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百二十八章 虚伪的朋友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但是,让日本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国际形势骤然改变,法国在欧洲战场上的迅速失败让日本毫无思想准备。

    在面对德军时,法国军队遭遇到一连串的惨败,还未等日本人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德国陆军已经在巴黎的街头阅兵。

    而现在法国似乎已经被德国控制,而贝当的维希法国政府也向德国签订所谓的合约,沦为了德国的傀儡政府。

    法国军队失败的实在太惨太快,这让日本政府产生了一系列的误判。

    他们突然发觉,自己之前的计划似乎过于谨慎了。

    法国的强大根本就是假象,这个国家实际上完全就是外强中干嘛。

    所以,日本政府立即决定改变其对法属殖民地的态度,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得到他们在南亚的应得利益。

    日本政府不光对法国方面派出了态度强硬的军方和外交谈判小组,而且还调派了第五师团的武装部队驻守在了中越边境线上。

    日本这一做法除了是要切断中越物资的流通外,还是为了像对法国人展现自己的武力。

    他们此时正试图从军事和外交两个方面,同时向法国的贝当政府政府施加压力,逼迫法国的殖民地当局就范,同意他们提出的非法条件。

    甚至,日本还要求法国开放越南北部的机场,并且允许日军在法属印度支那领土上驻军和通行。

    但显然,日本人这一做法显得操之过急了,他们忽略了德国的存在。

    要知道,德国在接受法国的投降之后虽然解散了其本土的陆军与空军,同时占领了法国北方的大量土地,然而,对于其海外殖民地,莱因哈特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否则,他也不会抛出阿尔及利亚油田这个白送的大甜头,故意给法国人看见复兴的希望。

    日本政府现在看上去是在对法国政府提出条件,但事实上,他们也相当于变相的向法国的保护国,也就是向德国政府提条件。

    日本外长给法国驻日大使发去的政府外交文件,维希政府当然不会做出任何的明确回应。

    毕竟,国内的政局还远未稳定,这个时候答应割地之事,显然对立足未稳的维希政府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维希政府只是要求当时的法国驻日大使,尽其所能与日本展开交涉,同时其将日本政府的这一要求上报给了德国元首莱因哈特。

    贝当的态度,其实就是在敷衍日本人,能拖就拖。

    毕竟当时的法国,刚刚从德法战争中走出来,百废待兴,哪里有空闲的精力去管日本在东南亚惹出来的屁事?

    但德国方面不一样,他们非常看重东南亚地区的法国殖民地,原因嘛,自然也就不用多讲。

    就算不重视,莱因哈特也不会放任日本欺负已经相当与德国小弟的维希政权。

    他在得知日本在东南亚的动作后,立即采取了行动。

    首先,莱因哈特是通过外交手段给日本施压,并且表示愿意从其他方面给予日本方面补偿。

    但日本方面也只是表面上答应了德国的要求,而实际上,他们仍然在暗地里安排着对法属殖民地的战略进攻。

    毕竟,日本可一直在做着大日本帝国独霸亚洲的美梦,他们也绝不会为莱因哈特的施压就停止他们计划已久的事情。

    像日本这样疯狂的国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敢于去招惹任何一个国家,哪怕这个国家是一个超级大国,他们也在所不惧!

    但日本政府也不会完全不管德国的警告,毕竟他们可一直希望能与打败了“世界第一陆军”的德国方面进一步合作,学习德国人的强大秘诀。

    而且,诺门坎战役中,德国人卖给他们的铁拳火箭筒,也确实让当时的荻洲立兵尝到过不少甜头。

    虽然最后输了,可日本关东军方面却一直认为,德国人的武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用起来那是一级棒!

    他们一方面让其外交部门与德国政府展开交涉,并且全力以赴弥补双方因此事产生的不愉快。

    另一方面,日军也加紧在中国南方地区部署兵力,准备对越南地区发动进攻。

    之所以采取这种两面派的方法应对德国,是因为日本外务省认为,至少在他们急于和德国人展开更进一步合作的当下,暂时还不宜刺激德国人。

    如果此时触动法国殖民地,说不定会让德国人产生日本试图抢夺德国战利品的印象。

    这样一来,显然会加深两国之间的误会。

    但日本外务省也认同,自己在东南亚的战略部署绝不能被打断,故而采取这以手段来牵制德国。

    莱因哈特也不傻,他当然知道日本人的小聪明。

    毕竟这种一边谈判,一边准备战争的小手段,历史上的华夏军队在14年抗战中可没少见识过。

    所以,莱因哈特一边用德国豹式坦克的图纸作为诱饵,吸引日本上钩。另一边又隐约透露出或许会让日本加入德意钢铁同盟,给他们一个也许能与德国结盟的错觉。

    毕竟日军早在诺门坎战役中,便见识到了大型坦克的重要性。

    他们的“豆丁”坦克,在面对苏联的t-26时,明显表现的力不从心,从而失去了战场的主动权。

    所以这次莱因哈特用豹式坦克作为诱饵,实际上完全是抓住了日本陆军的软肋,说道了他们心痒痒的地方。

    至于结盟一事,日本方面自然不介意有一个能够提供各式先进武器的盟友。一旦结盟,不是更方面索要各类武器吗?

    于是,日本外务省随即指示驻德大使大岛浩,前去与莱因哈特进行交涉。

    “欢迎,我的老朋友大岛浩先生。”莱因哈特笑着上前,给了大岛浩一个热烈的拥抱:“自当年一别,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面了吧。你瞧,我当初还不过是一名小小将军,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国元首。”

    莱因哈特虽然不喜欢日本人,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和德国撕破脸的时候,毕竟当前的日本依然有巨大利用价值。

    大岛浩笑了一下,这个元首比当初两个人刚刚认识的时候更加会演戏了。他们不过十多年前是见过一面,算什么老朋友。

    不过,面子上还是得照顾到位的。

    “哪里哪里,当初我与您第一次见面时,就感觉您气质非凡,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人物。”大岛浩也毫不吝惜溢美之词道。

    你可拉到吧!

    就连莱因哈特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大岛浩这番鬼话。

    自己当年什么样,他自己最清楚。

    他哪点气质不凡了?

    是谈判时带枪入场显得够无耻?还是二话不多说枪毙了梅川酷子显得很牛逼?

    有时候莱因哈特自己都在想,或许要不是西克特当年费尽心思保护自己,可能他早就死过无数次了。

    不然,以他曾经那作死的性格,哪里活的到今天?

    在互相的虚伪称赞中,莱因哈特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大岛浩先生是出了名的无事不登门,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你尽管说,我们都是老朋友,德国与日本也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只要是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