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29章 连他几岁尿床都清楚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29章 连他几岁尿床都清楚</h3>

    “你……”容冼尧开口想问,咱俩之前是不是见过?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问出这话,显得有些轻佻。

    而女子在跟他道歉后,弯下腰开始收拾地上散落的文件。

    几秒之后,电梯门缓缓地关上。女子抱着文件,微微的颔首,专注的盯着电梯的墙壁。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容冼尧的打量,还是对方才的事情抱歉,安静了片刻,她主动搭话,“你来这边是谈工作吗?”

    容冼尧不答反问,“怎么这么说?”

    “从你的衣着打扮猜出来的。”女子指了指他身上昂贵的西服。

    “那你为什么不猜,我来这边是跟我朋友聚餐呢?”

    “因为没有女伴。我觉得像你这种成功人士,应该不缺女伴。来参加聚会之类的活动,总会带一个女伴出来。”女子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甜美。

    容冼尧顿了顿,淡淡地说:“我是gay,不喜欢带女伴。至于我的男伴,他已经先我一步上了楼。所以,你猜错了。”

    女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美眸扩大了一倍,“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很吃惊吗?”

    “没……没……我只是没想到。”女子吐了吐舌头,格外的可爱、俏皮,“我没有歧视gay的意思。”

    “多谢。”容冼尧勾了勾唇角。

    刚好抵达他要出去的一层电梯,容冼尧迈步走了出去,说:“刚才都是骗你的,祝你今晚工作顺利。”

    话音落,女子却忽然笑着按住了电梯门,说:“先生,我是薛宁。记住咯,下次咱们再见面,我可不会那么容易被你骗了~”

    容冼尧笑了笑,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踱步离开。

    薛宁站在电梯里,望着容冼尧的背影,敛去了面上的表情。接近容冼尧之前,她已经把他的所有的资料,调查了个详尽,连他几岁尿床都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不晓得,他是不是gay呢?只是配合他罢了,大多数男人喜欢单纯的女人,容冼尧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根据资料显示,容冼尧对女人比较挑剔,哪怕一时兴趣在一起了,也会因为一点小小的不愉快,把女方给踹了。她不能轻易地和容冼尧在一起,得一步步的接近他,将他的心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让他再也离开不了她……

    只有这么做,她才能恢复自由身。

    所以,对不起了,容冼尧。

    ……

    隔天——

    慕天佑按照约定,准备了一个亿的资金,打到了容冼尧的账户上。而容家也与明家,正式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要求。

    明太太听到容太太说的话,恼怒到了极点:“你们容家就是这么对我女儿的?你们把她当成了什么?生育的工具吗?因为孩子脑瘫了,你们就不要她了!拿区区一个亿打发我们明家,你们当我们明家是乞丐吗?”

    “那你想要多少?”容太太觉得明家有些贪心了。一个亿,对谁来说都不是小数目。说容家拿一个亿像打发乞丐,那明家怎么不给容家一个亿?心里不满,但这事,到底亏欠着明苒和孩子,容太太不想跟明太太争执。于是,想再看看他们明家开出的价格。

    只要能在承受的范围内,那她都会满足明家的要求。

    明太太沉默了半晌,说:“最起码给十个亿!保我们小苒,后半辈子无忧。她的一生都被毁了,不可能拿一点点钱,就被打发了。”

    “十个亿?你怎么不去抢?冼尧的公司,市值才一百多个亿,你抽走十个亿,是要把他的公司拖垮!”容太太厉声道。

    明太太破罐子破摔,“我不管!你们要么给我们小苒,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加一个亿资金,要么给小苒十个亿!如果你们不满足我的要求,解除婚约的事情,想都别想!还有,你们容家别想着仗势欺人,我会把容冼尧抛弃刚生产完的未婚妻和脑瘫孩子的事情,曝光给媒体,让他身败名裂!”

    “你非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吗?”容太太说,“这桩婚事,是我擅自做主,让冼尧和明苒订婚。出了事,怪不得冼尧。”

    “哼……你说的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为了保全容家和慕家的关系,要牺牲我们小苒吗?”明太太面无表情,语气冷冷的说,“温如意,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顾了,也要巴结讨好慕家。容家老一辈的人的脸面,都被你们给丢光了!”

    “随便你怎么想吧。”容太太不想再跟明太太做无谓的争执,“我们容家不可能开那么高的价格,各退一步,我给小苒两个亿。”

    “十个亿!一分都别想少!”

    明太太斩钉截铁道。

    这谈话进行不下去了,容太太蹙眉。

    而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病房里传来了明苒呼痛的声音,“疼……妈……我好疼……”

    明太太立刻转身去看女儿。

    明太太也紧跟着,进了病房。

    明苒醒过来,感觉到自己下半身都麻木了,钝疼钝疼的。想到昏迷之前,自己流了那么多的羊水,她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肚子。那里本该圆滚滚的,现在却平坦的,什么都没了。

    明苒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泪顺着眼角流下。泪眼模糊里,看到母亲跑了进来,她着急的问:“妈,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孩子……他……”明太太哽咽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话。

    “妈,你别哭。孩子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呀!”明苒拉扯着母亲的胳膊,大声的问,“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是不是被慕家的人害死了?”

    “孩子生出了,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医生说,他有很大几率会患上脑瘫。”

    最后两个字出来,明太太泪流不止。

    明苒如遭雷劈,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回不过神来。

    “小苒,你别吓我。你跟我说句话呀。”明太太轻轻地摇晃着明苒。

    明苒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啊——!”

    容太太走进房间,看到明苒凄惨的哭泣的模样,心里一阵疼痛和自责。连解除婚约的话,也说不出口了,走上前安慰明苒道,“小苒,别伤心了。我们一定会请最好的专家,为孩子治疗的。”

    “妈,你一定要为我和孩子做主!都是慕家的那个养女害得我,是她推了我,我才会跌倒的!”明苒痛哭不止,声嘶力竭的向容太太控诉。

    容太太还没开口,明太太气愤道,“小苒,你跟她说什么?他们容家,根本不在乎你和孩子的死活!你出事了,他们不跟慕家讨要公道,反倒要跟我们划清界限,要容冼尧跟你解除婚约!天杀的呀,他们容家人的心肝,都被狼给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