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55章 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55章 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h3>

    “叩叩。”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许医生站在门口说,“少爷,少奶奶,我来换药了。”

    傅书瑶对上医生好奇的目光,不由得郝然,看许医生的神情,应该是听到他们说的所有的话了吧?天佑应该看到许医生来了,也不知道提醒她一声。

    傅书瑶嗔了一眼慕天佑,偷偷的用脚踹他的臀部。

    慕天佑闷哼了一声。

    傅书瑶的心咯噔沉了下来,难道踹到他伤口了?可她记得,他屁股上没有伤到呀。

    看着她一脸紧张兮兮的模样,慕天佑低笑着说,“我没事,吓唬你呢。”

    傅书瑶的脸火烧似的红了起来,这次不是害羞了,而是恼怒了。

    慕天佑赶紧把老婆搂到怀里,同时对门口站着的许医生说:“进来吧。”

    许医生默不作声的走到房间里,给慕天佑检查伤口,确定没有撕裂或者感染等情况发生,又敷上了伤药,再次叮嘱慕天佑注意一些,免得把伤口弄得更糟糕。

    慕天佑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了,每次我受伤,你这套说辞都没变过。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你用不着再三的叮嘱。”

    “既然不想听我唠叨,那你少受点伤。”许医生说着,把医药箱收拾好。

    傅书瑶说,“听到了没?医生都让你少受点伤了。”

    慕天佑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尖,“好,老婆大人,我都听到了。”

    许医生见状,赶紧离开了房间。

    没第三者在长乐,傅书瑶抬起手,捶打慕天佑的肩膀,“不许再戏弄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呀!”

    “好,好,老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吓唬你了。”慕天佑俯首亲吻了下来。傅书瑶抬手挡住了他的嘴巴,说:“我还没洗漱呢。”

    回到家里,她只简单的洗了澡,便躺在床上睡觉了。现在没洗脸刷牙,眼屎都没扣下来,他不嫌弃,她嫌弃。

    傅书瑶捂住了自己的脸,从沙发上跳下去,急匆匆的往卧室里跑。

    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声,慕天佑懒洋洋的倚靠在沙发上,嘴角微微的扬起。

    ……

    傅书瑶清洗干净,从卧室里跑出来,迎上慕天佑似笑非笑的目光,说:“咱们先去吃饭吧。”

    “欠我的吻还完了,再去吃东西也不迟。”

    他说着,勾起她的下巴,封住了她的唇瓣。

    闻着他身上淡淡地薄荷与松香的味道,傅书瑶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安心。渐渐地,放松下来,迎合他的吻。

    一吻结束,慕天佑将下巴放在傅书瑶的肩上说,“阿瑶,以后别再为我冒险了,我很心疼,知不知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烫的傅书瑶小巧的耳朵,变成了粉红色。

    傅书瑶笑着说,“你知道为我担心,怎么不知道,我替你担心呢?不想我为你冒险,以后就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好。”

    慕天佑毫不犹豫的答应。

    傅书瑶抿了抿唇角,偷偷地笑。

    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傅书瑶饥肠辘辘的,感觉自己能啃一头牛。和慕天佑一起走到前厅吃饭,刚踏入餐厅,便看到慕蓁蓁头发乱糟糟的,双腿盘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条汤匙,喝着西红柿鸡蛋汤。

    见他们来了,慕蓁蓁放下勺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哥,你又受伤了?”

    “一点点轻伤,养几天就好了。”慕天佑说的毫不在乎。

    “每次受伤都这么说,你还是悠着点吧。以前你是单身狗就算了,现在可是拖家带口的人了。”慕蓁蓁抱怨道。

    “好,我知道了,书瑶刚才已经跟我说了同样的话,你就不用啰嗦了。”慕天佑无奈的轻叹。几乎每次执行完任务,家里人都得唠叨个遍。还不能反驳,否则,肯定招来更多的训斥。

    慕蓁蓁托着下巴,看向傅书瑶问:“是不是被吓坏了?”

    傅书瑶点头,“嗯。”

    “我们都已经被我哥吓了将近十年了,以后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慕蓁蓁起身,郑重的拍了拍傅书瑶的肩膀。

    傅书瑶:“……”难道不该宽慰宽慰她?怎么说的好像慕家的人都脱离了火坑,唯独她跳下来了呢?

    慕蓁蓁笑眯眯的走了一段距离,背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说,“好啦,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我也要出去幽会。”

    傅书瑶无奈的收回了目光,看到慕天佑在剥虾,而自己面前的盘子已经多了好几只胖乎乎、粉嫩嫩的虾仁,忍不住说:“你受着伤,别再为我忙了。”

    “没事,为我老婆剥虾,我甘之如饴。”慕天佑笑的格外的暖。

    傅书瑶心尖微微颤了颤。

    妈呀,这人也太会撩妹了,不经意的一句话,都让她的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

    自己这辈子都栽在他手里,再也爬不出坑了。

    ……

    被悉心妥帖的照顾了晚餐,傅书瑶擦干净了手,问:“什么时候把殷朗换回来?”

    “不着急,李斯特要的人不是殷朗。现在他没把我杀了,又丢了重要的合作伙伴,着急的人是他。咱们再耐心等等,早晚他会坐不住。”慕天佑提到李斯特,神情稍冷。

    “可是……如果他伤害了殷朗呢?”

    “不怕,殷朗皮糙肉厚的,扛得住几天的折磨。”慕天佑摸了摸傅书瑶的头发说,“老婆,别再为其他男人担心了,哪怕是我好兄弟,我也会吃醋的。”

    “你这醋意也太大了点。”

    傅书瑶叹气。

    “没办法,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慕天佑盯着她,漆黑的眸子一转不转。

    傅书瑶愣愣的和他对视,直到胸腔快要爆炸时,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傅书瑶埋着头说,“慕天佑,你能不能别乱放电?咱们俩都老夫老妻了,别再勾引我了。”

    “有吗?”

    慕天佑无辜的眨眼睛,把她的手拉下来,笑意满满的继续望着她。

    傅书瑶的心脏砰砰的狂跳,实在忍受不了了,把他拨开,一溜烟的跑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用力地扇风,降低脸上的热度。

    慕天佑朗声大笑,连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停地嗡嗡的震动,他也听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