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76章 牵扯到意料之外的人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76章 牵扯到意料之外的人

    出了谢清的住所,坐上了车。陈雪峰等人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都不敢和傅书瑶对视,低着头询问里面的情况。

    慕天佑边让医生包扎伤口,边道:“谢清刚才说的话,你们都应该听到了。至于密室那边,时间太过紧迫,我只来得及查看他的电脑,发现里面藏匿的有一份名单,我破译网络出了他的密码,把名单copy了一份,上传到云端上了。待回到家,我会通过邮箱,发给你们。”

    “好,慕先生辛苦了。”陈雪峰格外佩服的说。

    “用不着那么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慕天佑说这话的时候,恰好车子颠簸了下,扯疼了他的伤口,他不由自主的拧了眉头。傅书瑶注意到了他表情细微的变化,心被狠狠地揪疼了下,“很疼吧?”

    “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

    慕天佑咧着嘴笑。

    傅书瑶眸底水光泛滥,却没有落泪。因为车里那么人呢,她怕丢脸。

    陈雪峰看到两人渐渐生出暧昧的气氛,赶紧把头扭到车窗外,不再看他们。

    咳咳……

    这慕先生在自己老婆跟前,完全和外面不一样呀。把刚才他们说的情话,录下来,播放给别人听,肯定没几个人相信。

    陈雪峰默默地在心里腹诽。

    ……

    商谈完正经事,慕天佑、傅书瑶和警察局的人分开,乘坐上了回家的车。到了慕家老宅,傅书瑶不放心他的伤,又把医生叫过来,检查了下伤口。确定子弹只是擦过了腰侧,没有留在身体里,也没有伤及丈夫,傅书瑶这才稍稍放了心。

    亲眼看着医生敷了最好的药,这才放了心。

    送走了医生,关上房间的门,傅书瑶问,“你刚才跟陈队长,他们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说?”

    凭着直觉,傅书瑶觉得天佑在隐瞒什么。哪怕他表现得镇定自若,和平常没什么差别。别人看不出来,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刚才谈话的时候,天佑有异样。表现最明显的地方是,在陈雪峰问及密室里的状况时,他停顿了几秒钟,掩饰性的用手抵挡了下嘴唇,咳嗽了两下……

    “嗯,你把这个接入电脑,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慕天佑拿出一个迷你的u盘,淡淡的说。

    傅书瑶接过来,半是疑惑半是好奇的,将u盘插入到了电脑里,电脑桌面上没多会儿,显示多出了一份名单,轻轻地点击了下,表格自动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的名字,大概有好几百人。人名字后面,跟着的是详细的资料,比如人员的照片,出生年月,家世背景等等。

    逐个仔细的看了里面的人名单后,傅书瑶的目光停留在了倒数第二行,重要人员名单上。

    ——容冼尧、薛宁。

    傅书瑶的神情一怔,以为是巧合,可看到后面附带的照片,不得不相信这里指的两个人,的确是她认识的那两个:“怎么会有冼尧和薛宁?”

    慕天佑没有回答,微冷的声音,沉稳而有力道:“如果把这份名单,贸贸然交出去,后果是怎样的,你应该知道了吧?”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跟,这件事牵扯上关系?尤其是冼尧,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骗?”傅书瑶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觉得这份名单是故意栽赃陷害的。

    “我也不清楚,所以暂时把名单藏了起来。”慕天佑说,“除此之外,我还在密室里,看到了关于神佑教的一些资料,不过来不及仔细翻阅了。”四十分钟的时间,根本做不了什么事。倘若给他两个小时,他能把整个密室搬空。

    傅书瑶静默了片刻,问:“要不要给冼尧打电话,询问下他,跟神佑教的关系?”

    “打吧,我想听听他怎么解释。”慕天佑点头。

    傅书瑶摸出了手机,按下容冼尧的号码。

    嘟嘟几声后,电话里传出了容冼尧独特的凉薄嗓音,“喂,有事?”

    简短的三个字,冷漠到了极点,一点也没有往昔的情分。傅书瑶的胸口滞了滞,说:“你现在忙吗?如果有时间,能来慕家老宅这边一趟吗?我跟天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或许是听到了慕天佑也会在场,容冼尧迟疑了片刻,说:“好,我尽快赶过去。”

    “嗯。”

    傅书瑶挂断了电话,撇了撇嘴。

    这个混蛋,当真是连朋友都不肯和她做了,实在是太气人了。

    慕天佑满脑子都在思考,容冼尧和神佑教的关系。书瑶说得对,以冼尧的智商,根本不可能被谢清那点小把戏骗到。可做不成受害者,不代表冼尧能洗脱自身的嫌疑,因为他还有一个可能是加害者。假如,冼尧明知道神佑教的危害,还故意和谢清联手,纵容手底下的人,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即便是冼尧,他也不会包其罪行。

    不过眼下一切都未定,说什么都尚早。

    还是等冼尧来了再说。

    慕天佑扯回了思绪,看向傅书瑶。见她抱着枕头,歪歪斜斜的倚靠着床头,嘴巴气鼓鼓的,像只小兔子一样,忍不住伸手把她楼到了怀里。

    ……

    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傅书瑶走下床,打开了门,视野里映入一身黑色的西装,长身玉立,神色淡漠的容冼尧。

    傅书瑶往旁边让了一些,请他进房间。

    容冼尧迈开步子,踱步入了卧室。看到慕天佑的那一刻,他神情稍微柔和了一些,问:“天佑哥,这么晚把我叫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吗?”

    慕天佑旋转了下电脑屏幕,让它正对着容冼尧,“你先看看这些,咱们再谈。”

    容冼尧视线落在了屏幕上‘神佑教’三个字,眨了眨眼睛,说:“原来是为了这事。这不是小事一桩吗?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我看你们的神情,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呢。”

    “你觉得神佑教不是大错?这个教会已经害死了一名老人,现在又谋划第二桩杀人案——一家六口,只有一名存活!”慕天佑神色严峻,目光犀利的如冰冷的刀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