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58章 下跪求原谅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58章 下跪求原谅</h3>

    电话拨打了过去,却没有人接听,明苒的手攥的越来越紧。

    一次又一次……拨打到了手机没电,那边也没人接听,明苒气的把手机狠狠地摔到了墙上,大发脾气扫去桌子上所有的东西。

    “混蛋!都是混蛋!合伙欺骗我!”

    明苒觉得这个幕后的神秘人,根本就是容冼尧和慕天佑故意安插到她身边,为的就是这一天。

    脑子里被怒火充斥,想不出什么办法,明苒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给媒体天运传媒的记者打电话,说:“喂,梁记者吗?你之前不是说要给我做个专访吗?我今天有时间,你可以过来医院,咱们把专访做一下。”

    “明女士,现在还有哪家媒体,敢给你做专访?除非是不想要命了!”梁记者没好气的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明苒问。

    梁记者倚靠着给明苒做的几次采访,身价倍增,所以对明苒还是有点感激的,干脆把话跟她挑明了:“之前,将近过半的记者支持您,那是因为杭家和慕、容两家作对,提前支会过了媒体。可现在变天了,杭少爷无缘无故失踪了……没了杭家的支持,你觉得哪家媒体敢和慕家作对?另外,慕家已经给所有媒体,包括我们天云传媒,下达了最后的通知——只要不和您沾染上关系,慕家可以不计前嫌,倘若不知死活,继续和慕家作对,慕氏集团会倾尽打压、收购。明女士,我劝你,早点跟容小公子和解吧,这事情不对头……”

    梁记者苦口婆心。

    明苒说了声谢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浑身的力气像是在刹那间,被抽干净了一样,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一切都是早就设好的局。

    答应赔偿十个亿是假的,慕天佑和容冼尧肯定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故意拖延时间。她现在怀疑,他们家的资产被中介卷跑,也是慕、容两人找人做的……

    明苒捂住了脸,泪水顺着眼角缓缓地滑落。

    恨啊,好恨……

    这两个男人毁了她的半生,现在连明家也要毁了。

    她真恨不得剥了他们的皮,拆了他们的骨头,饮了他们的血,来消除自己心头的怨恨。

    ……

    明苒呆呆的坐在地上许久,仿佛化为了雕塑一般。护士走进病房,想给明苒换药,发现她倒在了地上,连忙走上前,扶起她说,“明女士,这是怎么了?你想拿什么吗?可以按呼救铃,叫我来帮你呀。”

    “我要出去一趟,你帮我准备轮椅。”明苒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说。

    护士愣了愣。

    “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让你给我准备轮椅!”明苒尖利着声音嘶吼。

    护士被吓了一跳,没敢再耽搁,立刻推了轮椅过来。

    明苒坐上轮椅,捡起碎了屏幕的手机,给司机打电话,告诉他在楼下等着自己。然后,不管护士怎么想的,自己操控着轮椅往外走。

    ……

    到了楼下,明苒坐上车,对司机说:“去容家。”

    现在的她,已经无路可走,唯一一条路,便是去求容太太看在以往的情分上,能放她一马。

    司机发动了车子,缓缓地朝着容家的方向行驶。

    一个多小时后——

    车子停在容家老宅的外面,明苒从车里出来,推着轮椅往容家走。可还没进去呢,便被警卫拦了下来,说:“你不能进去。”

    “我是明家的少奶奶,为什么不能进去?”明苒微微的抬起下巴,故作高傲的问。

    警卫嗤笑,“你自己做的那些事,都上了电视了,难道还没点b数?别来容家,赶紧滚,不然我们兄弟可对你不客气了,直接把你丢出去。”

    明苒咬碎了一口牙,硬生生的把怒气忍回去,说:“你们不让我进容家可以,帮我跟容太太带一句话——我已经知道错了,求她能饶了我。”

    两名警卫懒得理会她。

    明苒遥控轮椅后退了十几步,原以为她会离开,可没想到她竟然扶着轮椅,跪在了青石板地面上,扬声道:“妈,冼尧,我知道错了。你们不肯原谅我,我无话可说。我今天跪在这里,向你们谢罪了。”

    说完,她郑重的磕头。

    两名警卫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动,谁知道这女人又在演什么戏呢。

    ……

    明苒机械的重复动作。

    天边聚拢了大团大团的乌云,空气中也没了风,只剩下了燥热。明明是下午四点多,可阴沉的仿佛晚上一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幕骤然响起了一道闷闷的雷声,大雨倾盆而至。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在天地间拉开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水幕。

    明苒刚生产完没多久,元气本来就没有恢复。刚才跪了那么久,体力早已透支。此刻,在雨中,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

    再这么下去,只怕要出人命了。

    警卫没办法,跑到内院汇报情况。

    容太太听到惊雷声,和容月儿一起欣赏雨景。结果,警卫急急慌慌的跑过来,说:“太太,小姐。明家的小姐跪在咱们家门口两个多小时了,现在看她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现在该怎么处理?”

    容月儿说,“这点小事,麻烦我妈干嘛?直接把她叉走,不就行了?”

    警卫颔首,“是,小姐,我这就带人把她拖走。”

    说着,他转身欲离开。

    容太太叫住了她,说:“这么大的雨,再淋下去,要落下病根子了。她有万般不是,那也为咱们容家生下了一个孩子。”

    “妈,你别心软了!她来咱们家门口跪着,可不就是看中了你会心软吗?”容月儿阻止母亲。

    容太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真以为你妈是傻子吗?看不透她的心思?听我把话说完。”

    容月儿撅了撅嘴巴,没有再开口打断母亲。

    容太太继续说道,“先把她抬到屋檐下,再给医院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把人带去医院。这样,咱们容家也算对她仁至义尽了。”

    她绝不会原谅一个,试图伤害自己孩子的女人。

    别说,明苒跪在容家门口。

    哪怕是吊死在容家,她也不会心软。

    为明苒叫救护车,是她看在孩子的面上,做的最后一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