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19章 我不在乎虚名,只在乎你。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19章 我不在乎虚名,只在乎你。</h3>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手机机械的重复着冰冷的女音,韩北桥的脸色越发的难堪,这个顾昀!亏得把他当做自己的好兄弟,危难关头竟然连十万都不肯借!十万块,对以前的他来说,不过是一天的零花钱。

    韩北桥越想越憋火,忍不住踢了下垃圾桶。

    安甜甜听到动静,扶着根本没凸起的肚子走出来,看到韩北桥脸色阴沉,立刻明白,他没弄到钱,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悦。

    跟韩北桥接触过,才发现这位真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衣服不会洗,家务活不会做,更没赚钱的本事,整天大手大脚的。哪怕被家里赶出来了,也不改奢侈的习惯。当初他带了两百万出来,结果没两个月就花光了。

    后来,没办法了,他就找朋友到处借,看在韩家的面子上,倒是能借到十万八万的。按照她的打算,这些钱能支撑他们舒舒坦坦地过一年或者两年。到时候,孩子生下来了,她跟韩北桥去领了结婚证,韩家不想承认她这个儿媳妇,也得承认。

    可韩北桥根本不听她的话,执意乱花钱,导致现在嫌没了,也没人借钱给他了。

    几天前,他们连吃饭都吃不起了。

    为了生计,她只好出去找兼职,维持两人的生活。

    安甜甜对此,怨念很大。恨不得臭骂韩北桥废物,根本没办法跟慕天佑比,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可是,真的这么说了,那她跟韩北桥估计也完了。付出了那么多,她不想到这个节骨眼,功亏一篑。

    安甜甜收了心思,挤出了几滴眼泪,走到韩北桥跟前,善解人意道:“北桥,你别生气了。你没钱用,我这就去店里,再跟店长,预支一些工资。”

    “不用了!你那点钱,够干嘛的?”韩北桥爆发脾气来了,忍不住大声喊。

    安甜甜被吓得浑身震了震,无声的掉眼泪。

    韩北桥发完了火,又觉得对不起安甜甜。她跟着自己吃苦,没什么抱怨,反倒处处善解人意,自己干嘛吼她呢?应该怪的人,是那些对他根本不真心的人,一个两个都是狼心狗肺。在他还是韩大少的时候,像条狗一样,围着他、讨好他。如今,他被家里扫地出门,都翻脸不认人了。

    都给他等着!

    韩家就他一个儿子,到最后家里的那些财产都是他的,等他执掌了整个韩家,这些在他落难时,对他不理不睬的,他都会报复回去!

    “你别哭了,怀着孕的人,不适合操劳。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在家好好地休息。”韩北桥放软了声音,安慰她说。

    安甜甜抽抽搭搭的问:“你有什么办法?”

    韩北桥眼睛滴流转了一圈,说:“我们家在北城有个老宅子,平日里只有几个佣人负责打扫。里面藏了不少的古董,我去偷偷的拿几件出去换钱。足够我们生活几年的了。甜甜,你等着,我们家一定会把我认回去的,到时候,你就是韩家风风光光的少奶奶,谁也不敢拿你怎么办。”

    “北桥,我不在乎那些虚名,我只在乎你。”

    安甜甜乖巧的抱住了韩北桥。

    女子的馨香涌入鼻息,韩北桥有些蠢蠢欲动,可想到还要办正经事,最终把安甜甜推开了,说:“我走了。”

    “嗯。”

    安甜甜送他到门口。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确信韩北桥已经离开了,她走到厨房,从冰箱底下,拿出了一沓钱,抽出其中几张,把剩余的都放回去,嘴角勾起抹笑容。真的当她傻吗?肯跟韩北桥透露底细,把她所有都付出给他?诚如他所说,自己正在怀孕,怎么能跟着他一起挨饿受苦呢?

    安甜甜拿着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了家门。

    ……

    慕天佑在军区,和几位同事,商讨接下来的工作。殷朗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实在没办法继续进行谈话,慕天佑跟其他人打了一声招呼,走到了没人的地方,接了殷朗的电话。

    “慕大爷,你可算接我的电话了!”殷朗用着急的口吻说。

    “什么事跟催命似的?”慕天佑问。

    “你之前不是让我帮忙,监督杭宸熙的动向,尤其是他与l组织的联络吗?”殷朗说,“刚巧了,昨天晚上有位大军火贩子,来了咱们市。我派去的人,看到他跟杭宸熙的人联系了,十有**是要合作。我确认了这个消息,赶紧通知你了。”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而且早点部署,将杭宸熙与这位毒枭一网打尽的成功率越高。

    慕天佑思索了一番,道:“你现在在哪儿?我们见面说。”

    “我在我家。”

    “好,我这就赶过去。”

    挂断了电话,慕天佑把余下的工作,交给了戚子行,独自开车去找殷朗。

    一个多小时后,殷家——

    慕天佑踏入客厅,殷朗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睡衣,顶着黑眼圈和胡茬,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天佑……”

    刚开口喊了他一声,殷朗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你不是昨天一整晚都没睡吧?”

    “是呀,那群人挺谨慎的,我只能亲自上阵。”殷朗把几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指着其中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说:“l组织的李斯特,掌控着全球将近三分之二的军火。也是l组织里,最为高调的一个,跟杭宸熙联络的人就是他。我听说,最近缅南那边在打仗,他们的政府打算斥资三十个亿,购买杀伤力很大的军火。杭宸熙已经跟那边接洽了,估计这头联系李斯特,为的就是促成这笔买卖。”

    军火向来是暴利,三十个亿,能赚一半左右。

    杭家起家,大多是这种运作模式。自己有军火,能卖的就是卖。自己没有的,跟其他人买,也要卖。倘若这次杭宸熙与李斯特成功的合作,那以后杭家就搭上李斯特这条大船了,必定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隐患。

    慕天佑紧锁剑眉。

    殷朗把一杯咖啡喝下,说:“现在该怎么办?你要不要调用专业的特警,调查此事?”

    一个杭宸熙,尚且那么难对付。再加上一个李斯特,那简直要人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