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六百四十六章 监狱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请等十分钟再光靠,或者等下十分钟后刷新)(请等十分钟再光靠,或者等下十分钟后刷新)(请等十分钟再光靠,或者等下十分钟后刷新)

    正如历史上希特勒是在进攻苏联后的第3天才发布进攻宣言一样,莱因哈特的反击宣言也晚了14天。

    之所以要这么久才发布宣言,并不是因为几天后才写出演讲稿,而是因为演讲稿的内容要想最激励人,就必须等到盟友们都表态。

    对于莱因哈特来说,为了等芬兰人确认一起反击,他整整延迟了7天时间。而芬兰人也确实没有辜负莱因哈特的等待,在德军成功与苏军对峙一周后,芬兰的曼纳海姆元帅与他们的总统确定了德军的实力,确实看到了击败苏联的希望。

    于是,芬兰外交部终于对里宾特洛甫表示,他们愿意与德军并肩作战,一同发起对苏军的反击。

    本来莱因哈特这就该离开宣布同盟国的态度,拉起国联的大旗,以多国联合部队的名义,宣布对苏联侵略者的反击,发动一场圣战。

    只可惜,施陶芬贝格的刺杀,让莱因哈特身陷险境、惊魂未定,演讲宣言再度延迟。

    于是,直到苏德两军交锋后的第14天,莱因哈特重新开始准备起了演讲。

    而这次演讲之前,他特意去见了一个人最后一面。

    柏林政治监狱,身穿与普通国防军士兵完全不一样黑色制服的军官与士兵们,在走道上行来往去,步履整齐。

    这里,是专门用来关押各种政治犯,间谍,还有贪污官员的特别监狱。这里的军队,都是一些二线的非作战党卫军官兵,他们虽然军衔不高,但是一位驻柏林的党卫军普通士兵,都是掌握极大权力的“特别存在”。

    在这个3层监狱的第二楼,关押着一位疯狂的“叛国”军官。

    这就是莱因哈特最后见的那个人。

    监狱的一楼大厅,一位文职女性秘书,正抱着文件从大厅一头急匆匆的赶往另一头二楼的监狱长办公室去。因为元首的命令,国内很多能够使用女性的岗位,都在尽可能的用女性任职,以腾出更多的男丁充当兵源。

    而这位抱着文件的女性秘书,在刚刚走到监狱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一位门口平日里没有见过的党卫军少校给拦了下来。

    两人说了几句话,抱着文件的女秘书焦急地冲紧闭的办公室门看了几眼,终于还是离开了。

    厚重的房门将所有的喧嚣,都隔离在了办公室之外。有几分昏暗的空间里,平日里威严无比的监狱长像个孩子一样静静的正襟危坐在客位上。

    在他面前坐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德国元首,那个全德国最威严的男人。

    “带我去见他。”莱因哈特冲监狱长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后,便从监狱长腾给的办公桌后面,缓缓站起来。

    监狱长马上点了点头,然后也一刻不敢耽误的立即起身,为莱因哈特带路去找那个被关押的疯子。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应该吧那位叛国的疯子除以极刑,让他痛苦的死去。可是元首却阻止了这种建议,并且一直留着那位疯子的命,直到今天。

    见元首开门出来,守在门外的党卫军,飞快的跟随其后护卫。而大厅里来往的其他党卫军人员,也立正敬礼。

    “嗨,莱因哈特!”

    这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关押着数十名政治犯和几位等待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叛**官。

    而刺杀元首的那名叛**官,施陶芬贝格,就被关押在这里。

    甚至都不需要将身份证件交给卫兵进行例行检查,又监狱长和一位党卫军少校跟随在后,全德国无人不知的元首莱因哈特,很快来到了2楼长长的监狱走廊。

    一道又一道铁门,在他面前开启。铁门后,有刚刚被关押进来一年多的一些容克贵族,也有几位柴尔德家族那些被关很多年的犹太人。

    莱因哈特的脚步声,在这孤寂的空间中,显得特别响亮。

    他甚至没有多看这些人一眼,因为这些只顾自己利益的自私小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多付出一丝目光。

    终于,在最后一道铁门的后面,莱因哈特见到了他要见的人。

    施陶芬贝格,静静地坐在狭小的,四周铺满了稻草的囚室地板上。

    这位几天前还疯狂想要取下莱因哈特人头的人,就坐在那里,缓缓的回过头,看见了门口的莱因哈特。

    两个人静静地对视着。

    良久之后,似乎在莱因哈特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施陶芬贝格苦笑着摇了摇头。

    “起来吧。”莱因哈特淡淡的说道。

    出乎一旁监狱长意料的是,施陶芬贝格没有半点不配合的样子,刚等莱因哈特说完,他就拍了拍灰尘起身。

    昏暗的光线中,这位残疾军人精悍的身躯,被一身白衣衬托得无比挺拔。

    (等十分钟,马上修改)

    一道又一道铁门,在他面前开启。铁门后,有刚刚被关押进来一年多的一些容克贵族,也有几位柴尔德家族那些被关很多年的犹太人。

    莱因哈特的脚步声,在这孤寂的空间中,显得特别响亮。

    他甚至没有多看这些人一眼,因为这些只顾自己利益的自私小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多付出一丝目光。

    终于,在最后一道铁门的后面,莱因哈特见到了他要见的人。

    施陶芬贝格,静静地坐在狭小的,四周铺满了稻草的囚室地板上。

    这位几天前还疯狂想要取下莱因哈特人头的人,就坐在那里,缓缓的回过头,看见了门口的莱因哈特。

    两个人静静地对视着。

    良久之后,似乎在莱因哈特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施陶芬贝格苦笑着摇了摇头。

    “起来吧。”莱因哈特淡淡的说道。

    出乎一旁监狱长意料的是,施陶芬贝格没有半点不配合的样子,刚等莱因哈特说完,他就拍了拍灰尘起身。

    昏暗的光线中,这位残疾军人精悍的身躯,被一身白衣衬托得无比挺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