅记者,你说若是再jing cha找到我们之前,这些人想要杀了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的,他们真的想杀了我们,很早就杀了,用不着等到现在。”傅书瑶冷静的说,“他们把我们困在笼子里,是为了享受猎物厮杀的快感。若是我们不按照他们要求的来,他们或许会恼怒,做出其他更过激的举动。而我们按照他们说得来,杀死了自己的朋友,也无法走出这个牢笼。靳鸣,你信我,谢清是心理变态的人,他根本不会允许任何人,走出这座牢笼。咱们眼下只能边想法子逃离这里,边继续忍。”

    靳鸣点头,“嗯,傅记者,我听你的。”

    等了不知道对酒,身体里涌出浓重的疲倦感,傅书瑶勉强打起精神,时不时的打哈欠。

    靳鸣说,“你先睡觉吧,待会儿,我叫醒你。”

    如果自己睡死了,靳鸣趁机杀了她,该怎么办?心里冒出这个念头,傅书瑶咬咬牙,把这种不祥的念头,压到了心里的最深处。躺倒床上,闭上了眼睛。

    周围很安静,身体明明疲惫到了极点,可就是没办法安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间外面忽然传出来一声惨叫,傅书瑶猛地睁开了眼睛,迅速的坐了起来。靳鸣原本坐在地上缩成一团,也被这声惨叫,吓得瞪圆了眼睛。

    扩音机里再次发出滋滋的声音,随后谢清笑着说,“恭喜江成完成了任务,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广播发出去没多久,有人走进来打开了铁门,将鲜血淋淋的尸体拖了出去。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是,脸颊上沾染着血液地一个少年。他健硕的浑身颤抖的不成样子,被困在牢笼里的同学,既羡慕他,又害怕他。惧怕的是,他杀的人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同学,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羡慕的是,他能离开这座压抑的活牢笼了

    傅书瑶盯着江成看了一会儿,扭过头想跟靳鸣说话时,余光里却瞥到,原本离她大概有两米远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

    傅书瑶的心咯噔了下,攥紧了袖子里的 shou。来之前,天佑预料到了会发生的情况,所以让她和薛宁都在头发里,藏了大概一指宽,五指长的**。进来这所地下监牢,那些人可能翻查过他们的衣服。可没把刀子拿走。傅书瑶并非不信任靳鸣,但在这个地方,还是小心为上。靳鸣不对她做什么,她自然会跟他相安无事。

    可他想对她下手的话,她也不会心慈手软。

    正在想着,靳鸣忽然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傅书瑶猛地出手,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将刀子抵在了他的咽喉上,说:“别动。”

    靳鸣脸上露出愕然,随后说:“傅记者,你这、这是干嘛?”

    “应该我问你,鬼鬼祟祟的跑到我身后想干嘛。”傅书瑶语气咄咄的问。

    “我我看到江成sha ren,有些害怕,想跟你待在一块,没想打你误会了我。”

    “是吗?”傅书瑶笑着反问,“可是我觉得不是呢。”

    如果真的想离她近一些,何必一声不吭,还是从后面接近她。傅书瑶有强烈的预感,靳鸣是真的想杀了她,或者是打晕了她,好跟那些人换取食物和水。

    靳鸣紧张万分道:“傅记者,我真的想对你不利,何必给你水喝呢?你把刀子放下来,好不好?”

    傅书瑶非但没有把刀子拿开,反倒往前送了送,说:“靳鸣,别以为我是个女人,就拿你没办法。我真的想让你死,你根本活不出这个房间。所以,别再轻举妄动,知道我的意思吗?”

    靳鸣渐渐地敛了笑容,一改之前的懦弱,变得强势了起来:“你不是单纯的记者吧?是不是你招惹到了谢清,他才会把我们绑架过来,跟你们一起厮杀?”

    没错,靳鸣对傅书瑶的话,根本没有全信。哪个记者会穿着爱马仕的衣服,她这身装扮,都要价值好几百万了。混在他们这些学生里,有其他的意图吧?或许,她跟那些人是一伙的,只等着看他们互相残杀。

    靳鸣唯一想到的便是这个可能。

    “我是记者,你信不信,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傅书瑶说完,缓缓地把刀子拿开。

    靳鸣阴沉着脸,走到一旁蹲了下去。

    傅书瑶偷偷的松了口气。以她的身量和力气,想把靳鸣打垮,根本没可能。唯一的 shou,是她能让靳鸣忌惮的wu qi。

    故意表现得那么强势,也是不想靳鸣看出来她的软弱一面。

    “咕噜噜”

    肚子忽然叫了起来,傅书瑶只觉得胃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丁点的食物。人消化完食物,应该差不多需要四个小时。

    她有饥饿感已经很久了,按照时间推算,应该超过12个小时了。

    怎么天佑还没来呢,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