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405章 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405章 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h3>

    开车到老街,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从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通明的灯火看,气氛格外的热闹。傅书瑶闻着空气中飘散的食物的味道,忍不住吞咽口水,拉着慕天佑往人群里面挤。慕天佑护着她,说:“慢着点,别摔倒了。”

    傅书瑶深深的被各色的美食吸引,眼睛直勾勾的,哪里听得到他说的话?继续往里面走,等到了一家小龙虾摊子前,傅书瑶眼里闪烁着馋猫似的光亮,对慕天佑说:“我要吃这个!”

    “你确定要先吃这么辣的东西?不先吃其他的垫垫胃?”慕天佑蹙着眉头,有些不放心的说。

    “先吃这个吧,呆会儿我们再喝一碗粥就好了。”傅书瑶跃跃欲试。

    慕天佑只好听从了她的话。

    跟老板点了四斤麻辣小龙虾,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没多会儿,老板端着满满一盆火红的热气腾腾的小龙虾,放在了他们的桌子上。

    “一共150块。”

    慕天佑掏出两百递给老板说,“给。”

    老板要找钱,他摆了摆手,淡漠着神色道:“不用找了,给我们去隔壁的摊子,端两碗粥就行。”

    两碗粥,跑腿费五十块,那可赚大发了!

    老板喜笑颜开:“好嘞!客人,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帮你们买两碗粥。”

    老板快步跑走了。

    傅书瑶觉得心里暖暖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钱:“你怎么又大手大脚的乱花钱?”

    “只是五十块而已。能买来你的胃健康,又能让辛苦的老板开心一下,有什么不好的呢?”慕天佑笑着说。

    傅书瑶托着下巴说:“我一个月工资才三千多,这五十块,够我工作大半天的了。”

    “你要是喜欢,那我把钱都给你。”慕天佑颇为大方。

    “不要啦,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还真以为,我舍不得五十块钱呀。”傅书瑶露出笑意,“好啦,咱们吃小龙虾吧。你会剥这个东西吗?”

    “会。”慕天佑套上了一次性的手套,熟练的剥了一个小龙虾,然后把虾肉递到了傅书瑶眼前的盘子里,“吃吧。”

    “给我吃吗?”傅书瑶瞪着溜圆的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小龙虾在她眼里,可是小食中最顶级的食物,能剥了小龙虾,忍住不吃留给别人,那是真爱的行为!

    “当然。”慕天佑宠溺的望着她,“赶紧吃吧。”

    傅书瑶感动的眼泪汪汪的把虾肉放到了嘴里,含糊的说:“老公,你是在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慕天佑暗暗地叹气,这个小傻瓜,几只小龙虾就把她收买了,这也太好欺骗了。

    两人一个剥,一个吃。

    没多会儿,桌子上就堆满了小龙虾的壳子。

    傅书瑶出声说:“不用给我吃了,你自己吃吧。我喝粥,再暖暖胃就好。”

    慕天佑收了手,开始自己吃。

    四斤小龙虾最后被消灭的干干净净,傅书瑶心满意足的擦干净手,挽着慕天佑的胳膊,继续在美食节上走。

    一直逛到了晚上十点多,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没了,两人这才打道回府。

    ……

    由于吃的太饱,逛街又逛得很累。傅书瑶回到家里,洗过澡,昏昏沉沉的躺到床上,沉睡了过去。慕天佑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酣睡的人儿,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踱步到床边,掀开被子,将傅书瑶拥到自己的怀里,关了灯,进入甜蜜的梦乡。

    翌日,早上。

    傅书瑶睁开眼睛,看到慕天佑那张刀刻般的俊脸,嘴角翘起,抱着他劲瘦的腰肢,脸颊在他的脖颈上蹭了蹭,像只慵懒的猫儿一般,发出舒服的低吟。

    “你再惹火,我可就不客气了。”

    头顶忽然飘落下低哑的嗓音,傅书瑶愣了一下,抬起头,恰好撞入慕天佑黑沉沉,燃着将人吞噬的火苗的眸子里。赶忙放开手,假装若无其事的起身,说:“醒啦?我去帮你做早餐……”

    话音落,被人大力的扯回了床上。

    慕天佑支撑着胳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说:“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

    “天……唔……”

    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傅书瑶心里呜呼哀哉。

    室内的温度渐渐的攀升……

    ……

    六点多醒来,闹腾到了十点多,两人爬起来洗澡。傅书瑶看着自己的脖子上满满的吻痕,恨不得踹慕天佑几脚:“都跟你说了,别吻脖子。你非亲这里,等下我还要去医院呢,让外公、外婆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呀。”

    慕天佑扬眉,得意的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说是蚊子咬的,不就行了?”

    “你家的蚊子,在秋天还那么毒呀!”傅书瑶顶着一张红扑扑的脸,白眼翻到了天上。

    慕天佑点头:“是啊。我们家的蚊子就这么毒,你看我脸上被咬的这块,比你的还严重呢……”

    傅书瑶:“……”

    臭流氓,自己真不该跟一个流氓讨论这些问题。

    吃过早餐,慕天佑接到电话,要去军区办事。傅书瑶送他上车前,忽然想起了l组织的事情,说:“对了,天佑,那个…… l组织的事情,你还是别查了。”

    “为什么?”慕天佑有些意外的问。

    “外公都不想你插手,肯定很危险。我不想你因为我被牵连。”

    “傻瓜,即便没有你,我也会调查此事。杭宸熙和l组织有勾结,又野心勃勃的来到a市。我哪怕不对付他们,也得调查清楚,他们是什么目的。”慕天佑没有说余下的话。因为他已经决定和杭宸熙死磕到底,所以l组织必须瓦解。

    慕天佑摸了摸傅书瑶的脑袋,亲吻了下额头说:“别多想了,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王主编那边有什么线索或者行动,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擅自行动,明白吗?”

    傅书瑶点了点头。

    慕天佑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转身上了车。

    傅书瑶站在原地,长长的吐了口气,准备叫一辆出租车去医院时,电话却在这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拿出电话,看到是王主编打来的,傅书瑶赶忙接通。

    “喂,主编,什么吩咐?”

    “小傅,你马上去本市的雕塑家季长生的家里,配合秦朗做采访。”

    季长生?傅书瑶乍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这不是昨天碰到的那个小保姆的雇主吗?

    “主编,怎么回事呀?为什么要去季长生的家里做采访?”

    “季长生死而复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