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64章 设下圈套,引鱼上钩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64章 设下圈套,引鱼上钩

    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他?杭宸熙冷冷的笑了起来:“那等慕天佑死了,我倒要看看,你还会不会那么喜欢他。”

    “你敢动天佑一下试试!”傅书瑶脸庞、脖子上的淡蓝色血管暴起。

    “你看我敢不敢!”杭宸熙被挑起了怒火,此刻如果慕天佑在他跟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傅书瑶因为气愤,胸膛不停地起伏,咬牙沉默了半晌后,说:“天佑不会有事的,有事的只会是你。”

    杭宸熙绷紧了下巴,怒火中烧的恨不得掐断她纤细的脖子。

    死一般的沉默了几秒,他摔门而出。

    整栋房子,因为他的暴力,晃了几晃。傅书瑶听到楼下有汽车发动的声音,仿佛被抽干了力气,缓缓地跌坐在了床上,大脑一片空白。自己到底怎么招惹上了杭宸熙的?明明一直以来,她都没对他好脸色啊,为什么他会喜欢上她?难不成杭宸熙有受虐倾向吗?偏爱对他不好的人?

    想得头痛了,都没整理出一个所以然。傅书瑶蜷缩着双腿,躺在床上,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慕天佑。

    他被停职查看,又和外公闹翻,会不会没人保护他,被杭宸熙趁机伤害?

    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傅书瑶赶紧压下去。

    天佑,他一定会没事的。

    杭宸熙那个死变态,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会惩罚他,会让他倒霉!

    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傅书瑶忍不住的自责,如果不是因为她,天佑怎么会惹上那么多麻烦呢?若是杭宸熙真的害了天佑,那她这辈子都要恨死自己了。

    ……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慕天佑没有开灯,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握着结婚的对戒,一动也不动,仿佛化为了雕塑。

    祥嫂走进房间,打开灯说:“先生,该吃晚餐了。”

    “我不饿。”慕天佑冰冷着神色,从椅子上站起来,拿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说,“晚上我有点事情要做,不回来了。”

    “先生,你又要去哪儿?”祥嫂担忧的问。

    “不该你管的不要多问。”

    慕天佑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祥嫂看着慕天佑的背影,深深地叹息了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傅小姐能回来, 如今慕先生是越来越冰冷了……

    慕天佑乘坐上车,给殷朗打了一通电话:“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只等鱼儿上钩了。”

    “好,我知道了,半个小时后我就到了。”

    挂断电话,慕天佑一脚踩在油门上,车子飞速的融入了长长的车流。

    ……

    ‘夜色’是a市的一家顶级娱乐会所。整个会所共有二十二层,最底下三层,所有的客人都可以出入,再往上三层,则需要普通的会员卡。以此类推,每往上三层,会员卡便会升一级,直到二十二层成为会所的至尊客人。

    杭秋生今晚在七层的赌场,玩的风生水起,几乎每次下注,都能赢得奖金。哪怕不那么爱赌博,但此刻也赢红了眼睛,将手里的筹码,一再的加高,很快奖金便累计到了五百万,整个赌场里的人,都为之震惊了。

    赌场里的经理出面,对他客客气气的说,“杭先生,看您手气那么棒,不如到我们的顶级赌场试一试?”

    顶级赌场?杭秋生喜欢来夜色,也曾听闻过夜色的二十二层,能进那里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像他这种名不见经传的人,哪里有资格去哪里呢?自己今晚的运气,果然不错,都惊动夜色的高层了!

    “我可以过去?”

    “是的,我们有位贵客,想跟您一起玩几把。”

    “那好,我去试试。”杭秋生并不担心,夜色耍什么鬼把戏,因为他今晚赢得的这五百万,还不够夜色一晚上的盈利呢。或许跟那位贵客一起玩几把,自己不止能拿到大笔钱财,还能和贵人结缘呢。

    杭秋生脸上的喜色无法遮掩,跟着经理乘坐专梯,直达顶层。

    经理引着杭秋生,走到一间贵宾室前:“请。”

    杭秋生迈步走了进去,见坐在椅子上的人是一位年约七十岁的老人,眼里闪过疑惑。a市有头有脸的,他差不多都认识,眼前的这位老头,他还没见过呢。

    “请问怎么称呼?”

    老人淡淡地说:“姓名不重要,重要的是赌局。杭先生,请坐。”

    杭秋生坐在了他对面。

    荷官将五百万的筹码,放到了杭秋生的手边,“杭先生,这是老先生送给您的。”

    杭秋生忍不住手哆嗦了起来,出手就送给一个陌生人五百万的筹码?看来,今天自己碰到大人物了!

    杭秋生喜不自胜,“谢谢老先生。”

    “不必客气。”老者示意荷官开始发牌。

    杭秋生拿起了两张牌,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看来老天真的站在他身边,今晚的运气不错。

    “杭先生,我加注,五百万。”

    “我跟,五百万。”

    一番较量后,发出第三张牌,老者没有任何意外的输掉。

    杭秋生手里的筹码,瞬间翻到了两千万,压抑着心里的激动,说:“承让,承让。”

    “杭先生还要再来吗?”老者问。

    杭秋生犹豫了下说:“赢了你这么多钱,还是别来了吧。”

    “这点小钱,何必放在心上?我来这里不过是图个愉快罢了。”老者神色淡然,丝毫没为自己输了两千万,露出一丝懊恼。

    杭秋生想,也对啊,对方能随便出手五百万送人,哪里会在乎两千万呢。既然他不稀罕钱,那自己就干脆送给他吧。

    杭秋生说:“那好,再来。”

    老者点头,示意荷官发牌。接下来的一局,杭秋生以豹子,拿到了老者的六千万。看着手里的筹码,杭秋生没忍住,嘴巴笑的快咧到耳后了。

    而接下来的这次,不用老者提醒,他主动地玩了下去。

    已经有八千万在手,哪怕输掉了了一局,也可以及时的止损呀。抱着这样的心态,杭秋生怡然自得的像是非洲原野上的猎豹,不停地加注。但很快,第三局在明显拿到了好牌的情况下,他还是差了一点,输给了老者,手里的八千万,眨眼只剩下了四千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