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德国海军的荣耀 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雷德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到今天为止,他领导德国海军的时间已经有12年了。这12年以来,欧洲局势风云变幻,此消彼长。德国,已经不再是他初领海军时那个孱弱的国家了。而帝国海军,也从当初的一穷二白变得重新丰满起来。

    直到今天以前,莱因哈特给他的指令还一直是明哲保身,避免介入战事。

    但是今天,但是此时此刻,元首第一次明令自己准备作战——大战!

    12年来的百般挣扎,到底有没有意义,12年间的一切努力,是否化作流水,都将在此战决定。

    雷德尔的身体,因为紧张而竟然有些发抖。他缓缓睁开双眼,重新对上了莱因哈特投来的目光。

    “我的元首,”雷德尔真挚的述说道:“从我们的代表在贡比涅森林福昫专用车厢里签署投降协定到现在,已经过去21年了。这21年里,海军唯一一次有尊严的表现,还是由您当初策划的彩虹行动。在那之前,我们军舰的舰上武器都被英国人拆卸,根本不具备战斗力。我们的舰队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补充,长时间处在英国人的监视之下。”

    “大家当时缺少弹药油料,缺少维修零件,缺食物,缺水。可以说,除了毫无作用的士气外,大家一无所有。”

    “可是,即便是那样。大家仍旧因为您的一句话,而对着当时强大的大英帝国做出了反抗。”

    “我清晰的记得,当时的路德维希将军,在提出这个不可能的任务时,是多么的犹豫多虑。我也清晰的记得,当老将军最后振臂高呼,让愿意参加者出列时,那场面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没有人出列,所有人都整齐的向前跨了一步!面对这个由海军擅自发起的,后果或许不堪设想的危险行动,在场的所有人,竟无一例外,整齐而坚定的参与其中!”

    “那可是上百名军官啊!”雷德尔的脸上,充满了自豪神色:“我也在其中。”

    你也在?!莱因哈特不可思议的看着雷德尔。那时他才刚穿越,碰上彩虹行动这样的大事,已经是兴奋不已,哪里管的上仔细记下有哪些人参加了他这第一次的大动作。

    要不是雷德尔这么一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早在近20年前就和这位现在的元帅共事过。这么说,雷德尔倒算自己的老战友了?

    不过这也说得通,为什么不是莱因哈特嫡系的雷德尔,会是一帮老将中,率先选择信任这位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的元首的那一个。

    只因为,他是最早看见莱因哈特带来契机的那个人。

    没有注意到莱因哈特的惊讶,雷德尔继续沉寂在回忆里道:“当初,还是一名上士的您,便领导着我这位上校,以及像我一样整日浑浑噩噩,呆在失败阴影里的失意军官们,做出了所有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一切。”

    “一个人,一句话,一份方案,竟整合了上百名高级军官的意见,牵扯整个帝国海军参与其中........”沉默了许久,雷德尔接着道:“属下,愿意延续您的传奇,延续这份无数人留下的勇气,延续帝国海军最初的骄傲........”

    “彩虹行动,我们失去了当时已经不属于我们的绝大多数主力战舰。可也是在那时候,我们种下了一颗名叫不屈的种子。现在,这颗种子终于开花结果,重现了当初的艳丽.......”

    “的确,我一向对于作战行动小心谨慎,甚至还有人将其称之为胆小如鼠。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心甘情愿的做一只缩头乌龟!”

    “这些年来,我亲自参加了每一艘新战舰的下水仪式,见证了帝国海军从无到有的每一个过程。我为每多一艘战舰而兴奋,我为自己参与其中而自豪。今天的帝国海军,让我回想起了曾经那支无畏的‘大洋舰队’。”

    “所以我害怕,我怕哪一天,因为一着不慎,让帝国苦心经营起来的这一切,又变回20年前的样子。害怕在刚有点希望的时候,又再一次的让光芒变成了虚无。”

    “只要有一线胜机,即便粉身碎骨我也绝不退缩。”

    “我的元首!”雷德尔充满期待的看着莱因哈特,一字一顿道:“您能保证,这次作战,还能像当年彩虹行动那么顺利吗?”

    莱因哈特挑了挑眉毛,陷入思考中。

    若是当初的彩虹行动,他完全可以拍着胸膛说百分之百成功。毕竟一切都是有前车之鉴的,并不是他自作主张。但现在这场挪威海战,就完完全全是经过了20年发展之后,由如今这个莱因哈特的第三帝国,所作出的第一次创举。

    他其实很想显得和以往一样的自信,用自己玩世不恭的语气姿态,轻描淡写的夸夸其谈,说一切尽在意料之中,大家只需要照做就能取得成功。

    可莱因哈特现在却突然发现,当他在第一次面对一场没有任何借鉴的,决定国家命运的选择时,竟然也会如此患得患失。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一切,拥有了像那些著名历史人物一样的毅力与果决。但在与雷德尔一番推心置腹后,他似乎也染上了雷德尔的谨慎思维。

    不错,这并不是担心与逃避,这也是从另一个方面为帝国着想。

    没有人可以说谨慎是一种过错。

    直到最后,莱因哈特也没有给予雷德尔期待的那个确定回答。他一脸苦笑,给出了一个既没有明确肯定,也不算否定的回答:“这一仗迟早要打,现在打,我们可以使用丹麦的机场,可以利用挪威的岸防,可以在一个我们想出击的时候出击。东方有句古话,叫做‘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意思也是指时不待我,机会不是每一次都有。我想,如果现在都不乘着地利有助于我们的时候,打上一仗,那将来我们又能在哪找到一个更好的机会?”

    “只管放手去做!胜了,回头我给你庆功。败了,最后被绞死的也不会是你们这些将领。”莱因哈特一狠心,咬着牙道:“但如果我们畏手畏脚的什么也不做,那最后帝国一定会失败。这一切,早就被我们糟糕的地理位置所决定了。”

    “打不赢这场海战,那我们也就失去了打赢未来战争的一切机会。那样的话,那作为帝国的领导者,我会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握着枪,塞进嘴里扣动扳机,用我的这条命来支付失败的代价!”

    “说实话,我是个惜命的人,或者说白了,是一个有些怕死的人。”莱因哈特微微一笑,用很轻但是很坚决的声音道:“所以,我不会让你们失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