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063章 这都没反应,该不是gay吧?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最快更新慕少宠妻甜蜜蜜最新章节!

    第063章 这都没反应,该不是gay吧?

    慕天佑听到她这句话,脚下的步子顿了下,身体也随之紧绷了起来,过了片刻,他寒着声音说:“你如果死了,我就把你这个麻烦精,忘得干干净净的,轻轻松松的过自己的日子,干嘛要记得你?”

    傅书瑶撇了撇嘴,有些失落道:“好歹舅甥一场,你对我也太无情吧。”

    慕天佑没说话,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免得让她看出自己的异样。

    他不敢对她承认,当在电话里听到她出了事情,他的心骤然漏跳了几拍,慌乱的无以复加,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

    因为她胳膊受了伤,慕天佑不让她再去上班,也不让她再做任何事情。傅书瑶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为自己忙来忙去的,唇角微微的勾起。她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让她觉得岁月静好,与子偕老。

    吃过晚餐,傅书瑶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衣服准备洗澡时,眼珠子滴溜一转,露出狡黠。走出了房间,偷偷地摸到了慕天佑的门口,抬手压了下门锁,入目的风景,让她鼻子一热,差点喷出血来。

    慕天佑脱去了身上的衬衫,光裸着上半身背对着她,手恰好落在了倒三角的腰腹间。哪怕看不到他现在在做什么,傅书瑶也能想象得到此刻他紧实的腹肌,心跳霎时变得如同擂鼓般,期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可等了两秒,慕天佑忽然停住了动作,又套了件蓝色的圆领t恤上去,警惕的转过身看向门口。

    傅书瑶躲闪不及时,被他抓了个现行,面上一闪而逝的尴尬:“小舅舅……”

    “你过来怎么不打声招呼?”慕天佑声线紧绷,幽深漆黑的眸子里,猝然掀起了波澜。

    “我敲门了,你没听到。”傅书瑶咬着下唇瓣说。

    “你敲门了,我怎么会听不到?你出国三年,什么都没学会,反倒学会撒谎了。”慕天佑面色沉着。

    傅书瑶一口咬定:“我就是敲门了,你自己听不到,可别无赖我。”

    慕天佑忽然觉得跟她这么争执太过幼稚,不再理她:“出去。”

    傅书瑶拦住门口,一动也不动:“我手受伤了,不方便洗澡,小舅舅,你过来帮帮我。”

    “胡闹!”

    慕天佑断然拒绝。

    傅书瑶仰着头,望着他,倔强的说:“这是你不肯帮我的,等下我出了什么事,你可千万别后悔。”

    话说完,她扭头转身边走。

    慕天佑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抬手关上了门。

    二十分钟后——

    房间的门再次打开,慕天佑从房间里走出来,朝着傅书瑶的房间走过去。

    抬手敲了敲门,门内没有任何回应,他沉声道:“书瑶,别耍什么花招,在的话就应一声。”

    话音落,里面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他心头一沉,顾不得想太多,推开门冲了进去,而映入眼帘的风景,让他霎时僵硬在了当场,傅书瑶未着忖缕,趴在了地板上,莹润的肌肤白晃晃的刺激着眼睛。

    “小舅舅,我好痛。”傅书瑶捂着自己的胸口,泪眼汪汪。原本只是想做场戏吓唬吓唬他,可没想到自己那么倒霉,竟然一脚踩滑了,真的跌倒在了地上。

    这会儿,她只觉得自己整个胸口都是木的,简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呜呜呜……要是就这么把胸口压平了,她也不想活了。

    慕天佑大步的朝着她走过来,随手拿起了床上的被单,裹住了她的身体,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他问:“摔到哪儿了?”

    “腿,还有胸……”

    慕天佑黑着脸拿过来药酒,覆在她膝腕上,慢慢的揉搓着。过了会儿,傅书瑶觉得疼痛消散的差不多了,出声道:“小舅舅,我的腿差不多好了,不过这儿还疼。”

    她没羞没臊的指着自己的胸口。

    慕天佑抬手,一颗爆栗打在了她额头上:“别再胡说八道。”

    傅书瑶捂着自己的额头,还没来得及呼痛,胸口的被单忽的落下。

    慕天佑神色一紧,转身背对着她:“我给你叫医生来。”

    “小舅舅……”

    话还没来得及说,他已经转身跑了出去。

    傅书瑶收敛了可怜巴巴的面容,唇角微微的扬起,哼了声说:“这都没反应,该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呸呸呸!傅书瑶,你胡说什么呢!”

    慕天佑真的是gay。

    那三年前,他就不会碰她了。

    ……

    医生过来,再度给傅书瑶包扎了手臂上的绷带,没什么大碍了,便离开了。傅书瑶躺在床上,偷偷傻乐着想着发生的事情,一直到很晚菜睡下。

    第二天早起来时,脑子有些懵懵的。

    不过伤口已经结痂,只是看起来有些吓人。赶到报社,王主编问了她的具体伤情,得知没什么大问题,赶紧抓住她训斥了一番:“你知不知道那天的情况有多危险?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记者最重要的职责不是救人,而是将事实反映给大众,你要是再敢像上次那么冲动,那就别来报社了,干脆去警察局当片警得了!”

    傅书瑶连连认错,这才熄灭了王主编的火气。

    “好了,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等下你去跟小李做个这次事情的专题报导。咱们报社里出了英雄,总不能让别的报社抢了先。”

    “是,是,王主编,我保证好好配合李记者。”傅书瑶举起自己的左手,敬了个军礼。

    王主编头痛的摆了摆手:“你赶紧下去吧。”

    “yes,sir!”

    报导做好之后,王主编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派什么外出的工作给她,只是让她留在报社,整理一些往年的报道。

    傅书瑶翻看到一份老旧的报纸时,动作停了停。这份报纸是十三年前的,恰好报道的是她母亲出车祸的事情,当时她年纪还很小,记得不大清楚事情,后来所有的了解,也都是听别人说的。

    而今,再次看到这份报导,心里没有任何波澜是假的,只不过已经不再像当年那般,伤心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傅书瑶仔细看了一遍报导,眉心微微的蹙了起来。

    这记者还算认真负责,不止调查了很多资料,还亲自去警察局询问了调查的进度,和所有的证据。

    他认为,她母亲的死是被人蓄意谋杀的。且做出了猜测,她母亲并没有死,因为现场除了滩血迹和她母亲的手链,根本没有发现尸体。

    傅书瑶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报纸放回了夹子里。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母亲活着。

    可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年的时间,母亲若是还活着,怎么会不回来找他们呢?还有,外公当时派出了那么多的人力去找母亲,都没有任何发现,母亲怎么还可能存活在人世?

    看清爽的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