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90章 你别那么紧张,我没事的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h3 class=”read_tit”>第390章  你别那么紧张,我没事的</h3>

    忙碌了一下午,终于挨到了下班时间。傅书瑶打算立刻回家,姚浅浅却在她走之前,邀请一起去逛街,帮忙挑选份生日礼物,给自己的母亲。傅书瑶想着平日里浅浅帮了她那么多,自己还没怎么回报呢。于是,答应了下来。给慕天佑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自己没那么早回去,可慕天佑的手机没能接通,转到了语音信箱。

    傅书瑶有些奇怪,平日里他的手机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开着,怎么今天没人接听了?不过,考虑到有戚子行在他身边保护着,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便在留下了语音信息后,对姚浅浅说:“出发吧。”

    姚浅浅开车,载着傅书瑶,一起到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两人边逛街边买一些小食吃,等走的脚都发软了,姚浅浅也没找到合适的礼物。傅书瑶发愁的打量四周,不经意间看到一家陶艺店,眼前一亮:“浅浅,你妈应该不缺那些名贵的首饰,你不如自己亲手做,这样来的更有诚意一些。”

    “可是,我手工不行呀。以前上手工课时,我做的东西,几乎没办法入眼。”其实用没办法入眼还算客气的形容了,姚浅浅觉得丑的惊天地泣鬼神,更贴切一些。

    “咱们做个简单的,比如花瓶、杯子之类的。”傅书瑶不由分说,直接拉着姚浅浅一起进了店里。

    一位帅哥店员,立刻迎上来招呼二人:“两位美女,你们想做陶艺吗?我们店里可以提供全套的工具、模型,如果你们是第一次做,我们还有专业的人员,可以教导你们。”

    “我们两个人想做简单点一些的。”傅书瑶开口。

    “可以。请跟我来。”帅哥店员,将她们引到了一处靠近窗户的桌子前,请她们坐下后,转身去找了一位陶艺师傅过来。

    姚浅浅原本不怎么感兴趣的,可看着傅书瑶在陶艺师傅的教导下,做出一个漂亮的碟子,顿时来了兴致。

    “我要做一个花瓶。”姚浅浅沾湿了双手,捏着陶土开始塑造形状。眼看着陶土一点点的成型,她咧嘴正要高兴,陶土忽然塌了下来。

    姚浅浅:“……”果然,没天赋就是没天赋。

    傅书瑶笑着安慰:“别气馁,再试一次,让老师指导你来嘛。”

    陶艺老师亲自上手,把姚浅浅已经废弃的陶土取下来,换上新的说:“做陶艺不能心急,要耐着性子来。同时,注意观察陶土的情况,不要加太多水,也不要少加水,全身心的感受它,很容易就能做好了……”

    姚浅浅深深地吸了口气,,按照老师说的去做。

    半个多小时后,一个歪歪扭扭的茶杯,总算成型了。虽然看起来很丑,但姚浅浅格外的开心,“哈哈,我要写上我妈的名字,给她做生日礼物,她一定很开心。”

    “你确定不要再做一个?”傅书瑶看着那个造型奇异的茶杯问。

    “不要了,我没这个天赋,能做出形状就不错了。而且,你看我的茶杯这么个性,说不定几百年以后,那些人还把我的东西,当成艺术品呢。”

    傅书瑶被噎了噎,把长得像蛤蟆的杯子,当成艺术品,那眼睛肯定瞎了。不好打击浅浅,傅书瑶说:“你喜欢就好啦。”

    “嗯!”姚浅浅相当满意的点头,认真的刻上了母亲的名字。

    傅书瑶在自己塑造的两个杯子上,刻上了自己和慕天佑的名字,然后画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小人,刚好凑成一对。

    做好成品后,店员把她们的作品,拿去进行下一步的加工。

    傅书瑶和姚浅浅看了眼彼此,不约而同的发出笑声。

    “你长得真像只花猫。”

    “你也一样。”傅书瑶说完,抬手擦自己的脸,可那些陶土已经干了,黏在皮肤上,根本擦不掉。

    姚浅浅拿出湿纸巾递给她。

    傅书瑶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准备擦去那些陶土时,却发现手机在嗡嗡的震动。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拿出手机,看到是慕天佑打来的,笑容满面的接通:“喂,阿佑?是不是等急了?我这就回去。”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傅书瑶抬眸看了眼窗外,报上了地址。

    “等着我,我很快就过去。”

    “你不用特地来接我啦,浅浅会送我回去……”

    “我去接你,在我到之前,别乱跑。”慕天佑不容置疑的重复。

    傅书瑶愣了愣,随后轻轻地回应:“好。”

    等着两人结束了通话,姚浅浅凑过去,搂着傅书瑶的肩膀说:“哎呦喂,你们俩口子可真是够腻歪。每天都见到面吧,这才晚回家几个小时,不止电话打了过来,人也要亲自过来接。啧啧啧,真是甜的我牙齿都掉了。”

    傅书瑶笑容满满的说:“等你和秦朗在一起,你们指不定比我们还腻歪呢。现在看我笑话,等将来被我取笑的时候,可别求我手下留情。”

    “好啊,我等着那一天。”姚浅浅大大咧咧的说。

    两人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慕天佑驱车匆匆的赶来。看到傅书瑶安好无损,他紧绷的脸色瞬间放松了下来。

    傅书瑶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却没有急着问话,送姚浅浅离开后,坐上车,她才开口问:“天佑,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紧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记得海天会所吗?”

    “嗯,记得呀,那家会所不是倒闭了吗?”傅书瑶不怎么乐意提及这件事,因为此事让她和天佑闹得很不愉快。

    “海天的幕后老板陆霆,记恨我把海天端了,寄快递到我们家。那盒子里面,有一颗定时炸弹,祥嫂受了轻伤,我担心他另外对你下手,就赶了过来。”慕天佑没有跟傅书瑶说,陆霆寄的还有一封信,信里说他被夺去了海天会所,作为报复,也会夺去慕天佑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慕天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书瑶,因为书瑶参与此事,而又是自己端了海天,所以陆霆会对书瑶下手。赶来的路上,他唯恐出了岔子,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此刻,哪怕确定了傅书瑶的安全,身体里的寒意,也无法挥去。

    傅书瑶侧首,静静地注视着慕天佑凝重的俊脸,轻轻地覆在他的手上,说:“天佑,你别那么紧张,我没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