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气墨索里尼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意大利,罗马。

    墨索里尼端坐在病房里面若有所思的像是在想着什么,这时的他还不知道新任北非总督格拉齐亚尼元帅新败的消息。

    他也肯定想不到,带着23万大军格拉齐亚尼元帅,会被6万英军打败,就像他想不到自己的第一任北非司令巴尔博元帅,会被自己的人打死一样。

    病房外面,简直可以说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在这种好天气的影响之下,墨索里尼的心(情qing)自然也变得大好。于是,他再次在病房里哼起了小曲儿。

    墨索里尼(身shen)旁的助理,见领袖大人又哼起了小曲儿,立马出现一阵不妙的预感。

    因为,似乎每次墨索里尼哼起小曲儿就会有不好的事(情qing)发生。

    “领袖,你这是干嘛?怎么无缘无故的哼起小曲儿了呢?”助理十分恐惧,想要阻止墨索里尼哼小曲儿的行为。

    “我心(情qing)好,想哼就哼。怎么,你还要管本领袖不成?”

    墨索里尼不高兴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兴趣(爱ai)好也会被一个小小的助理干预。

    “不.......不是。领袖,我不是这个意思。3年了,跟你这么久以来,我发现你每次一哼小曲儿,就会有坏事出现。”助理直言道。

    说罢,他有些胆怯的看了看墨索里尼。

    果然,墨索里尼早已是火冒三丈,一肚子的火像是马上就要喷涌出来一般。

    助理见状,连忙说道:“领袖,我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抱歉,属下必须得去一趟厕所.......”

    说罢,助理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病房门口,连忙带上门奔逃而去。

    也算是比较熟悉,培养出了感(情qing),墨索里尼对这名脑子有点问题的助理,还算是宽容,便没有追究对方的失礼。

    不过,墨索里尼转念想了想,好像之前自己哼小曲儿的时候,是出过一次事儿。

    是什么事来着......?

    对了,是巴尔博元帅被自己人打死的事(情qing)。

    不过这种扯淡到离奇程度的事(情qing),有了第一回,难道还能有第二回?

    肯定是不可能的!

    自我安慰的墨索里尼很快重新放心下来,继续哼着自己的小曲儿。

    不过没等他哼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打断了他哼小曲儿的兴致。

    墨索里尼想着可能他的那位助理回来了,心想这家伙还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敲个门竟然还如此用力。

    他不耐烦的说道:“你不是知道门没锁吗?直接进来就是了,干嘛还这么大声的敲门!”

    紧接着,门被推开了。但映入墨索里尼眼帘的,不是他那位小助理,而是加里波第将军。

    “哦?原来是加里波第将军,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墨索里尼见是加里波第将军,也就变得认真了起来。

    虽然他经常瞎搞,但对于国家层面的事(情qing),墨索里尼这位意大利领袖还算很竞职尽责,足够认真的。

    毕竟他好歹也是一国的领袖,并且兼任着意大利的三军总司令,要真是完全没些优点,也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领袖,我今(日ri)前来,是报告前线战事以及其战斗结果的。”加里波第将军也不捏着藏着,一上来便开门见山的对墨索里尼说道。

    既然是军队的将军前来报告,报告的肯定也是军队上的事(情qing),这一点墨索里尼倒也不感到意外。

    他对加里波第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在病房养病,确实很少过问前线的战事。你来的正好,给我讲讲,尤其是北非战场的形势,这是我最关心的。”

    于是,加里波第开始向墨索里尼做最近一段时间内,北非意大利军队的战斗报告。

    当然,他一开始说的,都是意军前期达成的小小突破,后面的大败只字未提。其目的,也是为了让他的这位病号领袖,能够稳固(情qing)绪,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打击。

    讲到格拉齐亚尼展开全面进攻的时候,加里波第吞了口唾沫,实在不知道从何下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墨索里尼的助理正好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看到加里波第将军后,助理向他问了问好,然后马上又随便找了个理由,带上门转(身shen)出去了。

    助理心里想着:“领袖一哼小曲儿果然就没有什么好事,加里波第将军肯定是来报忧的,还是先溜掉为好。“

    果然,正如墨索里尼助理所料,加里波第将军接着讲到:“最后,我军没能在和英军的对攻中占到优势,甚至略逊一筹。”

    “没有占到优势?略逊一筹?什么意思!打败仗了?他格拉齐亚尼在干什么?握着二十三万的大军,还打不赢几万英军?”墨索里尼听出加里波第将军的言外之意后,马上就大发雷霆的吼了起来。

    “说吧!损失了多少军队?我能承受,不要给我捏着藏着。”墨索里尼发泄一通后,继续问道。

    虽说这位领袖自认为自己肚量不小,但在旁人看来可并非如此,要不然他怎么会在病房里躺着呢?

    “既然领袖这么问,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加里波第干脆就如实向墨索里尼报告道:”就在昨天晚上,我军与英军在西迪拜拉尼激战一昼夜,最终由于我军机动能力不足,以及对地形的不熟悉,导致大军被英军击溃,损失兵力3万余人,火炮200余门,坦克装甲车300余辆。”

    “完了?”墨索里尼问道。

    “完了。”加里波第点了点头。

    说真的,加里波第将军在看到墨索里尼一脸不在乎表(情qing)的瞬间,顿时就在心中竖起了对墨索里尼的无限敬仰之(情qing)。

    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有猜到,自己这位领袖竟是一个如此宽宏大量之人,对战场上的巨大得失,竟还能表现的风轻云淡。

    可谁知,墨索里尼只是没有马上发作而已,事实上他刚刚说完那句话没多久,就一头晕倒在了病(床chuang)之上。

    见事不对,加里波第这才赶紧的去叫来了医生。

    终于,经过医生的短暂治疗,墨索里尼暂时从昏迷之中勉强清醒了过来。

    而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给我撤掉格拉齐亚尼的一切军职。叫他,叫他回来给我养马!”

    经此一番,加里波第刚刚对墨索里尼的敬意,现在可谓是丢了个精光。原来自己的领袖只是反应迟钝而已,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风轻云淡。

    实在看不下去的加里波第,忍不住对墨索里尼提醒道:“领袖,其实英军虽然在北非小胜一场,但是我军依旧能够很快拿回主动权。毕竟,英军在非洲战场上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

    “致命弱点!是什么?快说来听听。”一听英军存在致命弱点,墨索里尼瞬时间就来了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