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慕少宠妻甜蜜蜜 第059章 她的第一次给了谁?

时间:2018-04-23作者:苏果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最快更新慕少宠妻甜蜜蜜最新章节!

    第059章 她的第一次给了谁?

    晚上,傅书瑶临去赴约之前,接到了柯诗蓝的电话,问她要不要出去来。傅书瑶跟她说了已经和容冼尧有约,柯诗蓝说,那刚好一起玩。于是,两人在约定的酒吧门口碰面。

    进入到包厢,容冼尧一行人都在场了,不过来的人大多数都认识,也没什么可拘谨的,所以她们一来,就被拉入了牌局。

    一群人开始玩筛子,还有牌九,谁输了开始喝酒。

    傅书瑶坐在柯诗蓝和容冼尧中间,看着他们玩牌。没多会儿,柯诗蓝就被人灌了不少的酒,担心她再这么喝下去,会出问题。傅书瑶说:“我帮她喝这杯酒,喝完这杯,就别玩了。”

    坐在桌子旁的人起哄,“代喝一杯可不成,怎么着都得三杯吧?”

    “就是,书瑶,你心疼自己的朋友,我们可不心疼。”

    傅书瑶看着东倒西歪的柯诗蓝,咬牙说:“三杯就三杯。”连着将三杯酒喝下,她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赶紧端起一杯水喝了下去,压住了那股酒味。

    然后拍着柯诗蓝的肩膀,“起来了,别在这里睡。”

    柯诗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阿瑶,你是阿瑶,嘻嘻,你是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还能认人,证明不糊涂。

    傅书瑶知道这酒吧有容冼尧专属休息的房间,拉着柯诗蓝的一只胳膊,将她从沙发上拽起来,“我送你过去休息。”

    柯诗蓝起身,半个身体都压在了她身上,傅书瑶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被压死。

    容冼尧搭了把手,说:“我帮你送她过去吧。”

    说着,将柯诗蓝拉到了自己的臂弯里,带着她出去。

    ……

    走到电梯口,柯诗蓝搂着容冼尧的肩膀,嘴里鼓鼓囊囊的唱着一首儿歌:“一只小鸭子,爬过了一座山,找呀找呀找妈妈……”

    容冼尧头疼。

    好不容易把闹腾的柯诗蓝送进了房间,她却又挣扎着爬起来,嚷嚷:“我不要睡觉!我还要继续喝!不醉不归!”说着,摸着桌子上的茶壶,拼命的往自己的嘴里倒,可茶壶里没水,倒了半天,也没倒出来一滴。

    容冼尧把她按回了床上,回头望向傅书瑶,视线扫落在她身上,不由得顿了顿。这片刻的功夫,她已经团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流泻而下的灯光在她卷而翘的睫毛下投射出两团阴影,一袭青丝自肩头滑落如同美丽的海藻,美的令人心动。

    他一直知道她不能喝酒的,可没想到她会因为三杯酒醉倒,朝着沙发走过去,轻轻的推了她两下,“小瑶儿?”

    “帅哥,你别走呀!我有钱给你的,你陪我一晚怎么样?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保证给你多多的钱。”

    柯诗蓝拉住了容冼尧。

    容冼尧气的脸都绿了,他看起来那么像卖的吗?

    毫不客气的把柯诗蓝拉开,再次唤傅书瑶,孰料柯诗蓝被他甩开了,朝着傅书瑶扑了过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痛哭了起来:“阿瑶,你怎么那么好命呀,有那么好的一个外公外婆,还有你小舅舅围着你转。对了,还有容大总裁,他都不计较你跟你小舅舅的事,也不计较你第一次没了。可是为什么我就那么倒霉呢?我不过是出身贫寒了些,他们家就嫌东嫌西的,我的命真的好苦呀……”

    傅书瑶早在她压上来的那一刻,酒意就退去了三分。

    这会儿,她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

    可感觉到容冼尧焦灼的目光,她哪里敢睁开眼睛?

    心里恨不得把柯诗蓝给掐死了,面上还得阖着眼帘,继续装死到底。

    容冼尧听到柯诗蓝的话,桃花眼危险的眯了眯,单手把她从沙发上扯起来,问:“书瑶的第一次没了?她给了谁?”

    “谁?爱谁谁?啊啊啊~不必再为过去忏悔难过,也没必要流下伤心的泪水……”

    听着她胡说八道,容冼尧眉头皱了起来,将人推回了床上,他打电话叫了客房服务,找人来照顾她,之后走到傅书瑶跟前,手掌贴着她的腰际,将人扶了起来。

    “小瑶儿,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随着他唇瓣开合,一股热气喷洒在耳侧,傅书瑶只觉得脸颊烫的厉害,身体也随之僵硬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被扶到了酒吧外面,泊车小弟将车子交给了容冼尧,他扶着她上了车。车子平稳的向前行驶,傅书瑶睁开了一条缝,看到的确是回慕家老宅的方向,这才放心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睡的迷迷糊糊时,车子停了下来,她估摸着差不多到了慕家了,正准备睁开眼睛,假装刚刚醒过来。

    可就在这一刻,身下的座椅被人稍微放后一些,她随之向后倾倒了过去,紧接着两只修长有力的手,扣在了她的肩头上,伴有醇厚的酒香味的灼热气息覆在了她的微凉的唇瓣上,傅书瑶惊恐的掀开了眼帘,只见容冼尧那张倾城绝艳的俊脸近在咫尺,而他的唇压在自己的嘴巴上,带起了一股流火般的灼烧。

    傅书瑶气恼到了极点,想也不想抬腿就朝着他两腿之间踹了过去。

    容冼尧按住她的腿,微微的起身,笑着说:“不装睡了?”

    “容冼尧,你混蛋!”

    傅书瑶拼命的抬手,擦自己的嘴巴,仿佛那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一样。可不管擦了多少次,都觉得不干净,眼睛里越发的酸涩。

    啪嗒。

    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傅书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干嘛轻易相信一个男人!

    难道不知道大部分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吗?

    现在被人非礼了,也是自作自受!

    容冼尧见她哭了,顿时慌了神,“你别哭呀?我只是跟你开一个玩笑,用不着那么认真吧?”

    “我就是认真了!怎么了?”傅书瑶吼了他一句,扭头看相外面,见已经到了慕家,直接打开车跳下去,朝着容家大步的跑了过去。

    容冼尧赶紧追上去,“阿瑶,我真的只是开玩笑,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要跟我绝交吧?”

    “滚开!你再不走,我就喊非礼了!”

    傅书瑶浑身都在哆嗦,忍不住大吼。

    容冼尧知道,自己真的滚开,这小丫头肯定要两三个月不理她了,哪里肯放人?索性得罪到底了,伸手把人搂到了自己的怀里:“不走,你答应不生我的气,我再走。”

    “你无赖!”

    傅书瑶拼命的用四肢去推打他,可不管她怎么挣扎,容冼尧就像是铁铸的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而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刻,慕家门口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窗缓缓地降落,露出一张氤氲着冰冷气息的俊颜。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清越、严肃的声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傅书瑶回头看到慕洛琛,大喊了一声:“小舅舅,救我,他非礼我!”

    看清爽的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