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300章 他生我生,他死我死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300章他生我生,他死我死

    程璐璐还没被人这么拒绝过,脸色有些难堪,但想着他们或许真的有急事,于是把怒气忍了下来,转身扶着傅书瑶,说:“算了,我们进去问吧。”

    傅书瑶低低的应了声,和她一起走了进去。

    因为经常下雨,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办事处只剩下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坐在办公桌前,一脸的愁苦。

    傅书瑶走到女办事员跟前,启声客气的问道:“请问,新调来负责抗洪救灾的首长,现在在哪儿?他平安吗?”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首长的事情,是你应该问的吗?一边去!别打扰我们的工作!”女办事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程璐璐气愤的说,“你怎么说的话?她是你们首长的未婚妻,听说他出事了,担心的不行,赶紧跑过来问问的。你身为长南市的人,不感谢这些无私奉献的人民子弟兵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恶劣的对待他们家属,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了?”

    女办事员一愣,涨红了脸说:“你说她是首长的未婚妻,她就是呀?有什么证据?”

    “你”

    程璐璐还要争执。

    旁边的男办事员,陪着笑走过来说:“你们好,两位女士,我是周伟民,这里的接待员。你们是首长的家属吗?”

    “她是,我不是。”程璐璐指了指傅书瑶。

    “那怎么称呼你们二位?”

    “程璐璐,傅书瑶。”

    “程小姐,傅小姐。”周伟民嗓音不疾不徐的说,“不好意思,这几天我们压力也挺大的,同事家里出了点事情,因此态度不怎么好,请你们体谅。”

    “没关系,我们能理解。”傅书瑶迫不及待的再次问,“周先生,你知道心调遣来的解放军首长,现在在哪儿吗?”

    周伟民面露悲伤,“对不起,傅小姐。我们刚得到最新的消息,决堤的时候,首长也在那边,至今下落不明。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组织人去到江面解救幸存人员了”

    接下来的话,傅书瑶都没听到,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周伟民的话。

    决堤的时候,首长也在那边,至今下落不明

    天佑果然在那里吗?

    傅书瑶心里最后一丝侥幸被斩断,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程璐璐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可看到傅书瑶刹那变得像是没了灵魂的娃娃,还是心疼的不行,“阿瑶,你别伤心。”

    话刚出口,站在她跟前的傅书瑶,身影一个趔趄,忽然直挺挺的往后仰。

    程璐璐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扶她。

    旁边的周伟民,也吓了一跳,帮忙扶住了傅书瑶的左胳膊。

    两人一左一右,总算免得傅书瑶跌坐在泥泞的地上。

    “到那边坐着吧。”周伟民指了指自己的椅子。

    程璐璐点头,扶着傅书瑶往那边走。

    “书瑶,书瑶,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程璐璐唤了傅书瑶几声,可她像是听不到她的声音,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没办法,程璐璐只好用力掐傅书瑶的人中。疼痛唤醒了麻痹的神经,傅书瑶空白的思绪终于再次缓缓地回到了现实,看清楚眼前的程璐璐,她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周伟民的手说,“他在哪儿出的事?我要去看看。”

    “傅小姐,那边现在已经是汪洋了,你怎么过去呀?”周伟民为难道。

    “我我雇船过去。对,我要去找他,他答应了我,要陪着我一辈子呢,不会那么轻易地撇下我和孩子的”傅书瑶说着,放开了周伟民,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书瑶!”程璐璐追上她,“你要去找死吗?”

    “你放开我!”傅书瑶嘶吼。

    程璐璐抱住她,不肯放手,“我不会让你过去的,你老公在天之灵,肯定也不会希望你这样作践自己!”

    “他没死!我不许你说他死!”傅书瑶崩溃的哭喊。

    程璐璐忍不住难过。

    她也不想慕天佑死呀,可慕天佑当时在决堤口,那么汹涌的洪水,能有几个人抵挡得住?办事员说下落不明,不过是为了安慰人罢了!

    “好,好,他没死。咱们先回酒店,找王主编商量下对策,再去找他,好不好?”

    程璐璐想先把傅书瑶骗回去。

    等和王主编汇合了,再一起把傅书瑶强行带走。

    但傅书瑶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用力地甩开了程璐璐的手,说:“我现在就要去找他。他生我生,他死我死,不管怎样,我都会陪在他身边,你回去吧,璐璐。”

    话说完,傅书瑶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程璐璐抬脚,想追再追她,可右脚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s!

    什么时候不抽筋,偏偏这个时候抽筋,真是要死人了!

    程璐璐忍着疼,给王主编打电话,告诉他傅书瑶的情况。之后,等抽筋的情况缓和了一些,朝着傅书瑶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

    傅书瑶跑了一段路,看到街道口,刚好停摆的有一艘民用船,走上前,说:“请问,你能去解放军出事的堤口吗?”

    船夫摇了摇头,“那边不能去,太危险了。”

    “我给你钱,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求求你,带我过去吧。我未婚夫在那边出事了,他在等着我呢。”傅书瑶话说到最后,泣不成声。

    船夫心生怜悯,说:“我没办法摆渡你过去,但我认识的一个人,他在江上打鱼了三十多年,或许他能帮你。”

    “他现在在哪儿?”

    “你上船,我送你过去。”

    “谢谢你。”傅书瑶不停地说感激的话。

    船夫说,“不客气,解放军是为了我们长南市的人民来的,他们出事了,我们理应帮忙。”

    傅书瑶坐在船里,不知道是身体冷还是心冷,抱着膝盖不停地哆嗦。

    船夫摇晃着小船,游荡在街道里。

    没多会儿,停在了一栋三层的小楼跟前,船夫朝里面喊:“王老三,出来!”

    吱呀,阳台的门打开,一个精瘦的小老头,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船夫把来意说明。

    王老三扫了一眼叶简汐,沉声说:“等着,我把船开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