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19章 你可以打我、骂我,唯独别委屈了自己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19章你可以打我、骂我,唯独别委屈了自己

    慕天佑后退了两步,痛苦的站在她对面,目光一转不转的望着她。

    傅书瑶缩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嘴角扯出抹凉笑,问:“外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妈还活着的消息?”

    “是。”慕天佑承认。

    “那所谓的秘密任务,就是去阿富汗救我吗?”

    “对。”

    傅书瑶的心凉了个通透,没有一丝热乎气。怪不得,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外公都要陪在身边。她当时觉得奇怪,但后来自己替他找了理由,圆过去了这可疑的行径天佑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外公那么做为了怕有人窃听,或者怕她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

    现在看来,自己猜测的有一半至少是对的,他们的确怕她知道母亲的事。

    他在防备她,像对待一个外人那般。

    自己在他们眼里,真的有那么不堪吗?那是她亲生母亲,没有人比她更希望母亲活着!即使天佑走的匆忙,没时间告诉她,外公也没有吗?朝夕相对了那么久,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告诉她,可他们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骗她。

    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傻乎乎的跑到长南市,跳江殉情,傅书瑶恨不得给自己几耳光。

    慕天佑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她:“书瑶,我当初是怕电话里解释不清,想着跟你回来,再向你亲口说明。我不知道你跑去长南市的事,如果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会丢下阿富汗那边的事,回来陪着我吗?”傅书瑶疼到了极点,心已经麻木了,平静的望着慕天佑问。

    慕天佑哑然。

    傅书瑶从他这犹豫的一瞬间里,知道了答案,眼泪顺着眼眶滚落了下来。

    “别哭,阿瑶。”

    慕天佑伸手去擦她眼角的泪水。

    傅书瑶摇了摇头,避开了他的手,自己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没事,我只是那么随口一问。毕竟是救人重要,再说了,那是我妈,不是外人,你救了她,我应该感激你的。没你在身边,我不也好好地吗?所以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不怪你,我只是只是”有点寒心罢了。

    直到这一刻,傅书瑶才意识到。

    有些人,不是你把他们当家人,他们就会跟你一样推心置腹。

    “一时间无法接受罢了。”傅书瑶颤抖着唇瓣,挤出了两个字,随后深吸了几口气,说:“好了,我们先把这些问题留起来,等以后再处理。先说说我妈的事吧,你确定那个人是我妈妈?当初不是说出车祸没了吗?为什么会忽然出现?”

    慕天佑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沙哑着声音说:“阿瑶,你不要把所有的委屈,都憋在自己的心里,你可以打我,你可以骂我,我都能接受,只要你别难为自己。”

    傅书瑶默然。

    她有什么可委屈的呢?外公没告诉她,只是从来没把她当做一家人,他一惯是这样的态度,是自己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是慕家的人罢了。跑去长南市,找天佑,跳江都是自己自愿的,没人强迫她呀。至于天佑,首要的是救人,也没有做错半分

    每个人都有自己合理的理由,她连怨都都无从怨。

    傅书瑶吐出心头的郁气,说:“我没有委屈自己,你别多想了。”扯起嘴角,露出一丝淡笑,“你还没跟我说,我妈的事情呢。她到底怎么样了?”

    慕天佑心头有些失落,到底,书瑶还是埋怨了他吧。

    但眼下,她不愿意说。

    他也不能逼着她,把心**裸的坦诚出来。

    “她之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变得有些失去理智。现在被我爸送去仁和医院做检查了,估摸着,这个时候,已经检查完了。你想去看她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嗯,去看看吧。”傅书瑶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我去洗把脸。”

    她头也不回的走进浴室,关上了门。

    门外,慕天佑站在客厅里,望着她消失的背影,手攥成了拳头。

    门内,傅书瑶打开水龙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涌出来。打开水龙头,冲洗去那咸涩的液体,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声的低喃,“哭什么呢?傅书瑶,之前不是比这遭受的更多吗?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止住了眼泪,她拿毛巾擦干净脸,又掏出化妆品,掩盖了下红肿的眼睛。

    她不想,十三年之后,再次见到母亲。

    让母亲看到她过得不好。

    收拾好后,傅书瑶笑着走出了门,若无其事的挽上慕天佑的胳膊说:“走吧。”

    仁和医院。

    林医生把详细的报告拿出来,神色凝重的对慕洛琛说:“慕老先生,安女士曾经遭到过很长时间的虐待,导致她身体、精神遭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现在她把自己封闭在了独立的世界里,不肯面对现实。想彻底治疗好,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如果只是想让她平安的度过余生”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她彻彻底底的治疗好。”慕洛琛冷声打断了林医生的话。

    林医生早料到了,他会这么说,幽幽的叹了声,道:“既然慕老先生这么要求,那我就召集我们医院的所有专家,给安女士做一个最完善的治疗方案。”

    “好。”慕洛琛说,“我今天能带清欢回家吗?我妻子盼了她很久了,如果能在家里见面,想必她会很高兴。”

    “可以,不过尽量别刺激她的情绪。”林医生叮嘱。

    “我会注意的,告辞。”

    慕洛琛从林医生办公室里出来,走到走廊上,紧张而小心的对安清欢说:“妞妞,爸爸带你回家。你还记得你妈妈吗?她想了你整整十三年了。”

    安清欢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不停地往后退。

    慕洛琛从周文达那里,接过刚买来的的蛋糕,递到了她跟前:“喜欢吃吗?”

    安清欢眼前一亮,伸手想拿。

    慕洛琛笑着说,“我可以把蛋糕给你,但是,你不许再怕爸爸了。”

    安清欢眨了眨眼睛。

    慕洛琛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这次安清欢没躲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蛋糕。

    慕洛琛给了她。

    她小心翼翼的捧着,低头咬了口蛋糕,结果把奶油沾在了鼻子上。

    看起来有些滑稽搞笑。

    慕洛琛笑着,拿出手帕,想把她鼻尖的奶油渍擦去,而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了慕天佑的声音,“清欢,你看我带谁来了。”

    慕洛琛手上的动作一顿,看到了不远处,比肩而立的天佑和书瑶,眉头不由自主的拧在了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