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659 六星期击败大英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精彩小说免费!

    1941年的4月28日,随同盟国联军登陆英国本土作战的第5个星期结束,伦敦泰晤士河以南的区域,已经全部成了同盟国的占领区。

    接下来,同盟国大军离攻克北伦敦,就只差一道泰晤士河的间隔。

    相比于南部,其实英国政府的军政中枢机构,都设立在泰晤士河以北的区域。因此·,只要同盟国的军队还没有打过泰晤士河来,伦敦政府,伦敦城防司令部,就都能继续维持着自己那脆弱的存在。

    为了保证如此重要的伦敦北部防务安全,戈特已经借用丘吉尔的名义,下令炸毁了泰晤士河上所有的大小桥梁,建立了一个拉通的河道阻隔阵地。

    没有了原先那些通过泰晤士河的桥梁,德军在想要进军北伦敦就难了。戈特将手里剩下不足5千名的陆军部队,3万多名国民自卫军民兵,还有戴高乐留下的2千自由法国部队,均匀的分散在了泰晤士河北岸,并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德军渡过泰晤士河!”

    戈特用做最后防御的部队只剩这么点,道不是说他麾下的军队,在前5个星期里就被德法挪三国联军给歼灭的只留下这么点了。

    他连预备队都没有安排,甚至都没有为泰晤士河北岸留下一支可以用来反击赶回敌军的装甲部队。

    不错,五个星期来,持续不断的巨大损失,已经让戈特手底下损兵折将,无限接近于亏空状态。当然,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戈特原本也是一开始就为泰晤士河北岸预留了1个步兵师与2个装甲营的预备队的。

    可在戴高乐的那番点提下,戈特突然发现了新的方法,他可以把泰晤士河变成爱尔兰海,把千疮百孔的伦敦阵地转移到各项军用设施完好,后勤建设优良的北爱尔兰。

    同样的兵力,用来打泰晤士河防御战与用来打爱尔兰岛岸防战,难度上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基本都没有过多的思考,戈特在伦敦南部再次失去了超过1万名陆军士兵后,终于彻底放弃最后一丝打伦敦城防战的希望,转而倾力准备把力量转移到爱尔兰岛重新发展。

    1个师的陆军步兵,2个装甲营,外加5万国民自卫军士兵,戈特已经把如此强大的军力转移去了北爱尔兰。

    在今天晚上,戈特还将瞒着泰晤士河北岸那些打岸防战的士兵,悄悄把自己手里原本用来做最后一搏的,伦敦城防司令部的直属精锐步兵团,也安排转移至北部港口,然后运往爱尔兰岛。

    等到泰晤士河防线马上就要被攻破的时候,戈特最后就将带着自己的司令部人员与警卫连也带走,完完全全的抛弃伦敦。

    泰晤士河北岸那道防线之所以还是被建立起来,一方面是戈特实在不想浪费泰晤士河这道优良的天然防线,希望尽可能的利用上泰晤士河再多阻挡德军一下。

    另一方面,戈特也是在利用这道防线拖延时间,争取更多的时间,转移伦敦的各个政府机构,尽量运走更多的国民自卫军。

    不过,留个戈特的时间,也不多了。

    随着泰晤士河南岸的失守,伦敦北部那些还未变成敌占区人民的英国公民们,在恐惧面前崩溃了。

    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想到,战争居然离自己这么近,直到不久前,他们还信任丘吉尔首相,相信英国的军队,一定对把同盟国的罪恶联军赶出伦敦,一直赶回海里。

    不过,随着局势越来越糟,再加上之前一直发布各种振奋人心演讲的丘吉尔,这几天也熄了火一样,鸟无音讯。伦敦人民们,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趁着德军没有轰炸的夜间时间,北岸英国人们已经连续两次举行大规模反战游行,指责丘吉尔政府的无能与不作为。

    这些人民受够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不了解内幕的他们想不明白,既然德国那位元首都反反复复多次提出要和平,要停战,丘吉尔那些党羽们,为什么就不愿意答应呢?

    他们才不管莱因哈特为停战提出了何等苛刻的条件,也不明白对方莱因哈特其实根本就没有和谈的意思。

    德军与他们的盟友自英国登陆战开始以来,实在打的太顺了。换做是丘吉尔的军队打这么顺利,丘吉尔也不可能同意敌人投降。

    于是,事情就显得很有趣了。

    戈特想要拖延时间,而英国民众却厌烦了战乱,不愿意这场战争在这么拖下去了......

    ......

    德国,柏林。

    在把保卢斯送去苏联前线后,莱因哈特能够找来商量事情的下一个最佳人选,就要属凯特尔了。

    凯特尔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就是过度迎合上级,也就是迎合莱因哈特的意图,很少提出与莱因哈特相左的意见。哪怕凯特尔有更好的见解,要是那个见解与莱因哈特的意思不一样,他也不会说出来。

    这么看来,凯特尔在性格上确实很适合做一个贴心的下属。

    不过,莱因哈特在这一世中大力鼓励将领们提出建议,集思广益。所以,凯特尔比起原本时空中也更能提出自主的观点与建议了。

    元首府邸内,召见凯特尔的莱因哈特微微一笑,从墙边的大比例地图旁转过身来,看着这位曾在“汉诺威骑兵学校”担任第一教官,出生于中产阶级地主的凯特尔上将,问道:“关于英国那边,你有什么看法?”

    “元首的安排都很正确,我没有什么能够点评的。”凯特尔立正行礼道。

    “你曾经是帝国最优秀的军校教官之一,你教出的将领们,现在都已经斩头露角了。对于你的天赋,我也很认同,”莱因哈特面带着微笑,淡淡地道:“说说看,现在可不是你谦虚的时候。”

    “是!”凯特尔恭敬地点头,快步走到莱因哈特之前看的那张英国地图前:“属下看来,英国战场的局势已经是一盘明棋。我们要攻,英军要拖,双方现在争夺的,就是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