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43章 故意接近他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3章 故意接近他</h3>

    哗啦——

    径自发出响亮的破碎声,他的手渐渐地渗出了血丝。可他一点也不在意一般,打开水龙头冲了冲,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经过走廊口时,一个女侍者忽然说:“先生,你的手流血了,需要处理一下。”

    容冼尧像是没听到一样,径自向前走。

    而那个女侍者,把托盘放在了吧台上,锲而不舍的纠缠了上来,“先生,我带你去处理伤口。”

    容冼尧用力地把她甩开,“用不着!多管闲事干嘛?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女侍者一愣,“是你……”

    容冼尧也在话说完的刹那,目光投落在了她的脸上,觉得看着有点熟。不过,他平日里不怎么记人,都是别人记住他。所以,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她。

    在他困惑的时候,女侍者笑着说:“先生,咱们之前在酒店的电梯里碰到过,你不记得我了吗?那时候真是不好意思,我急着赶时间呢。”

    经过她提醒,容冼尧想起了那件事,说:“原来是你。你已经跟我道过谦了,不用再说抱歉了。”

    “嗯。”薛宁温柔的应声,“先生,当我表达对你的歉意,请允许我帮你处理伤口把,你这手流了那么多的血,只怕再不处理,要失血过多了。”

    容冼尧看了看自己的手,说:“不是多大的事,用不着麻烦你了。”

    话音刚落,手腕上忽然多了陌生的温热。

    容冼尧被酒精熏醉的大脑,迟钝了几秒,反应过来,这个女孩子竟然没经过他同意,擅自握住了他的手。

    薛宁没看到容冼尧的神情变化,不由分手的拉着他,走到了酒吧的角落坐下。然后,跑去拿了医药箱,回到容冼尧身边问,“怎么会把手割伤呢?是不是我们酒吧哪里的镜子裂开了,或者别人用酒瓶打你了?我告诉你呀,如果发生了前者,你记得投诉我们酒店,赚取医药费。如果是后者,你要赶紧报警,抓到那些恶徒……”

    她说的一脸认真,容冼尧烦躁的心情,奇异的平静了一些。

    或许是童年惨遭拐卖的经理,他对惊心动魄、历经劫难的感情不怎么来感觉,反倒香网平平淡淡,带着家人味道的相处模式。譬如容家,他最喜欢的是自己的母亲,因为她对他的关怀,十年如一日,都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譬如傅书瑶,跟他相处时,从来不把他当成尊贵的容小公子处处捧着,而是以平常心对待他。再譬如此刻,这个女孩喋喋不休,好像一个多年的老友,互相之间再自然不过的关怀……

    容冼尧难得关心的问:“你不是已经有工作了吗?怎么来这边打工?”

    “唔……我想多体验一下生活。人生那么短暂,只有一次机会,不多尝试一下,精彩的东西,怎么对得起,来世间这一遭呢?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一次工作。”薛宁微微的翘起了唇角,露出干净的笑容。

    容冼尧定定的望着她,问:“那你的家人,支持你这么做吗?”

    “我家里人,都已经不在世了。”薛宁眼里闪过一丝的难过。

    容冼尧抱歉的说:“对不起……”

    “没关系啦,我都已经习惯独自一人生活了。偶尔想起他们来,或许会难过,不过人总要向前看,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呀!”薛宁颇为乐观。

    容冼尧的心被轻轻地敲动了两下。

    ——人总要向前看,不能一直活在过去里。

    这个女孩子说的每句话,似乎都在提醒他,忘记那些不该惦记的人。

    “喂,你在发什么呆?已经包扎好了,你可以走了。”薛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提醒他说。

    容冼尧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手,眉头拧在了一起:“怎么给我系了个蝴蝶结?”

    “嘻嘻,好看吗?”薛宁问。

    容冼尧摸了摸蝴蝶结问,“你叫什么名字?”

    “薛宁,安宁的宁。”

    “你好,我是容冼尧。”容冼尧绅士的伸出完好的左手。

    薛宁搭在他手心里,歪了歪头,勾出灿烂至极的笑容,“冼尧,以后咱们就是朋友啦。”

    “嗯。”

    容冼尧觉得,这薛宁挺有趣的,跟她做朋友未尝不可。

    ……

    接进晚上十一点,傅书瑶还在跟姚浅浅视频,问她最近报社里的情况。姚浅浅打着哈欠说,“别提啦,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你们三家的事情,我们跟进报道的欣悦湾改造,根本没多少读者买账。现在,我估摸着,哪些娱乐八卦杂志,肯定要感激涕零的祝福你们,再闹腾出点动静。”

    傅书瑶托着下巴说,“唉,我也想早点把事情解决,好回去上班呀。”

    姚浅浅八卦的问,“书瑶,那你跟我透露一下,后续还有没有变动?如果没有,我打算自己筹划一期专栏。不然,以我现在的新闻报道,年底考核,肯定不过关。你也不想,我被报社开除吧?”

    姚浅浅自打进入报社,没有独自做过一篇轰动的报道。唯一一次能称道的新闻,还是跟王主编一起去长南市,报道洪水那一次。可年底考核,是王主编亲自来的,这篇报道主要负责人又是他,拿出来当重头,不用王主编说,姚浅浅自己都不好意思提。所以,她打算12月底之前,自己单独做一次新闻。

    但社会新闻报道这块,本就是冷门,倘若再和娱乐八卦撞上,那简直是找死了。

    她得不止抓紧时间,还得挑准时机。

    傅书瑶想了想,说:“唔,我跟你说实话,还有一次大的波动。最起码得维持热度一个月。”

    姚浅浅噗通一声,自暴自弃的仰躺在床上,不停地翻滚抱怨,“你们还真能闹腾,一个月啊……那都要十二月了吧?我得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呀。”

    “十二月抓紧时间,报道一次,还是来得及的。浅浅,你加油!”傅书瑶说完,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动静,立刻说,“好啦,挂了。”

    点击结束通话,傅书瑶从床上跳下来,走到门口。刚好慕天佑走进来,伸手揽住了她的的腰肢,俯首亲吻了她的樱红的唇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