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80章 谁让你去动傅书瑶的?!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80章 谁让你去动傅书瑶的?!

    海天会所门口,一辆银灰色的跑车急匆匆的停下。容冼尧下车,走到慕天佑跟前:“天佑哥,这么着急叫我来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慕天佑冷声问:“你跟海天老总是不是认识?”

    “是啊。”容冼尧一脸莫名,“有什么问题吗?天佑哥,咱们俩关系那么熟,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赶紧跟我说明白吧。我那边还有一堆急事,等着我处理呢。”

    “海天私自拉中学生过来援交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慕天佑目光一转不转盯着他,周身散发着寒气。

    “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允许他们做这种事情?”容冼尧立刻否认,未免慕天佑不小心,激动地解释,“天佑哥,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做生意向来正正经经的,根本不会逾越法律半点!如果我知道海天做这么不规矩的事,我早就和陆霆绝交了!”

    慕天佑相信了他的话,“现在你知道了,我要把海天端了,你有什么意见吗?”

    容冼尧顿了顿,说:“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可是你忽然把海天连根拔起,怕是没那么容易。毕竟咱们手头没什么证据,要拿下他们,师出无名。海天的人将来闹起来,事情肯定没办法收场。天佑哥,不然这样吧……我跟陆霆挺熟的,我让他别再做这些违法的事了,你把他好好地教训一顿,咱们出出气,事情暂时这么揭过,可以吗?”

    慕天佑冷笑:“揭过?他祸害了那么多的孩子,轻易地放过他,对的起谁?”

    容冼尧不明白,他哪来的那么大的怒气。说实话,一个城市不可能没一丁点肮脏的东西。海天的存在,又不是特例。之前天佑也知道海天的存在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忽然之间,就要把海天连根拔起了呢?

    容冼尧谨慎的开口问:“天佑哥,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你没跟我说啊。”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你同意我灭了天海的事,那就足够了。”慕天佑把话说完,挥手给戚子行下指令。

    戚子行立刻带人冲进了海天。

    慕天佑等了片刻,踏入了海天会所。

    容冼尧伫立在原地片刻,走到了自己的车跟前,将车顶和车窗关闭。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rachel,海天这次惹上大麻烦了,你先从暗道撤出来。”

    “是,容先生。”

    ……

    戚子行带人,迅速的把海天里的客人赶出去,然后将海天有关人员全部羁押起来。陆霆听到手底下的人汇报,赶忙跑出来,到慕天佑跟前陪着笑求情:“慕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我们海天是不是哪里得罪您了?如果有得罪您,或者招待不周的地方,您尽管开口,我一定好好教训手底下的人。咱们千万别动用武力,和气生财嘛。”

    慕天佑凌厉的双眸,森冷的盯着陆霆,“得罪我的地方倒没有,不过,你们触犯法律了。”

    陆霆一愣,随即笑道:“慕少爷,咱们这儿的人,只是陪陪小酒,拉拉小手,没做什么触犯底线的事啊。您是不是误会了?”

    “呵……误会没误会,你我心里清楚。陆霆,我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要砸了你们海天的场子。你赶紧带着你的人走,否则,你营业一天,我就找人砸一次你的场子。咱们俩可以较量较量,到底是谁更有耐性。”

    陆霆听言,终于笑不出来了。

    人家都把话说明白了,要上门砸场子,再多的求饶,那也无济于事了!既然这样,不如破釜沉舟,博一下,看看能不能保住自己多年的心血。反正他慕天佑再家大势大,也不可能遮住a市的整片天空,他们海天后面,也有人撑腰!

    陆霆正想跟慕天佑撕破脸皮时,一个男侍者走到他身边,轻压了他的肩膀一下,说:“老板,rachel跑了。”

    陆霆神色微变,原本有的底气也被戳破了大半。

    rachel跑了?

    那容冼尧是不是不打算出面帮他了?

    慕天佑没再理会陆霆,微微的点了下颌,戚子行会意,带领手底下的人,开始砸海天的东西。

    陆霆站在大厅中央,半点动作也不敢有。

    几乎在短短两个小时内,昔日里金碧辉煌的海天,变化为了废墟。

    慕天佑由始至终,神色都未变化一分。临走之前,他淡声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已经提前跟冼尧说过了,他不会帮你出面。想找其他后台,记得告诉他们一起来跟我谈,省的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他带人扬长而去。

    陆霆恼怒的踹飞了一只酒瓶子。

    这慕天佑实在是欺人太甚!

    真以为他,找不到帮自己出面的人吗?等着吧!哪怕倾尽所有,他也得让慕天佑付出代价!

    ……

    容冼尧在会所外面等了片刻,便驱车离开。他没再回公司里应酬,而是去了私人公寓。

    打开门,看到rachel坐在沙发上,容冼尧默不作声的走上前。

    “容先生。”rachel听到动静,站起身,脸上挂了一抹浅笑,“多谢您今天提醒我。”

    “你怎么惹到了天佑,让他对海天下手?”容冼尧桃花眼里没有惯常的风流,近乎冷漠的看着rachel问。

    rachel说:“其实还是那帮记者搞出来的麻烦。他们想法设法混进海天拍摄视频,要搞臭海天的名声。其中一个是慕天佑的未婚妻,我识破了她的身份,就打算设局,用她把慕天佑拉到我们这边。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实施计划,慕天佑就找上门来了。”

    “你想利用傅书瑶,怎么设局?”容冼尧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问。

    rachel没有察觉到容冼尧的不对劲,“很简单,傅书瑶从我们会所带走了一个男孩子小海。他们打算利用小海,来报道新闻。其实小海是我故意,让手底下的人,带给他们的。我事先跟小海说了,让他假意配合报社里的人,等他们新闻出来了,我再让小海推翻他们的言论,说是他们用钱收买的小海,他才会那么说。公众最为愚昧,一旦报社的言论被推翻,他们会一边倒向海天,再不会相信光明报社那群记者。最后一步,如果那些报社的人在不知道收敛,我便安排小海死在他们手里,制造是他们逼死小孩的假象。这样一来,参与所有事情的记者,都逃脱不了干系。慕天佑为了保住自己的未婚妻,势必要从我们海天入手。我打算到时候跟他谈判,用洗刷傅书瑶的污名做交易,来博取慕家对海天的支持。”

    他的话刚说完,容冼尧忽然抬腿,朝着他的胸口,来了一记窝心踹。

    “谁让你那么大胆,敢去动傅书瑶的主意?我看你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