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20章 一言不合又秀恩爱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20章 一言不合又秀恩爱</h3>

    “不行,不能让特警参与。调动了他们,肯定会惊动其他的人。书瑶得到的消息,政府里,有他们安插的人。一旦我们的行动,被他们提前知道了,那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慕天佑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殷朗说。

    “不让他们参与,我们上哪儿,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足够的人手跟他们对抗?”殷朗明白慕天佑的意思,但他更在乎的是天佑的人身安全。他可不想为了端掉杭宸熙与李斯特,把自己的好哥们儿搭上。

    “我想办法联络人,你只要负责盯紧他们就行。”慕天佑想到了一点办法,不过实施起来,还是有点难度,所以得回去好好地琢磨一下。

    殷朗说:“我这边是没问题的,你尽可以放心。不过,天佑,咱们话说在前面了,安全第一。如果你找不到足够的人手,那我宁可取消了这次行动,也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慕天佑淡淡地笑了笑说:“我没那么傻,我还等着跟书瑶,生一对龙凤胎,叫你干爹呢。”

    “哎呦喂,一言不合又秀恩爱。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宝贝你家老婆,别虐待我这个单身狗了。”殷朗捂着自己的牙齿,露出一副快要被酸掉牙的神情。

    慕天佑瞥了他一眼,说:“你也不小了,赶紧找个人结婚吧。”

    “慕大爷,你可别再继续说下去了,我已经听我妈说够了。”殷朗赶紧打住了他的话。

    恰好殷太太端着甜点走到客厅门口,扬声问:“我又说你什么了?你这个臭小子,整天不着家,好不容在家把,还跟天佑说你妈的坏话,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殷朗头痛,“妈,我没说你。”

    慕天佑道:“阿姨,我跟他说结婚的事呢。”

    殷太太把甜点放在桌子上,笑容满面道:“天佑说的没错,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早点结婚,心里有了牵挂,才肯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看天佑结婚后,比以前笑的都多了,也变得更恋家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呀?”

    殷朗躺倒在沙发上,捂着耳朵假装没听到。心里暗暗地磨后槽牙,这个慕天佑,平日里虐待他这个单身狗也就算了,现在还联合他老妈一起逼婚,等他真的找到了老婆,一定要好好的虐回去!

    殷太太无奈、宠溺的看了儿子一眼,转眸望着慕天佑说:“天佑,你应该认识不少人。帮我们家阿朗多留意一些,咱们家要求不高,能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成。”

    “好,殷阿姨,我记得了。”

    “来,吃甜点,我刚做好的。”殷太太招呼道。

    慕天佑拿起一块,品尝了下,夸赞:“很好吃,阿姨做的甜点,和米其林的大厨有的比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

    慕天佑吃了几块,擦干净手,起身说,“阿姨,我等下还有点事情,不能多待了。”

    “那好,你去忙吧。”

    殷太太满面笑容的送他走。

    ……

    在慕天佑忙碌的时刻,傅书瑶也没闲着,警察局那边透露了消息,说是法医已经做了鉴定结果,发现季长生根本不是他杀,而是自杀的。在一家便利店的监控录像里,发现季长生自己购买了毒药,同时季长生的房间里,也搜出了剩余的药。倘若不是发现了那五具尸体,或许还没办法解释季长生为什么要毒杀自己,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季长生在得知薛小然死的真相后,就只想着复仇,杀了所有人,他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于是自杀,去另一个世界找薛小然了……

    案件真相大白,光明报社对此进行了报道。只不过,由于一对当红明星宣布要结婚的消息,将此条新闻掩盖了下去。因此,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

    傅书瑶不由得唏嘘不已。

    现今社会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今天民众可能全部集中在某件事上,但很快,又会被另一件事吸引。这也难怪,那么多无良的媒体,为了博取眼球,罔顾事实,捏造虚假的新闻了。

    傅书瑶正在想着,忽然瞥到姚浅浅偷偷摸摸的进了报社,揪住她问:“浅浅,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姚浅浅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卡住傅书瑶的脖子,说:“你昨天为什么要把我丢给顾昀,那个小屁孩?”

    傅书瑶有些喘不过气来,“是你自己死缠着人家,不肯撒手的,我拉都拉不下来!”

    姚浅浅听言,仔细的想了想,依旧没什么印象,松开了傅书瑶,再三警告道:“下次,哪怕是把我锁起来,也别让我跟那个臭小子在一起了。”

    傅书瑶察觉到不对,意味深长的问:“浅浅,昨天该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能有什么事发生?”姚浅浅扯着嗓子大喊。

    这副模样,分明是心虚!

    傅书瑶眯了眯眼睛,忽然去扯她的衣领。

    “你干嘛!”姚浅浅吓得捂住了领口,不过她动作再怎么快,傅书瑶也还是看到了,她脖子上没有任何印记。

    幸好,不是她想得那样。

    “浅浅,顾昀是个小屁孩,你可别跟他有什么牵扯。”傅书瑶好心劝说。

    姚浅浅愣了几秒,回味过来她这话的意思,脸涨得通红,“我、我能跟他有什么?你思想太龌龊了!”

    傅书瑶:“……”到底是谁龌龊?她可没跟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屁孩,独处两个晚上。

    “我回去工作了。”

    姚浅浅一溜烟的跑了。

    傅书瑶抬了抬眉,继续投入工作。

    ……

    下午三点多,傅书瑶接到了薛宁的电话,说是想跟她一起吃饭,以报答她对自己的帮助。傅书瑶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情,用不着报答,想推辞来着。可薛宁听到她的拒绝,声音听起来挺可怜的,傅书瑶没好拒绝,答应了下来。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傅书瑶拉着姚浅浅,一起去赴薛宁的约。

    姚浅浅正愁没地方玩呢,乐颠颠的跟着她去了。

    薛宁约的地方挺高档的,姚浅浅进门的时候,还忍不住吐槽道:“做了几年保姆,换来几千万的财产,真是好命呀。”

    傅书瑶淡淡道:“这些都是建立在她姐姐的冤死上,你真的觉得她好命?愿意跟她换?”

    姚浅浅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不愿意!几个亿,我都不乐意!”

    两人说着,走到了包厢里。

    薛宁看到傅书瑶,很是高兴。可当目光落在旁边,一同跟来的姚浅浅时,眉头不易察觉的蹙了下,随即继续露出愉悦的笑容。

    她掩饰的很好,所以傅书瑶和姚浅浅都没有察觉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