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38章 老公大人,你辛苦了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38章 老公大人,你辛苦了</h3>

    洗过澡后,傅书瑶让慕天佑坐在床上,给他擦头发。两人说起了杭宸熙的事情,慕天佑提到了有人给他发的那条信息,傅书瑶猜测:“会不会是杭宸熙的对头,故意泄露消息给我们?或者,他耍了什么阴谋诡计,故意给你发消息,引我们把注意力,放到杨雪丽的身上?”

    “都有可能,不过,目前杨雪丽不能死。”杨雪丽是为明苒办事,发布声明的人。倘若这时候,她死了,不管是不是他杀的,公众都会认为是他杀的,到那时,情况会对他们更加的不利。

    “那我们得先保住杨雪丽,再看看杭宸熙有什么阴谋诡计。”

    “嗯,我已经吩咐子行,加强了对杨雪丽的监控,没人能靠近她。”

    傅书瑶微微的前倾身体,嫩藕般的胳膊,缠绕上慕天佑的脖颈,说:“老公大人,你辛苦了。”

    不止要忙军区里的工作,还要处理这些杂事,他得多劳累呀。可每次回家,他都笑容满面的对着她,从来不抱怨,也从不提及自己的付出,傅书瑶很心疼他。

    慕天佑望着她漂亮的眼睛,嗓音低沉的说:“为了你和慕家,无论多辛苦,都是值得的。”

    他爱她,所以甘愿为了她倾尽一切。

    两人的目光纠缠在了一起,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又是一个缠绵而缱绻的晚上……

    ……

    “嗡嗡……”

    手机不停地震动了起来,杭宸熙阖着的眼帘打开,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接听:“办好了?”

    “对不起,少爷,出了点意外。”

    杭宸熙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什么意外?”

    “警察局忽然将杨雪丽秘密的提走了,现在我们的人,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行动之前没有预兆吗?”

    “没有,根据打探的消息,是慕天佑的副官通知了警察局后,亲自带人把杨雪丽押送到别处了。我派出去跟踪他们的人,也被甩在了半路。”

    行动如此紧密,应该是他们这边出了内奸,杭宸熙可不信,慕天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刚好在他出手之前,将杨雪丽保护了起来,“你那边有几个人,知道我们此次行事的消息?”

    “一共三个,警察局里的内线一个,我一个,还有接头的人。不过,我觉得他们都是可靠的人。”

    “先别急着下结论,好好地检查下,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是,少爷。”

    挂断了电话,杭宸熙随手捞起了黑色的丝质睡袍,穿在身上。踱步到酒柜前,取出一瓶红酒,打开后,缓缓地注入到了高脚杯里。

    妖冶的红色液体,折射着绚丽的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杭宸熙此刻的神情。

    杨雪丽被保护了起来,那他的计划,便被夭折了一半。

    剩下的另一半……

    即便成功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个内鬼究竟是谁?

    明明他找的每个人,都是跟随了他将近十年的,忠诚、可靠,慕天佑是怎么收买的人?

    想不透哪里出了问题,杭宸熙的心越发的烦闷。

    捏着杯柄的手,在不知不觉间加重了力道。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中,杯子断裂成两部分,鲜红的液体倾倒在他黑色的衣服上,格外的粘腻,杭宸熙面无表情的将杯子扔到了垃圾桶里,眸色阴鸷的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不管是谁背叛了他,他都要这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

    天气灰蒙蒙的,下着毛毛的细雨,明明是早晨,可看天色给人的感觉是傍晚。明苒在母亲和护士的帮助下,坐上了轮椅。没多会儿,他们走到了育婴室,明苒说:“把孩子抱出来。”

    护士没有任何迟疑,走到了恒温婴儿室前,将玻璃防护罩打开,抱出了还在沉睡的宝宝。

    或许是感觉到不舒服,他的眉头拧了起来,粉嫩的嘴巴微微的张开。

    护士把孩子交给了明苒。

    明苒抱着他,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的厌恶。为什么别的孕妇摔一跤,孩子能好好地?可她的孩子就那么没用,摔一跤,能摔出来脑瘫?

    想到以后这个孩子,极大可能会成为一个痴痴傻傻,连吃饭穿衣都不会的人,明苒恨不得直接把他掐死。

    可她忍住了,因为他对她还有用。

    明太太提醒道:“小苒,电视台那边,应该等着我们了。”

    “嗯,我知道,走吧。”明苒说。

    护士见她们要这么离开,有些慌神了:“明女士,明太太,孩子还小,身子骨弱,贸贸然带出去,只怕会有危险。而且,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你们不给孩子多穿件衣服吗?”

    恒温室常年保持25c,孩子只穿了单薄的衣衫。

    可现在外面是十五度,这出去了,不是让孩子送死吗?

    明苒不悦道:“孩子是我的,你多什么嘴?我身为母亲,知道什么是对他最好的。”

    护士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堪。

    明太太出声,说:“我们已经在车上准备了小毛毯,待会儿就给他裹上,不会出事的,常护士,你就放心吧。”

    说完,不管护士怎么想的,明太太直接推着明苒出了门。

    ……

    从婴儿房到医院的大门口,有大概十五分钟的距离。出了医院的住院部,穿堂而来的冷风,呼啸着往人的衣服里钻,孩子躺在明苒的怀里,瑟瑟的发抖,睁开灰色的眼睛,不哭不闹的望着她。

    明苒对他的反应,无动于衷。本就是一个为了利益,才生出来的孩子,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丝丝的价值,难不成还指望她把他当宝贝一样疼爱吗?

    先让明苒和孩子坐上了车,明太太绕到车子的另一边,刚坐进车里,便听到明苒尖利着声音,把孩子丢到了旁边的位置上,抱怨道:“妈,他撒尿了!尿了我一身!”

    明太太赶紧把孩子抱起来,检查了下,发现没什么异样,道:“你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孩子丢出去?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咱们就少了最有力的筹码。”

    “可我不这么干,还能怎样?难不成任由他尿我一身?”明苒面露嫌弃,拿了湿巾纸,不停地擦自己的手。

    明太太看了女儿一眼,把孩子抱起来,替他换了纸尿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