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五百四十二章 隆美尔,不许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就在莱因哈特放开手脚,准备在英吉利海峡大干一场的同时,远在非洲的隆美尔,也正准备拉开新一轮的大型攻势。

    作为他班底的两个德国师,已经彻底在阿尔及利亚集结完毕,而此前,他们也成功在阿尔及利亚挫败了英联邦大军的攻势,巩固了防线。

    如今,一向就有仇必报的阿尔及利亚总督贝朗特下定决心,同意拿出2个法国本土师,3个殖民地师,亲自率领,参加隆美尔非洲集团军的下一步军事行动。

    而墨索里尼在病倒入院前,承诺放入德意非洲集团军的3个师意大利部队,也已经在阿尔及利亚东部边境集结到位。

    另外还有,加里波第之前派来支援高地作战的一个意大利步兵师,以及高地争夺战结束后,被解救了2千多名意大利战俘。

    更重要的师,在意大利副总理罗西的主持工作下,德意非洲集团军中,那个意大利装甲师的坦克装备,也被寻常运往非洲,由部队接收。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隆美尔以及他的联军,已经聚集起攻击2个装甲师,9个步兵师的总兵力。虽然这支大军分别由3个国家共同凑出,战斗力也参差不齐。但,这也足够了!

    毕竟,加里波第的十余万意军,已经先期攻入利比亚。现在,只需要隆美尔和贝朗特挥师东进,与加里波第挥师与利比亚。那么,光复利比亚,就只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了。

    可就在隆美尔踌躇满志的时候,一份莱因哈特亲自发来的电报,送到了他的指挥部内。

    “隆美尔将军,最高统帅部来电,要求我们停止一切大型军事行动。总参谋长保卢斯将军提醒我们,要尽可能的维持现状。保证防御优势,等待维希法国继续送来新扩编的7个法国师后,在与实力增强的法军联手,展开在非洲的大规模作战。”

    汇报完这封来自最高统帅部的电报后,隆美尔的参谋长,内心是替这位司令感到可惜的。

    参谋长知道,隆美尔为了接下来的非洲征服计划,做过多少准备。在隆美尔的计划中,他在非洲的停止线,不应该是柏林规划的利比亚中部,而应该是包括整个利比亚,包括埃及,直至苏伊士运河的辉煌结束。

    当然,柏林方面之所以把停止线定在利比亚中部,实际上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莱因哈特向墨索里尼索要的利比亚地盘,集中在其与阿尔及利亚相连的西部,也就是说,东部那些地区,取回来也只是帮意大利取,意义不大。

    不过,身为一名纯粹的军人,隆美尔看重的可不是那些政治上的利益算计。

    皱了皱眉头,隆美尔咬着牙自言自语道:“随着刚刚结束的胜利,现在非洲的局势,已经彻底倒向了我同盟国联军。如果不抓住机会,对英联邦联军穷追猛打,那对方就可以有喘息的机会,然后重新建立起新的防线......”

    听到这里,还不等非洲集团军的参谋长开口,一旁非洲集团军第二步兵军的军长,汉斯中将,便看出端倪来抢先问道:“等等,你不会是想违抗统帅部的命令,按我们的原定计划发动战争吧?”

    “为什么不!”隆美尔没有回避,而是对汉斯反问道:“加里波第已经带着超过十万的意大利军队,深入利比亚境内。现在我们在带着第二批大军紧接着冲进利比亚,基本就是稳赢的局面!”

    “这只是战术上的手段,在大的战略方针上,我们应该等到法国送来更多援军后发起进攻,才更为稳妥。”汉斯显然不同于隆美尔的观念,摇着头反驳道。

    也难怪如此,虽然隆美尔之前独立指挥的西班牙战役,与汉斯之前独立指挥的挪威战役,都是以少量德军为核心武力,以少胜多的经典歼灭战。

    但是,两人在指挥风格上,却有着天壤之别。说的简单的,隆美尔善于主动进攻,而汉斯则更趋向于防守反击。

    这样的两人聚在一起,难免会产生思维碰撞。

    不过,对于汉斯那份战术与战略的评判,隆美尔却并不怎么认同。

    隆美尔这位历史上出了名战术大师,马上就对汉斯的观点指出:“战争就是战争,战争的胜负和战略战术层面的高低无关。战略是大局,战术战役是局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战略能决定战争的方向与资源的分配,战术则显得思维打出战略目标而服务。”

    “可实际上,在战争中,战略却往往会因为一场战役而发生改变!”

    只听隆美尔话锋一转,相当自负的道:“战争的目标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暴力取得胜利。因此,当我们发现一场局部战役足以提高当前的战略优势时,我们应该做的,不是以死板的战略方向限制自己,而是倾尽全力在战术层面上战胜对手,打出一场辉煌的大胜!”

    这样的言论,汉斯还是第一次听见。

    在此之前,他一直坚信战略与战术的主从关系是固定的,正如波兰战役中,他率领第30步兵师死死抵抗,为曼施坦因的合围歼灭战略服务那样。

    但如今,他这位新的上级,却在他面前表现出,与曼施坦因截然相反的战争观念。

    而且,作为也曾经独立指挥过波兰战役的德国指挥官,汉斯竟然觉得隆美尔刚才说的,似乎并没有错。

    “这就是我的作战方式,或许确实和别人不太一样。”隆美尔微笑着,对他这位同僚将解道。

    汉斯点了点头,没有开口。看得出,他还在纠结隆美尔那番关于战略和战术的辩驳。

    见对方默不作声,隆美尔幽默的对汉斯讲道:“知道你刚才的话,让我想起了谁吗?”

    “谁?”被勾起好奇心的汉斯,忍不住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率领南方行省25万党卫军的党卫军上将,莫德尔!”没有卖关子,隆美尔直接揭秘了谜底:“很多年前,镇压希特勒叛军时,那时还是党卫军上校的莫德尔,兵力和装备上都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可就是非要等到我带的国防军赶到,才愿意一起进攻。”

    “虽然我们最后也赢了,但这场胜利,却迟到了半天的时间。”

    微微一笑,隆美尔目光坚定的看着汉斯双眼:“但这一次,我可不会为了等待慢吞吞的法国援军,而让帝国,和我们的胜利,迟到半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