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百七十七章 北进无望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与欧洲的风云莫测相比,在遥远的亚洲,有这么一个国家同样非常的不安分。

    这个国家,就是自称大(日ri)本帝国的岛国。

    就在1940年6月,意大利大胆挑衅英国的同时,远在亚洲的(日ri)本,同样状起了胆子,准备去挑战横跨欧亚的苏联。

    不错,几乎和诺门坎战役时的动机一样,远在东京的部分人认为,既然苏联刚刚吞并了罗马尼亚北方两省与波罗的海三国,那么苏联政府的重心就应该会往西倾斜。

    这个时候,正是发起偷袭的最近机会。

    “大将阁下,我们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荻洲立兵这位曾在诺门坎战役中被苏联名将朱可夫打的大败,停战后追究责任,降职参谋本部,现被编入预备役的无兵权中将,急不可待的敲开了杉山元办公室大门。

    因为在诺门坎的失利,荻洲立兵可以说是断送了自己的全部前途。

    本来是跑去诺门坎“镀金”的他,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失败,使得关东军损失惨重,而且自己也从此被剥夺了军权,失去领兵的机会。

    只可惜,荻洲立兵的算盘,显然落空了。

    杉山元看着这位曾经被自己寄予厚望,如今却落魄不堪的下属,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国内的北进派,现在已经彻底失势了。进攻苏联的方案,想必是不可能被大本营批准的。”

    就此时的国际形式来看,德国闪击西欧成功,荷法相继败降,英国也危在旦夕。

    显然,夺取英国,法国,以及荷兰在亚洲的殖民地,要比去进攻苏联本土容易太多了。

    即便从政治影响来说,抛开投奔第三帝国的维系法国亚洲殖民地不碰。自顾不暇的荷兰,肯定守不住东印度群岛这块肥美的殖民地。

    而岌岌可危的大英帝国,凭借他们在亚洲那点兵力,也难以与(日ri)军作战。

    实际上,英国政府在(日ri)本面前,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怯懦与软弱。

    为了争取(日ri)本不去触屏他们的印度殖民地,英国甚至关闭了中国对(日ri)抗战的生命线,滇缅公路。

    所有人都知道,中国的国外援助物资大部分都通过滇缅公路运往境内,而英国人切断滇缅公路的行为直接断绝了中国国际援助物资的来源,很可能导致中国抗战的失败。

    一旦中国抗战失败,(日ri)本很快就能获得华夏的庞大人力和自然资源,导致实力急剧膨胀,对美国和世界安全构成巨大威胁。

    从这一点来说,美国也不希望英国人封锁滇缅公路。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不等罗斯福对英国施压,要求他们重新开放滇缅公路,远在柏林的莱因哈特却抢先对法国施压,强令此前一直封锁滇越铁路的法国政府,立即开放滇越铁路,以替代滇缅公路被英国封锁造成的影响。

    这一点,倒是罗斯福都觉得意外的。

    在华夏人眼里,这是德国有意与他们交好的又一大行动。

    在美国人眼里,这是德国特意向美国示好,所做出的政治让步。

    毕竟,开放滇越铁路,直接收益者是华夏,而最大的幕后收益者,则为美国。

    否则的话,面对一个腾出手来对付美国的(日ri)本,罗斯福还真有些担心这个疯子国家会赶出点什么疯狂的事来。

    为了答谢德国释放的善意,罗斯福甚至默认了国内孤立派暂时中止售给英国物资的提案。

    毕竟,德国此举,也是为美国创造了一个更为优越的孤立环境,让美国以更低的风险坐山观虎斗。

    而在(日ri)本人眼里,他们居然把德国此举归结为(日ri)本迟迟未对苏联发起攻势,德国方面表露不满的一种方式。

    不过,(日ri)本参谋本部也不是一群傻子,他们不会仅仅为了争取德国的满意就冒险再一次发动“北进大战”。

    “枣宜会战的失败,导致帝国在华夏战场上不得不转为战略相持态势。”杉山元无不遗憾的对荻洲立兵说道:“这个时候,国内急需一个新的突破口来解决目前困境。显然,这个突破口不在北方,而是南面!”

    “可是.......”急于想找机会一雪前耻的荻洲立兵似乎还想争辩一番。

    “没有可是了,”杉山元看着这位已经前途不再的嫡系,惋惜的说道:“近卫内阁前几(日ri)才制定了新的国策纲要。”

    看荻洲立兵一脸迷茫,杉山元只好为他复述道:“世界局势转变颇激,(日ri)本当前之急务,必须促进其实现者,为脱离历来受英美拘束之(情qing)势,以印度以东及澳洲纽西兰以北的南洋区域为一圈,确立自给自足之态势,连成此一目的之机会,除今(日ri)以外,绝难俟诸来(日ri),良机不再。”

    实际上,(日ri)本大本营是看上了荷属东印度这个东亚的石油宝库。

    虽然荷兰没有遭到莱因哈特的进攻,但如今的荷兰,早已不复当年“海上马车夫”的风采。对于远在亚洲的殖民地,控制力就更为低下了。

    明眼人都知道,(日ri)本想要夺取荷属东印度,简直易如反掌。

    哪怕就算是荷兰政府真的从本土调遣援军,他们也打不过(日ri)本的陆军。

    “那德国人的要求呢?”荻洲立兵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拿出自己打探到的(情qing)报询问道:“我们不去进攻苏联,岂不是违背了与德国人之间的协议。”

    看着这位已经被冲昏脑袋的下属,杉山元突然觉得有点惋惜。

    对荻洲立兵来说,他太需要一次挽回名誉的机会了,如果(日ri)军不对苏联发起复仇之战,荻洲立兵或许就将永远失去翻(身shen)的机会,在后勤部门里呆上一辈子。

    如今的荻洲立兵,连冷静下来思考都困难,抓住一点风声与小道消息,就想象着这是他翻(身shen)的机会,不得不说,这样的人非常可悲。

    “荻洲立兵中将!”杉山元提高音量的说道:“你要记住,自己是一名(日ri)本军人,不是一个德国人!不是德国人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非得做什么。协议这种东西,从来都只需要在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遵守。明白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