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08章 你是不是跟傅书瑶走得很近?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08章  你是不是跟傅书瑶走得很近?

    周围的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纷纷向外跑。

    容冼尧踩在狗仔的胳膊上,厉声问:“谁派你来的?”

    狗仔咬着牙,不肯回答。

    容冼尧冷笑,“好,不说是吧?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牙齿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说着,他掏出手机,给手底下的人拨打电话。

    傅书瑶在容冼尧把狗仔揪出来的那一刻,就愣住了,因为她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跟着他们。这会儿,见容冼尧打人,赶忙走到他身边,等他挂了电话,开口说:“你先把人放开,让别人看到你打人了不好。”

    即便容冼尧不用像军人一样,恪守严明的纪律,但身为容氏集团的总裁,还是需要照顾自己的公众形象。如果他打人的事情,被传了出去,肯定会对公司有负面影响。

    容冼尧冰冷的脸上,扯出一丝性感的笑容:“小瑶儿,你这是在担心我吗?放心吧,这点小事我都处理不好,也不用经营那么大公司了。”

    傅书瑶浑身透着无力,都什么时候了,他还那么不正经:“咱们还是打电话报警,让警察局处理这事吧。”

    “我已经报了警,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等警察局的人来。”

    傅书瑶不肯走,“我陪着你一起等。”

    “小瑶儿,你再不走,我可就误会,你对我有意思了。”容冼尧暧昧不清的说。

    傅书瑶不由得头疼,这人哪怕是为了别人好,也非得别别扭扭的表达。如果不是和他认识的时间久了,真的很想揍人:“你确定,要一个人处理这事?”

    容冼尧反问:“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傅书瑶顿了顿,说:“那我走了。”

    “走吧,赶紧走吧。”容冼尧不耐烦的挥手。

    目送傅书瑶离开,容冼尧敛了笑意,目光冰冷的盯着地上的狗仔。整个市的媒体,他都提前打过招呼,但凡关于他的新闻,一律不许报道。敢有胆子在太岁爷头上动土的,没有几个,所以今天这事是有人故意针对他的。

    他怎么能把狗仔交给警察局那帮人?只怕前脚刚交出去,后脚就有人偷偷把他放出来了。

    他得好好地审审,才能知道,到底幕后的人是谁。

    容家。

    明苒一遍遍的拨打电话,没有得到回信,心里有些不安。她找了个狗仔,帮忙拍摄容冼尧和傅书瑶亲密的照片,今天好不容易狗仔得到了消息,说容冼尧和傅书瑶一起去看电影了,他会抓拍所有照片。

    约定了下午两点钟,把照片发给她的,可这三点了,邮箱里依然空荡荡的,打他的电话也没人接该不是被他们发现吧?

    明苒惴惴不安的握紧了手,如果真的和猜测的一样,那可就惨了,容冼尧铁定饶不了自己!

    “小苒,来,吃点水果,清清肠胃。”容母把果盘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招呼明苒。

    明苒扯回了思绪,回头看着容母,心里生出破釜沉舟的想法。原本想借媒体,把容冼尧和傅书瑶勾搭不清的事情揭露出来的,但现在情况不妙,不如直接告诉容太太。

    这样一来,哪怕容冼尧怪罪于她,有容太太护着,他也不敢拿她怎样。

    打定了主意,明苒走到沙发跟前,拿起牙签,扎了块水果,慢吞吞道:“妈,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

    “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容母神色温和的倒了杯茶喝。

    明苒咬了咬下唇:“我觉得冼尧和傅书瑶走的太近了”

    “怎么又提傅书瑶的事了?”容母变了脸色,把青花瓷茶杯拍在了桌子上,不悦的训斥,“小苒,我不管你跟傅书瑶过去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我提前跟你说清楚了,咱们容家和慕家一向交好,我不希望,因为你和傅书瑶的关系,影响到两家的交情。以后,在我跟前,别再说她的任何是非。”

    说罢,容母起身欲离开。

    明苒急慌慌的拉住她,解释,“妈,我不是因为跟傅书瑶过不去,说这些话诋毁她。我跟你讲这些,是为了容家好,也是为了冼尧好。我录的有我和冼尧谈话的内容,你可以听听!等你听完了,就知道我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了。”

    容母脚下一顿。

    明苒把录音掏出来,放给容母听。

    她录得是上次在公司和容冼尧吵架时候的录音,不过做了剪辑,把对自己不利的那些都掩去了。只留下了,容冼尧承认抛下她,是去长南市找傅书瑶,以及她问他是不是喜欢傅书瑶时,他威胁她的话。

    这些暧昧不清的话,足以让人看出来,傅书瑶对容冼尧,有多么重要了。

    容母听完,眉头拧在了一起。

    明苒放软了语气,说:“妈,你现在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我回头会去问问冼尧,小苒,你别多想。”容母到底是维护自己的儿子,哪怕铁证摆在跟前,也不愿意说容冼尧半句不好。

    明苒没指望着容母会和自己同仇敌忾,只要她能在关键时刻,护着自己就行:“嗯,我不会多想的。妈,你放心。”

    院子里传来了车子的轰鸣声,明苒透过窗户,一眼就看到了容冼尧那辆标示性的悍马,绕过云梯式的喷水池,缓缓地朝着这边开来。

    “妈,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我今天听说,冼尧又要去找傅书瑶,担心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找人去跟踪了他。”明苒老老实实的交代。

    容母沉下了脸色,果然,是捅了篓子,才想起来跟她坦白。心里有怒气,可谁让自己的儿子有错在先?

    容母声线紧绷道,“你先回卧室,我跟冼尧谈谈话。”

    “好的,妈。”

    明苒转身,快速的往后宅跑。

    容冼尧踏入客厅,瞥到明苒的身影,桃花眼里泛出危险地光芒,加快了脚步去追她。

    容母却把他拦住了,“我有话跟你说。”

    “妈,等会儿再说。”

    “不行,就现在!”容母难得露出疾言厉色的神情。

    容冼尧只好安耐下心情,望着自己的母亲,“好吧,妈,你说吧,什么重要事一刻都不能等?”

    “你是不是最近跟傅书瑶走的很近?”容母开门见山,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自己的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