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03章 天佑没死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03章天佑没死

    赶到医院,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医生忙着给傅书瑶做诊断和开药。容冼尧和程璐璐等在了门口。

    程璐璐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又一个呵欠。

    容冼尧说:“程小姐,辛苦你了。书瑶这边有我守着,我派人送你回家休息吧。”

    程璐璐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不用,我还是留下来吧,不看到她平平安安的出来,我有点不放心。”

    “我会找专业的人士照顾书瑶的,你在长南市采访那么劳累,再照顾书瑶,只怕还没等她好,你自己就要病倒了。书瑶如果知道了,你因为她那么辛苦,肯定会很愧疚。”容冼尧体贴道。

    程璐璐想想也是,点头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容冼尧叫了自己手底下的一人,命他送程璐璐回去。

    待程璐璐走之后,他踱步进了病房,医生已经给傅书瑶检查完毕,向容冼尧汇报说,“傅小姐是急性肺炎,幸好送来的及时,病情得到了控制。接下来,只要高烧能退下,便会平安无事了。”

    “谢谢你们”

    “容总客气,我们先下去了。”

    “嗯。”

    送走了医生,容冼尧转身看着躺在病床上,身影单薄的傅书瑶,神情格外的严肃。良久后,他伸手小心地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叹息道:“傻瓜,为了他拼命,值得吗?如果你知道,他在骗你会很伤心吧”

    容冼尧的话低到最后,微不可闻。

    沉睡中的傅书瑶,没有丝毫的反应。

    另一边。慕洛琛带人亲自赶到长南市,四处的搜寻傅书瑶的行踪,直到第二天早晨,才从书瑶的同事的口中,得知她已经被容冼尧接回了市。

    慕洛琛立刻给容冼尧打了电话,开门见山道:“冼尧,书瑶在你那边吗?”

    “在,慕叔,我正想通知你们呢。”容冼尧淡淡地回答,“她在长南市染了急性肺炎,现在病情已经控制住了。慕叔,你不用担心。”

    “嗯,那你先帮忙照顾她,我现在在长南市,这就回去。”

    “好。”

    挂断了电话,容冼尧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机。真的关心傅书瑶,也就不会把安清欢还活着的消息,都隐瞒了她吧。

    容冼尧和慕家的人感情,的确够好。但在对待傅书瑶一事上,他觉得慕家的人做的有些过分,尤其是慕天佑。书瑶都为他怀了孩子,甚至可以为他去死,可他做了什么呢?跑去外地去救安清欢。

    容冼尧替傅书瑶不甘心,但想想又觉得挺没劲。

    毕竟书瑶不是他老婆。

    他管得着吗?

    过了片刻,容冼尧打电话给慕蓁蓁,通知她,傅书瑶已经平安的回到了市。

    慕蓁蓁在电话里,嚷嚷着要过来看傅书瑶。

    容冼尧劝阻了她,“自己的身子都照顾不了,你还要到医院看书瑶,不是给我添乱吗?你放心,等会儿慕叔就赶过来了,不会有事的。”

    慕蓁蓁听到这话,方才放弃了看书瑶,“那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着书瑶,等我好了,会立刻去看她的,记得告诉她。”

    “嗯,我知道。”

    哄好了慕蓁蓁,容冼尧坐在病床跟前,耐心的等着傅书瑶醒过来。

    傅书瑶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直到手腕上传来尖锐的疼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房间里阳光灿烂,刺的人眼睛生疼,下意识的抬手,想要遮挡住光纤,却被人压住了胳膊,“别动,医生在给你输液呢。”

    侧过头,看到了坐在身边的人,傅书瑶愣住:“容冼尧?你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容冼尧笑着反问,“咱们俩心有灵犀一点通,所以我找到了你呗。”

    傅书瑶静默。

    容冼尧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是蓁蓁通知的我,说你跑去长南市了。结果我赶到,就看到你把自己弄成了这个鬼样子,你说你这样是在折磨谁呢?”

    傅书瑶阖上眼帘,痛苦的说:“天佑出事了,你知道吗?”

    容冼尧笑意敛了一些,眼底夹杂了不易察觉的冷意:“他有没有出事,你真的确定了吗?”

    “我问了当地办事处的人,他们说,发生洪水的地方,恰好在天佑驻扎的地方。我亲眼去看了,那里绝无生还的可能。”傅书瑶哽咽,难过到无以复加。

    容冼尧倒抽了口冷气,她竟然还跑去那么危险地地方查看了!这个糊涂的笨女人!憋了一会儿,容冼尧挥手示意医生下去,然后端起水杯,把药递到傅书瑶跟前,说:“好了,先别想这些了,吃药。吃完了药,你就会好一些了。”

    “我不想吃。”

    傅书瑶抿紧了嘴巴,不肯吞药。

    容冼尧等了一会儿,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说:“阿瑶,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你认真听我说”

    话说到一半,门忽然嘭的一声,从外面打开。容冼尧扭头看过去,只见慕洛琛带着人,气势迫人的走了进来。到嘴边的话,缓缓地咽回去,容冼尧扯出一抹笑容,说:“慕叔,你来啦。”

    “嗯,书瑶的情况怎么样?”慕洛琛问。

    “医生刚来检查过,说她有折腾了太久,有点肺炎的征兆,需要住院修养。”容冼尧起身,拿起了自己的外套说,“既然慕叔来了,我就去工作了。”

    “谢谢你,冼尧。”慕洛琛郑重的道谢。

    容冼尧笑的没心没肺,“慕叔,你可别跟我说谢谢,我做晚辈的承受不起。那我先走了。”

    说着,看了一眼傅书瑶,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慕洛琛走到病床跟前,看着默默啜泣的傅书瑶,沉声说:“阿瑶,天佑没有出事,你别那么难过。”

    “外公,你不用安慰我”傅书瑶不信,明明当地的人都那么说了,怎么可能没事呢?

    慕洛琛解释:“我没有安慰你,天佑是我的儿子,如果他出事了,我还会那么平静的站在这里吗?”

    说的也是。

    傅书瑶相信了几分。

    慕洛琛继续说,“他临时改变了任务,没来得及和你说,让你误以为去了长南市。”

    傅书瑶放下了手,从床上坐起来,瞪着通红的眼眸,和慕洛琛对视:“你说的是真的吗?天佑真的没事吗?那他现在在哪?为什么没和我联系?”

    “他去执行一项秘密的任务,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等他回来了,你就能亲眼看到他平安无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