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六十二章 名侦探莱因哈特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艾尔赛很焦急,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他跑不掉,出口一早就被党卫军给堵住了。在这群烟色的死神面前,除了元首下令,任何人都不可能出得去。

    其实他早就想跑,在听到广播中莱因哈特换人上台的时候,他就明白,刺杀计划已经失败,该跑路了。

    可是当他走到出口的时候才发现,这些把守在四周的党卫军官兵,早就把所有人都围了起来,根本没留半点空隙。上前一问,靠!在场的所有人都得留到演讲结束才能走。

    强制留下,这可是之前没有说过的。

    一听到这一点,艾尔赛心头就布上了一层疑云,更多的,还有一种事态越来越脱离控制的恐惧。

    除了10点15分的那声爆炸,他已经无法预料到未来还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局势一定会不断向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莱因哈特胳膊上绑着绷带,怒气冲冲的带着一队人冲出了啤酒馆大门。

    “所有人,立刻有序排好队!”莱因哈特身旁的两名党卫军校官宣布道:“就在刚才,一场骇人听闻的谋杀,令我们损失了多名将领以及社会名人。犯人不可饶恕,我们要即刻开始就近排查。”

    党卫军的话,其实就是在说给艾尔赛听。在莱因哈特指名道姓的要求下,盖世太保早就秘密跟踪确认了艾尔赛的行踪。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就是想留到今天,借他的手除掉国内另一批有组织的反对团体头目。

    而封锁行动已经排查行动,也是因为确信艾尔赛在场才展开的。

    在场的大多数民众,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谋杀而免不了惊慌失措。

    惊慌之余,疑惑也随之而来。

    谁是凶手?谋杀本来的目标又是谁?

    人们看着缠上了绷带的元首,不禁暗暗发问。如果今天元首伤到的不是胳膊,而是其他位置,那德国的未来,将会出现何等巨变!?刚有起色的生活,又会不会变回到曾经那段灰暗的年代?

    德国人不愧是一个严谨有序的民族,惊变身处慌乱,人们也很快就在党卫军战士的安排指挥下排好了队。

    站在自己所在队列的靠后位置,艾尔赛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关系的,他反复安慰自己道。

    艾尔赛从未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莱因哈特的任何不满,所以不可能被人盯上。为了这场刺杀行动前后,他也几乎没有与任何人有过交流,防止被人留下深刻印象。再加上他那副普通的长相,放在人堆里几乎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你你,过来!”绑着绷带的莱因哈特,丝毫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简直是充满活力的冲着艾尔赛大喊大叫道。

    “元.......元首,您叫我。”艾尔赛看上去诚惶诚恐。他想不通,莱因哈特为什么要从人堆里单单把自己叫出列。

    看着又蹦又跳,兴奋无比的莱因哈特,就连赶来站在他身边的史蒂夫都为他感到脸红。

    就划了个小口子,多大点伤啊?非得绑一圈又一圈的绷带,搞得像身负重伤似的。

    史蒂夫鄙视的想到,就算是为了宣传效果,要演的惨点,他也可以理解。

    可元首大人,你狗日的能不能走点心,有像你这样重伤后又蹦又跳的吗?!

    没有理会史蒂夫的鄙夷目光,莱因哈特依旧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用没有绑上绷带的右手一把将艾尔赛从队列里拉出来:“你是个木匠,对吗?”

    “是的,元首大人。”艾尔赛装出一副茫然的神情望着莱因哈特:“我是艾尔赛木匠馆的,隔这里就两条街,今天本来只是想看看热闹,可没想到.......”

    艾尔赛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一个受到惊吓的普普通通的老实人,让人起不了丝毫的疑心。

    “元首,我们是不是问错了?这人看上去没问题啊。”由于之前跟踪工作都是罗斯在负责,所以不知情的史蒂夫丝毫不明白艾尔赛的嫌疑。

    “没问题?”莱因哈特勾起了嘴角,自负的笑道:“你让他回答一下,他的店是不是开在慕尼烟有名的汉斯钟表店旁边?”

    “元首,我的木匠店的确开在汉斯钟表店旁边,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艾尔赛挠着头,有些呆呆的道。

    “来人!给我把他压住!”莱因哈特猛地退后一步命令道。

    虽然不知道原因,可一向以忠诚著称的党卫军战士马上就把艾尔赛从两边摁住。

    “别想蒙混过去了,”莱因哈特冷笑着看到艾尔赛:“刚才混乱惊慌的人群中,就你表情最镇静,最反常。因此,我一眼就发现了你有问题。”

    “元首,我冤枉啊。”艾尔赛立刻的为自己开脱道:“我一向表情木讷,所以外表常常看上去就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这是先头的,我无法控制。”

    “想狡辩?”莱因哈特冷哼一声,用剩下一只没缠绑带的手,指着被两名党卫军战士押住双手的艾尔赛鼻子道:“你小子,自以为聪明,可实际上却处处都留下了破绽!”

    破绽?我怎么没看出来?!

    不光艾尔赛,就连一旁的史蒂夫也是一头雾水。

    “呵呵,”莱因哈特笑了笑,乐此不疲的用他已知答案推过程所得到的结果,笑眯眯的道:“你很聪明,昨天应该是选在酒馆打烊后装的炸弹。可是你忽略了酒馆当时刚拖完地的环境,地上水渍未干,留下了你的脚印。恰巧,我来的时候就记下了这组脚印。”

    “留下的鞋印是41码的尺寸,步距大约60公分。按照推算,应该是名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莱因哈特抽丝剥茧的分析道:“这一切条件,你刚好都符合。”

    艾尔赛听得有些胆战心惊,当时他却是没有顾上地面留下的水渍,忽略了这一处因素。

    不过还好,今天他换了一双鞋。

    “元首,既然如此,可以拿我今天的鞋底纹路去做对比啊。”艾尔赛还在试图开脱嫌疑。

    “这个不急,想查我随时可以让人去你家里查。不过光凭一个鞋印,也避免不了偶然情况。正真让我确信你有问题的,是你留下的另外两个致命破绽。”莱因哈特摆了摆手,打断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