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09章 审判者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09章 审判者</h3>

    傅书瑶听到这,喉咙哽像是被人硬塞了一团沙子般,哽住了无法呼吸。倘若事实是这样,薛小然泉下有知,怕是难以安生吧。可薛宁真的会不恨,害得她姐姐无辜枉死的人吗?不恨辜负了她姐姐,和仇人在一起的季长生吗?

    似乎猜透了傅书瑶的心思一般,薛宁泪光盈动的望着她说:“我跟我姐相依为命,是她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她惨死,我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恨透了白帆与季长生。可这些恨意,在我跟季先生相处以后,便消除了大半。因为,季先生在结婚后没多几年,便得知了白帆的所作所为。他为了折磨白帆,也为了惩罚自己,和白帆冷战至他死的那一刻。这么多年来,白帆其实一点都不好过,季先生也是……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季先生把他价值不菲的作品留给我,我却明白,他是在补偿。透过我,补偿我姐罢了……他从未忘记过我姐姐,我为什么恨他呢?”

    傅书瑶面露疑惑:“白帆呢?”

    “她好好地活着呢。”

    “那怎么没看到她呢?”从案件发生,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作为季长生的妻子,她怎么没出现?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去年的时候,白帆与季先生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了。打那时起,她就没回来过。或许,是受够了这么多年的冷暴力,对季先生绝望了吧。不肯再面对他,所以哪怕听到他的死讯,也无动于衷。”

    “原来是这样。”傅书瑶低喃了声,还想再说什么,却听司机道,已经到季家了。于是,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薛宁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恢复了温柔坚定地神情,问:“傅记者,你要进去喝杯茶吗?”

    “可以进去吗?”

    “当然可以。”薛宁笑了笑。

    傅书瑶想拍几张案发点的照片,便说:“恭敬不如从命。”

    ……

    刚好是吃饭的时间,季家的佣人正在不停地忙碌。看到薛宁和她进来了,佣人纷纷出声打招呼。薛宁将傅书瑶请到了客厅,然后倒了杯茶给她。

    傅书瑶摆了摆手,表示不用,礼貌的征询道:“薛小姐,我能去季先生的房间拍几张照片吗?”

    薛宁顿了顿,点头:“可以。”

    随后,她领着傅书瑶,走到季长生的房间门口。

    门吱呀一声打开,傅书瑶看到昏暗中隐约有几道模糊的身影,不由得吓得往后倒退了一大步。

    薛宁拉住了她,打开灯解释:“傅记者,你不用害怕。这些都是季先生的作品。”

    傅书瑶定睛看了一眼,果然那些所谓的人影,都是雕塑。季长生的卧室很大,靠窗放着一张简单床,临近门口则是巨大的展览区间,摆放着大概七八个人形雕塑。其中中间是法官,拿着铁锤在审判。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位辩护律师模样的人和一名被枷锁困住的少女。视线往后拉一些,可以看到跪着的五个人,四男一女。这所有的雕塑,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堪称神品。

    但这场景着实诡异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晚上对着这些雕塑,难道不会做噩梦吗?

    傅书瑶又转念一想,觉得有些艺术家的思维,异于常人,用普通人的想法去思考,也猜不出他们脑子里想什么。定了定心神,在薛宁柔和的目光下,苏往里面走了走,然后拍照时,偶然发现对着窗户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名为《审判者》的画。里面画的场景,恰好和房间里的雕塑摆放相对应。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脑子里冒出一个疑问,没等仔细想清楚,便听到门口传来嗤的一声轻笑。

    傅书瑶循声望向门口,只见季长生的长子——季河,站在门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大少爷。”

    薛宁淡淡地打招呼。

    季河道:“何必再装模作样?如今整个季家都是你的了,你以后会是这个家的主人,再也不是之前,任由我们欺负的小保姆……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这位女主人,要把我们都赶出去呢?”

    薛宁蹙着眉头不说话。

    季河盯着她们看了一会儿,双手插在衣兜了,转身往外走。

    薛宁回头对傅书瑶说:“傅记者,不用理会他。你拍好照片了吗?我送你出去。”

    “拍好了,谢谢你。”

    傅书瑶客气的说。

    薛宁挽唇笑道:“不用跟我客气,你今天能倾听我,说那么多的废话,我很开心。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跟我心平气和的聊天了。”

    傅书瑶想到处处针对薛宁的季家人,心里生出一丝的同情,道:“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只要我有时间,一定会陪你的。”

    “好的。”

    薛宁收了名片,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

    走到季家门口,傅书瑶同薛宁说再见,然后等薛宁回去后,转身准备拦下计程车离开时,却见方才站在门口偷听他们讲话的季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身后。傅书瑶吓得脸色白了白,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说:“季大少爷,你躲在我身后干嘛?”

    季河眼神幽幽的说:“我是来提醒你,别靠近薛宁。她是个坏女人,我爸爸是她害死的。所有靠近她的人,都会倒霉……”

    傅书瑶问:“你这么说,有证据吗?”

    “当然有证据,可是我不会给你。”季河道。

    “我不需要你的证据,你可以交给警察,让他们惩处杀人凶手,给你爸爸一个公道。”傅书瑶一字一句的说。

    季河嗤笑:“天真,警察局那帮人和薛宁是一伙的,他们拿到证据,就会杀我灭口了。我才不会交给他们,我要自己拿着,让薛宁给我钱。”

    默了片刻,傅书瑶说:“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我只是想让傅记者,作为我的证人。万一,我遭遇了不测,你就把我说的话,报道出来。告诉世人,是薛宁杀死的我。”

    傅书瑶:“……”

    “傅记者,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等我死了,我手里的那些证据,会送到你的手上,助你成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