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279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第279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安甜甜垂下了眼帘说:“北桥,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是我年纪还我父母不同意我那么早谈恋爱,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韩北桥心里闷闷的,不过隐隐的又有一丝高兴,毕竟这次安甜甜拒绝他,不是因为她不喜欢他,而是年纪太小了,家里不同意。

    韩北桥柔情蜜意的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安甜甜闻言,脸瞬间飞上了两朵云霞,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女,勾的人心尖痒痒。憋了好一会儿,她水眸盈盈的望着他,问:“那我们现在,是朋友吧?”

    “嗯!当然是朋友啦!”韩北桥满脸的欣喜,只要能让她看着自他,他可以吧自己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跟前。

    安甜甜看着他傻乎乎的笑容,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也不知道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还是因为勾引上了韩北桥这个大靠山。

    另一边。慕天佑结束了军区的工作,原本想赶紧回去陪着傅书瑶的,但戚子行向他汇报的事情,让他冷下了脸色,“韩北桥和安甜甜在一起了?你们怎么没拦着?”

    “我也是刚得知了此事。”都已经给安甜甜下了那么烈的药了,她身体又行动不便,戚子行以为不会出什么岔子。可谁知道事情那么凑巧,刚给安甜甜下了药,韩北桥就赶了过来?等手底下的人汇报上来,他赶去时,韩北桥已经带着安甜甜离开了。

    隔天早上,终于找了两人所在的地方,又碍于韩北桥的身份,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把此事汇报给慕天佑,再做打算。

    慕天佑怒气冲冲的问:“他们现在在哪儿?”

    “在仁和医院,韩少在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安甜甜。”戚子行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回答。

    “嗯,立刻过去。”慕天佑说着,坐上了车。

    戚子行赶紧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子,向着仁和医院的方向行驶。

    医院。

    韩北桥坐在椅子上,正陪着安甜甜看最新的综艺,笑的前仰后合时,病房的门忽然被叩响,他把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开,放下了零食,对安甜甜说了声:“我去开门。”

    安甜甜看着紧闭的门,心头忽然生出不安的感觉,想要阻止韩北桥。但韩北桥迈开大长腿,三步并作两步,眨眼的功夫,已经走到了门口。

    韩北桥打开门,看到一脸严肃的慕天佑和戚子行,桥高兴地嚷嚷:“哥,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知道甜甜的事情,所以过来探望了?”

    慕天佑一听他这话,便明白韩北桥还被安甜甜蒙在了骨子里,森寒着声音道:“北桥,我不是来探望她的,而是有事情要跟你说。”

    “啊?什么事?是不是部队那边要集训?”韩北桥恳求道:“哥,你看甜甜受了那么重的伤,她家里又出了要紧的事,也没人来照顾她,我能不能请几天假,留在医院里照顾甜甜?等她伤势好一些,我保证回去。”

    “不行”

    慕天佑开口想要拒绝,安甜甜却在此刻,像发了疯一样,挣扎着,嘴里发出尖利的嘶吼。

    韩北桥吓了一跳,赶紧跑到床头:“甜甜,你怎么了?”

    安甜甜早在看到慕天佑的那一刻,脑海里便不由自主的浮现了昨天被折磨的画面,身体因为恐惧和痛苦颤栗了起来,听到慕天佑要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韩北桥,没办法,才忽然装疯!

    她拼命地扑腾着,同时让自己大脑冷静下来,想办法拉拢韩北桥站在自己这边!

    可韩北桥会相信她吗?

    他跟慕天佑可是好兄弟,怎么会放弃相信慕天佑,而转信自己呢?可如果韩北桥不信她,那最后的一条路,也没有了!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安甜甜想到这,抱着脑袋继续尖叫。

    韩北桥的一颗心都被揪起来了,不明白到底怎么了,抓住安甜甜的手腕,焦急的问:“甜甜,你哪里痛,你告诉我呀。”

    “啊好痛头好痛”安甜甜嘴里挤出几个零碎的词。

    “我去帮你把医生叫过来!”韩北桥转身冲出房间。

    安甜甜看着他的身影不见了,立刻停止了尖叫,楚楚可怜的望着慕天佑说:“天佑哥,我做的事情,已经得到惩罚了,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才肯善罢甘休?”

    “你真的收手,就不会缠着韩北桥不放了。”慕天佑冷然睇着演戏的安甜甜道,“别再缠着北桥,他是一个耿直纯良的人,不懂你这些心机。你若是敢伤害他,我保证让你没有好果子吃。”

    安甜甜见他态度坚决,索性不再伪装,唇角勾起一抹笑容,说:“慕先生,你口中认识的韩北桥,跟我认识的怎么那么不一样?上次在安家老宅,他可是强迫了我。我知道你们军队纪律严明,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把这件事揭露出来,他会有怎样的处罚吧?”

    “胡说八道!北桥不是做那种事的人!”慕天佑不相信安甜甜的话。

    安甜甜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笨拙的把自己的手机,从桌子上拿过来,然后打开了一段音频。

    “这是在事发后,韩北桥主动去酒店找我时的录音,我现在还保留着,他强迫我时,穿的衣服和遗留的精,凭着这些,我相信法官,会给我一个公道。”安甜甜把手机放回了桌子上,话锋一转说,“其实,只要天佑哥,你不把我逼得那么紧,我也不想伤害到韩北桥。你放过我,我放过他,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再无往来,你觉得怎样?”

    慕天佑无言的盯着安甜甜,眸光锐利的如同刀锋。

    安甜甜其实心里有些发虚的,自己凭什么跟慕天佑谈判?他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她,但除了拿韩北桥威胁,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安甜甜,看来你还是没长记性,你觉得自己拿着证据,我就拿你没办法吗?”慕天佑一字一顿的说着,往病床跟前走。

    安甜甜吓得魂不附体,小脸惨白的如同纸一般。而就在慕天佑伸手,要抓住她,好好地教训时,刚才出去的韩北桥,带着医生赶了回来。安甜甜迫不及待的抱住了韩北桥,哭着说:“北桥,你回来的刚好,我好害怕,你让他们都出去,我不想看到他们。”

    韩北桥心被揉成了碎片,抱着安甜甜,为难的望向慕天佑:“哥,你们能先出去吗?甜甜可能受到刺激了,不想看到别人。”

    慕天佑冷冷的警告的瞥了一眼安甜甜,说:“我在外面等着你,等她平静下来,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好。”韩北桥轻拍着安甜甜。

    慕天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