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079章 想听的三个字是,我爱你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最快更新慕少宠妻甜蜜蜜最新章节!

    第079章 想听的三个字是,我爱你

    “咚!”

    心脏仿佛从悬崖跌落,摔得粉身碎骨,傅书瑶只觉得浑身都木了,连脑子也无法思考,好半晌,哑着声音说:“哦,我知道了。”

    “书瑶,对不起。”

    对不起?

    为什么每次都要跟她说对不起,她想听的不是这三个字,而是我爱你。

    胸口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攥住,浑身的血液凝固成冰。关上门的那一刻,她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的干干净净,瘫软在地上一动也无法动弹一下。

    早料到了,自己把他逼的那么紧,他有可能放手,可真的听到他放开手的这一刻,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很想发泄,很想挽留他,求着他留在身边,和自己在一起,可她知道不能,哪怕自己放下尊严祈求他,他也不会同意。

    与其那样低贱到尘埃里,不如给自己挽留最后一丝尊严。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滚落,好疼呀……真的好疼……像是心脏硬生生的被剥离了一块,疼到忍耐的极限,傅书瑶将牙齿扣在自己的手背上,死死地往下咬,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用尽了最大的力气,直到将手背咬的血肉模糊。

    傅书瑶,他真的不管你了。

    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你,咬着牙自己走下去吧。

    ……

    不知道在地上蹲了多久,直到电话声响起,她才从地上浑浑噩噩的爬起来,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沈珮瑾打来的,他问她是不是真的要见面。

    傅书瑶说,当然是真的了。

    “那好,咱们晚上见了面再说吧。”

    简单的在自己的手腕上涂了点药,傅书瑶去看柯诗蓝。走到卧房跟前,推开了卧房的门,映入眼帘的场景,仿佛刀子一样,在她的心头划了无数刀。

    柯诗蓝身着单薄性感的睡衣,被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而抱着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天佑!

    一道晴天霹雳落下,傅书瑶怔怔的没有任何反应。

    是不是只要不是她,所有的女人都可以呢?

    明苒,沈兰芷,柯诗蓝……

    除了那层血缘关系,她比她们到底差在了哪儿呢?

    柯诗蓝慌乱的解释:“书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才不小心滑倒了,天佑刚好经过,所以进来看看。”

    傅书瑶忍着心头的痛,笑着对两人说:“用不着跟我解释,即便你们有什么,我也只有祝福的份儿。他是我想小舅舅,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在一起了,没什么不好的呀?”

    柯诗蓝没想到傅书瑶看的这么开,一时间语塞。

    慕天佑缓缓将手放开,让柯诗蓝站稳,沉声说:“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

    柯诗蓝望着眼前的慕天佑,两颊飞上了两抹绯红。当初第一次见他时,她就觉得他格外的帅气,只是自己跟慕家的家境天差地别,他又和书瑶是那种关系,自己也没想怎么着。如今,时隔三年再看到他,原以为他会像众多男人一样,发福变胖,管不住自己的身材,可没想到,他依旧这么英俊潇洒,甚至气质更加成熟出众。

    柯诗蓝只觉得自己许久未曾跳动的心脏,失去了原有的跳动频率,疯狂的跃动了起来。

    “诗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傅书瑶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柯诗蓝收敛了目光,说:“我感觉好多了,就是刚才受到了惊吓。”

    “我先先走了。”

    慕天佑淡淡地说句,转身往外走。

    傅书瑶也准备离开,柯诗蓝却叫住了她,“书瑶,你等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傅书瑶止住了脚步。

    ……

    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柯诗蓝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你和他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说喜欢你小舅舅吗?你的第一次不是给了……”他字,还没说出来。

    傅书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那只是以前的事情,我现在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诗蓝,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我小舅舅有女朋友。”

    柯诗蓝漫不经心的哦了声,说起了别的话题:“书瑶,你能不能答应我,我流产的事情别告诉别人?你也知道,女孩子未婚先孕,传出去了对名声有多不好。”

    “这个,你放心,我绝不会对第二人说起。”

    柯诗蓝激动的抱住她,开心的亲了亲说:“阿瑶,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

    傅书瑶勉强扯起了一丝笑意。

    柯诗蓝拉着她,又说了一会儿,傅书瑶找了个理由,离开了他的房间。

    看着傅书瑶离开,柯诗蓝关上了门,躺在床上,格外的得意。

    既然是书瑶破坏了她的幸福,那现在让她把小舅舅让给自己,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而且,她刚才也说了,跟慕天佑已经没什么了,自己再去追求慕天佑,也说不上什么抢不抢的问题了。

    如此,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

    晚上,傅书瑶提前赶到了约定的地方,坐在吧台前的卡座上,点了杯龙舌兰,慢慢的品尝着,差不多一杯见底时,沈珮瑾这才姗姗来迟。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所以找我出来,想跟我聊聊?”

    沈珮瑾自然而然的坐在她身侧,招来了调酒师,“给我来一杯火烈鸟。”

    调酒师熟练的开始调酒。

    傅书瑶抿了口酒,问:“你怎么猜出来,我有烦恼?”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猜?你满脸都写着,本小姐很烦,请别过来打扰,好不好?”沈珮瑾接过酒,抿了口,恣意的将手臂搭在了吧台上,“而且,叶姨没告诉你,我大学主修的是心理学吗?”

    “我外婆没告诉我。”傅书瑶奇怪的说,“你一个沈家的小少爷,学什么不好,怎么跑去学心理学了?”

    “我喜欢学什么,和我的家世背景有关系吗?”沈佩瑾挑眉,“你作为慕家的外小姐,不也从事了社会记者,这么忙碌的职业?”

    “那不一样,他们都不喜欢我。”

    傅书瑶想到慕家的人,嘴角扯起了一丝苦笑,哪怕他们都竭力对她好,可她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语慕家的格格不入。

    这大概就是外人的感觉吧。

    “对了,沈珮瑾,你不是学习心理学的吗?我问你一个问题。”傅书瑶抱着一杯龙舌兰,大着舌头说:“如果你能感觉到一个人很喜欢你,可不管你怎么做,他都不愿意承认,他喜欢你,你说他这是什么心理?”

    沈珮瑾沉默了下,说:“会不会是你的错觉?”

    “错觉吗?”

    傅书瑶低声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眼泪顺着眼角滚落。

    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吧,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承认过,他喜欢自己。

    是自己一个人单相思,中毒太深了,才会单方面以为,他爱上了她。

    也或许,是他爱的不够深,所以才能那么及时的抽身,留下她一个人在绝望的深渊。

    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眼看着她的脸颊越来越红,沈珮瑾抓住了她的酒杯说:“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醉了,再喝下去会出事的。”

    “你让我喝吧,醉了也好,醉了就不用想那么多的烦心事。”

    傅书瑶醉醺醺的拨开他的手,还要继续喝下去。

    沈珮瑾却将她从卡座上扯了下拉,单手扶着她说:“我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

    “慕家老宅,就是你的家。”

    “不对,那是慕天佑的家,那里不属于我。沈珮瑾,从我妈去世的那一刻,我已经没有家了……”

    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女人,沈珮瑾无奈,自己到底是脑子抽了还是被驴给踢了,才会大半夜跑出来,来跟这个醉鬼聊天!

    可总不能丢下她不管,扶着傅书瑶出了酒吧,到停车场刚找到车,还没来得及掏出车钥匙,一辆咖啡色的面包车,在夜色下迅速的疾驶而来。

    嘎吱——

    车子停下,四个健壮的男人从车厢里跳出来,一言不发就上来抢傅书瑶。

    沈珮瑾回过神来问:“你们想干什么?!”

    看清爽的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