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五十五章 承诺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一直没有挪动位置的瑞莫,终究还是成为了这场狙击对决的第三名牺牲者。

    森林对狙,最大级忌讳就是在暴露位置后还处在静止状态。一旦对方锁定了你的位置,还留在远地不动就直接等同于找死。

    哪怕是一名最普通的狙击手,在目标处于静止状态下也能十拿九稳的干掉目标,更何况差点干掉运动状态下西蒙的瓦西里。

    为了提醒瑞莫,已经进入潜行状态的西蒙,因为一声大喊而暴露了位置。而与此同时,他也借助瓦西里枪声的位置,找到了对方。

    追上去!干他!

    人在悲伤到极点时,就会转化为愤怒。一天内失去两位最最亲密战友的西蒙,此刻就处在这种状态下。

    没有任何的犹豫,已经暴露位置的西蒙朝着瓦西里所在方向狂奔过去。

    举起手中的枪,西蒙甚至没有经过瞄准,就快速把子弹向瓦西里打去。

    见西蒙来势汹汹,已经赚到手一条人命的瓦西里也没有选择硬拼,而是拔腿就跑。

    在一退一进的快速奔跑中,西蒙几乎是抓住了每一个机会在向瓦西里开枪。

    可是,双方距离的太远了。再加上西蒙没有使用瞄准镜,纯粹的是靠直觉射击,所以一直没能击中拼了命闪躲的瓦西里。

    曾经,西蒙倒是也有过3百米开外,不用瞄准镜一枪打中目标的先例,可那毕竟是在训练场上进行的静态射击。

    现在,情绪波动巨大的西蒙,在不断奔跑的状态下还要射击一个同样高速运动的目标,其难度,呈几何式递增!

    再加西蒙手上拿的并不是一支可以随心扫射的冲锋枪,而是射击精度高、距离远、可靠性好的狙击步枪。要拿这样一把射速缓慢的步枪在运动战里击杀一个优秀谨慎的敌方狙击手,谈何容易。

    在先前对观察团的伏击中,西蒙已经把大量的体力消耗在了那片冰天雪地里。如今,在连续的作战下又迎来了高强度的奔袭,更是令他疲惫不堪。

    开始的伏击,后来的复仇,本来就没有得到充分休息的西蒙,其实一直都是靠着顽强的精神力量在支撑身体。直到迎来现在这种高强度的运动并持续了好一会后,西蒙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开始力不从心了。

    发现西蒙的步伐似乎慢了许多,瓦西里也没有转身探个究竟,而是进一步压榨着身体潜能,试图尽快脱离这片夺命树林。

    在他看来,西蒙之所以放慢追击步伐,或许是因为离树林出口越来越进,担心树林外面会有大量苏军士兵而不敢进一步靠近。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敌人的迟疑就意味着他活下去的几率变得更大了!

    瓦西里并不确认,如果自己折返回去,能否达到与西蒙势均力敌。在他看来,和西蒙较量的人应该是费奥多,而费奥多现在可耻的先跑了,那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耗下去。

    活着才是硬道理,以自己的实力,只要回到营地里,甚至有可能会在日后取得比费奥多还高的地位。没必要为了连费奥多本人都放弃的执念,非要干掉这次的全部芬兰狙击手再跑。

    再加上他临跑前已经干掉了一名狙击手,也算是不虚此行,有所斩获。

    “咻!”又一发子弹打在瓦西里身旁的雪堆里,不过瓦西里马上就根据子弹打来的方位,一个健步跳到了身旁一棵大树的背面。之后他有连滚带爬的蹿进一旁更加密集的树木间,跌跌撞撞的往进来时走过的方向跑。

    “啪嗒!”看着蹿进密林的瓦西里,西蒙痛苦的松开了紧握住枪的双手,任由这支他之前喜爱无比的新枪,掉落在厚厚的雪堆上。

    他透支到极点的体力以及接下来复杂的地形,都已经令他注定不可能追上瓦西里。

    西蒙努力维持着内心的平衡,以至于不会在这一瞬间立刻崩溃掉。

    原本被复仇所沾满的内心,一旦结束了复仇,也就只剩下一阵阵的悲哀。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在捷威尼提出替自己吸引视线的时候,他没有去拦下来。当时哪怕是没有人去冒这个险,小组也未必逃不掉。毕竟那会儿大家离树林就五百米的距离,只要一起跑过去。哪怕过会被发现,对方也很难打中。

    他还后悔,为什么在瑞莫问自己发现他的原因时,没有多花无关紧要的一分钟,给瑞莫好好解释一下。

    那家伙,挑了一棵周围最大最壮的树,别人要是不首先观察那棵树,还能先观察那些小树吗。

    该死!兄弟临走前的最后一个疑虑,自己明明知道,却没有回答.......

    无数的自责与懊悔,顿时一股脑的涌入西蒙心里。仿佛,他只要再做的好那么一点,兄弟们就不会牺牲!

    ........

    20分钟后,瓦西里独自一人逃回了营地。而先前逃跑的费奥多,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半路上,最终休克而亡。整个追击过程里,苏联损失一名忠诚的政委和两名精锐的狙击手。狙击小队,仅瓦西里一人存活。

    次日,西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芬兰狙击手的集结营地。

    回营后,西蒙小组一次性狙杀3位苏联师长以及8位苏联团长的功绩,一时间被传为佳话。而那场后面的狙击对局,更是引起了德国派来的教官,柏林狙击学校的校长——科宁斯少将的密切关注。

    “西蒙一等兵,如果你所说的都属实,那这场经典的狙击对局,甚至足以被列入我们柏林狙击学校的教科书。”科宁斯少将带来的德国翻译,一字一顿的将科宁斯的话讲给西蒙道:“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想办法把你调到柏林狙击学校里任教,允许你加入德国国籍,并给予你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入党资格。我们可以保证,你的下半辈子将衣食无忧。”

    “谢谢你的好意。”还没有从极度疲惫中恢复过来的西蒙摆了摆手,淡然道:“可是我更想要留下来,为正处在危难中的祖国效力。况且,我还要找机会在战场上为我的死去两个兄弟报仇!衣食无忧的生活确实是我喜欢的,但却不是我此时此刻所期待的。”

    从翻译那里了解到西蒙这番话后,科宁斯充满敬意的向西蒙微笑道:“你的志向令我尊敬,你是位正真的爱国者,我尊重你的选择。”

    科宁斯顿了顿,然后看着西蒙的眼睛正色道:“在我的国家,也有许多像你一样的爱国者。我们也曾和你们一样面临绝境,可最终我们仍旧在元首的带领下走出了绝境,创造了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谢谢。”西蒙开心的笑了。

    拍了拍西蒙的肩膀,科宁斯发自内心的感慨道:“曼纳海姆元帅是一个优秀的领导人,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你们也可以在他的带领下摆脱绝境。至于那些可恶的苏联狙击手........将来我要是有机会,一定亲手帮你干掉他们报仇。”

    很多年以后,科宁斯的这句承诺被后人戏称为“狙击战神间充满巧合的约定”。

    在后来发生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科宁斯从柏林狙击学校动身,亲自前往斯大林格勒前线应付苏联狙击手。而他最大的对手,就是当初当着西蒙的面,击杀瑞莫的苏联狙击手瓦西里。

    在无数的巧合中,科宁斯实现了他用来随口安慰西蒙的承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