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八十三章 是他逼我的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新1940年2月7日凌晨,铁木辛哥巧妙的将两个新锐装甲旅调至梅列茨科夫留下的第7集团军后方,在天刚亮的时候伴随第七集团军在曼纳海姆防线的南线主要防御地带发动奇袭,打开了一个宽5公里、纵深5~6公里的突破口。并在之后,将基辅军区调来的大量快速集群投入交战,将芬兰军队压迫退守至第2防御地带。

    再加上驻守曼纳海姆防线北部的北欧军已经名存实亡,瑞典师与挪威营双双脱离战场,导致北方防区洞开。自此,曼纳海姆防线宣告全面崩溃。

    1940年2月8日,由于苏军第7集团军与第13集团军对芬军第2防御地带的联合进攻受挫,导致苏联政府试探性的展开了与芬兰政府的停战谈判。

    在于芬兰政府接触的同时,前线苏军也没有闲着。他们在铁木辛哥的调遣下,为了突破芬军第2防御带调整部署,补充弹药。一旦谈判破裂,他们就将迅速发起新一轮攻势。

    另一方面,芬兰军队也在曼纳海姆元帅的领导下,趁机休整,补充了一批国联送来的武器弹药,并将拉多加湖以北的部分兵力南调,加强因为北欧军大量离去而空虚无比的维堡防御。

    1940年2月12日,在苏芬两国的谈判尚未结束时,前线苏军突然恢复进攻,迅速逼近芬兰军队后方防御地带。

    铁木辛哥以梅列茨科夫留下的大量列宁格勒军区部队,从东北包围了维堡筑垒地域。而他带来的基辅军区新锐部队,则是从冰封的海面上越过维堡湾,绕过维堡城,切断了通往维堡驻军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公路。

    1940年2月13日,铁木辛哥出动了飞机200多架,令展开火炮200余门,对维堡前沿阵地及其后方进行了猛烈的预先航空火力准备和炮火准备。

    在摧毁了主要方向上芬兰军队的大部分火力点后,铁木辛哥挥师西进,对维堡发起全面强攻,并迅速夺占了该城。

    同日,失去了维堡这最后一道首都屏障的芬兰政府心灰意冷,迅速同意了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提出的停战要求,并派里斯托·吕蒂、尤霍·库斯蒂·巴锡基维、鲁道夫·沃尔登和卡尔·沃因马等四位芬兰高层代表前往莫斯科,与莫洛托夫等苏联外交委员签署了象征停战的《莫斯科和平协定》。

    在英法两国的强烈干预,以及德国外交部的努力下,芬兰最终还是保留了自主的独立地位。

    可以说,是不愿坐视苏联一家独大的欧洲各国共同努力,这次粉碎了苏联试图吞并芬兰的计划。

    可即便有各国的外交支援,处于劣势方的芬兰还是在条约中付出了巨大代价。

    《莫斯科和平协定》中规定,芬兰政府要将包括芬兰第二大城市维堡在内的卡累利阿地峡,巴伦支海上的里巴奇半岛,芬兰湾中的四个岛屿,以及中部东卡累利阿的部分萨拉地区统统割让给苏联。

    另外,芬兰还得将汉科半岛以1卢布每年的价格租借给苏联作为海军基地,租借期为30年。

    最后苏联还通过协定获得了芬兰贝柴摩地区的过境权。且芬兰政府必须同意苏联在本国的北方修建一条铁路,将苏联城市坎达拉克沙和瑞典的铁矿区联系起来。

    最为无耻的是,苏联莫洛托夫还要求芬兰政府“赔偿”苏联在这场战争中的“财产损失”,共计1亿4500万金卢布。割让领土上的铁路车辆等物资必须如数移交给苏联,且割让领土上的几十座工厂必须重新装备好机器。

    “这是一场灾难!”走下战场的指挥部,回到办公室里的曼纳海姆,在看见传回的条约具体内容后,痛苦的捂住了双眼。

    至今为止,105天的苏芬战争就算是结束了。在这一百多天以来,芬兰军人们前仆后继,舍生忘死,日以继夜的挣扎与牺牲,到头来,居然换回这种该死的结果?!

    两万多名英勇战士的阵亡,基本可以说是耗空了整个芬兰国防军的元气。他们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其中更不乏那些被苏军士兵惊呼为“白色死神”的狙击手们。

    在这场战争中,每一名芬兰士兵的倒下去,都意味着10名苏联士兵的阵亡。没有一支装甲部队的芬兰国防军,击毁了苏军超过2000辆的坦克。就连一向自负的斯大林,都被逼的临阵换帅,两度增兵。

    假如芬兰能有苏联十分之一的国力,曼纳海姆相信,今天失败的就该是苏联了!

    “元帅,事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任人宰割下去吗?”和曼纳海姆一样,自政府下令停战以后便回到后方的西拉斯沃也是义愤填膺。

    《莫斯科停战协议》的签订,意味着本来就弱小的芬兰,如今又要再失去10%的耕地,1/5的工业产值,以及这片割地上的22万2千人民(这其中只有很少的人选择加入苏联国籍)。

    就像中国古代的战果时期,本就处于弱势方的诸侯居然还“以地事秦”,割让大量土地给秦国来请求停战,使得本就不强的自己,被自己亲手进一步削弱。

    而要是芬兰像战国时期各诸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下一次遇到苏联再度侵犯,芬兰能拿出的反抗力量就更少了。

    而后就将是战败,割地求和,再战,再败,再割地求和……的不断恶性循环。

    “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曼纳海姆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大声道:“我本来是赞同保持中立,拒绝加入任何一方集团的。可现在,莫洛托夫提出如此苛刻残酷的停战条件,简直就是要逼的芬兰倒向德国!他的条约给我国防卫战略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使我们丧失了可以保证我们阻止入侵军队前进的全部要地。除了投奔德国人,我们别无选择!”

    “德国人?”西拉斯沃疑惑道:“我们的政府刚拒绝了他们提出的结盟建议。事到如今,他们还会接纳我们吗?”

    “会的!”曼纳海姆用最为坚定的语气,掷地有声道:“毕竟他们的元首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平庸,相反,他很聪明!以他的智慧,不会看不出拥有一个芬兰盟友对德国的战略意义会多大。”

    废话!20年前德国所处的环境可比芬兰现在要严峻多了。那时的《凡尔赛条约》,也远比今天的《莫斯科停战协定》要严苛。能带领德国从那样一个环境下走出绝境,重临欧洲列强之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平庸无能。至少,曼纳海姆绝不会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