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二百七十八章 鬼才愿意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还是没消息?”在挪威志愿营设立在维堡市内的营部里,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紧紧盯住面前的战场沙盘道。

    阿尔弗雷德的营部,就北欧军的军部。沙盘,也是当初瑞典师的参谋们做好的。一切,都保留着五个小时前的模样。只是原本按军部设立的指挥所,降级为了小小的营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令人在意的是,自一个小时前瑞典师传回交战消息后,指挥所便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们。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瑞典师的指挥官认为,他们作为一个师,根本没有必要向后方一个营部认认真真做汇报,从而懒得发消息。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倒也没什么。

    可怕就怕,联系不上的原因是来自于通常惯例下出现的,前线部队大规模溃败,由于局势混乱不堪而出现的联络中断。这种情况下的失联,最为令人担忧。

    “阿尔弗雷德,别瞎想了。”虽然是吉斯林的亲信,可马文毕竟也是挪威志愿营的一员。这种时候,他也算恪尽职守的回答道:“我已经让驻扎在最前沿的一连派出侦查小队顺着瑞典师的行军路线前进,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和瑞典师的后卫部队取得联系,传回消息。”

    “营长先生,”部署完部队后就赶来阿尔弗雷德营部的芬兰少尉也接着用瑞典语道:“我刚才派出了一个游击小组前往瑞典师所在区域联系,一旦得到消息,他们会尽快传回来的。”

    听完他们的话,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只是盯着瑞典人留下的战场沙盘,在心底里默默推演着局势可能的发展。

    说实话,他其实是不想继续留在维堡的。无论是北欧军,亦或是芬军,他都丝毫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这点人,能不能在战争旋涡中避开损失,最后找机会回国。

    身为北欧军坐镇后方的最高指挥官,阿尔弗雷德可以说是负责了整个维堡一带的防卫。虽然这看起来或许很风光,可他很清楚,风光的背后是危险,巨大的危险!

    以一个加强营,防御如此重要的关键地段,这简直就像是儿戏!战争不是小游戏,它有铁的法则,那就是公平,没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

    不错,古往今来以少胜多的战例也有不少。可那要么是依靠先进的武器,要么是有着睿智刚毅的指挥官。

    阿尔弗雷德自认为他只是一个资质平平的普通军官。他很有自知之明,指望他来独自指挥出一场劣势下的奇迹胜利,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而现在全部交由他指挥的不到一千的全部只配备轻武器的部队,似乎也不可能会比苏军的武器先进优良。

    那么,除非他脑袋坏掉了,否则他就不会傻到像之前那名瑞典指挥官那样,妄图夺取那虚无缥缈的胜利。

    阿尔弗雷德不求瑞典师能打赢苏军,只要他们能形成牵制,维堡一带的防御压力也将大大减轻。否则的话,没了瑞典师这支北欧军主力的牵制,加之丹麦团残兵也早已丧失战斗力,摇摇欲坠的维堡防线任何地段上,都不可能挡住苏军的冲锋。

    而对于芬兰来说,失去了维堡就以为着曼纳海姆防线被拦腰切断,失去意义。而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也将因为失去作为屏障的维堡,直面苏军的威胁。

    阿尔弗雷德很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有多重要。可是,即便在重要,守不住就是守不住。他没办法凭空变出军队来,也弄不来飞机大炮,更不存在哪怕一丁点预备队可言。

    要说预备队,他们挪威营不就是整个北欧军的预备队吗?预备队的预备队,根本不存在。

    苦想了半天,阿尔弗雷德也没能找到一条化解困境的良策来。当然,他也不可能想得出什么办法。以他所处的环境,即便是换上前段时间通过“反手一击”全歼波军主力而被无数军人当做偶像的德国名将曼施坦因来,也未必能为芬兰逆天改命。

    战争,拼到最后,拼的是人力,物力,国力,经济,科技,资源.......。这些东西,芬兰一方,无一可以与庞大的苏联相比。

    阿尔弗雷德不是名将,可他拥有常识。从一个明眼人的角度看来,芬兰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打不过苏联的。这一点,估计芬兰的曼纳海姆元帅也不会怀疑。

    守住维堡,这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挪威人不行,瑞典人不行,就连芬兰人自己也不行!

    “那些芬兰民兵,好像是叫做‘民卫军’来着。”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做出了一个残酷的决定:“让他们带上菜刀,锄头,木棍等一切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进入前沿的战壕里。一旦战壕失守,就让他们在近距离发起肉搏战,缠住苏军的进攻步伐。”

    拼刺刀,的确是劣势方在垂死挣扎时所用的惯用战术。只是,拼刺刀的通常情况下都是进行过相关训练的军人,而不是临时拉凑的民兵。而他们手里用的,也不该是菜刀,锄头,木棍这类,连武器都称不上的破烂货。

    这个阿尔弗雷德最终想出来的办法到底有多大用处,谁也说不准。大家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的炮灰战术能拖住已经闯入阵地的敌军多久。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让战争爆发前还只是普通民众,除了一腔热血什么也没有的“民卫军”与苏军战士近距离肉搏,是一件何等残忍的事。

    说是草芥人命也不为过!

    可这,就是战争。战争,本就是死神的盛宴!

    在阿尔弗雷德看来,既然他们都得留下来为了芬兰这个国家流血,让芬兰人自己也多留点血,做点牺牲,也是合情合理的。

    没有管一旁的芬兰少尉憋得铁青的脸色,阿尔弗雷德自顾自的对副官马文指示道:“这件事你尽快去安排,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估计不多了........”

    “是!”马文也不是圣人,有机会让芬兰人帮忙承担牺牲,他自然会赞成。

    本来他就不是出于正义感亦或是保卫欧洲资本主义世界之类高大上的原因才想办法留下部队来防御。他之所以会帮助芬兰打维堡防御战,完全是因为德国方面希望他们打。

    如果不是他的上司吉斯林千叮万嘱的要求,令他一切听从德国人指示。鬼才愿意留下来打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