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五十二章 欧洲1940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1940年1月1日,在新的一年刚刚开始之际,欧洲各国都在为迎接新一年到来而忙的不可开交。

    芬兰战场上,虽然苏军与芬军以曼纳海姆防线为界,进入了相持状态。但小规模的交火却一直没有断过,比如西蒙小组这样的芬兰狙击手们,老是喜欢挑落单的苏军战士下手,偶尔居然敢还大庭广众之下一次性狙杀3个师的高层。

    而苏联方面为了应对,也找来了许多枪法优秀的战士,组成反狙击小队。意在对抗消灭那些令人头疼的芬兰狙击手。

    双方的首次狙击对决,居然就一次性的涉及了2名日后的苏联超级狙击手,也就是费奥多与瓦西里。同时还牵扯了最终被评为白色死神的二战第一大狙击手西蒙。

    而就在芬兰战场上战火四起的同时,国际联盟也在英法的联合主持下,宣布了援芬远征计划,号称要把10万精锐英法远征军送上芬兰战场,与芬兰军队协同作战。

    不过,这所谓的10万精锐,说到底其实只有2个英国步兵师与一个法国步兵团总共也不到4万的兵力。而就连这个法国的步兵团,也是在甘末林及其不情愿的状况下,被丘吉尔仿佛软磨硬泡才勉强答应抽调的。

    倒不是甘末林的防线布置真的缺这一个团的兵力,他就只是单纯的小气。

    这个气度狭隘的盟军总司令一听到挪威行动要由英国人负责指挥,当场就表现的异常不情愿。最后还是丘吉尔想了个办法,把名义上的指挥官头衔让给甘末林,由英国将领担任副官,代甘末林实际指挥挪威战事。

    瑞典政府在得知英法联军宣布出兵的声明后,立刻在此强调了自己的中立立场,并重申他们不会允许英法联军通过瑞典的土地。当然,瑞典政府主要为的还是说给德国人听,做做样子而已。

    不过瑞典方面倒是大张旗鼓的出动了一个8千人左右的援芬志愿军,外加一支小型空军,以民间武装的名目,准备送往芬兰战场协同抗击苏军。这一点,瑞典的政客们很明显是在做样子给国联看,表明他们对国际联盟的忠诚。

    与瑞典相比,挪威政府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他们学着瑞典政府派出了不到一千人的援芬志愿军,同时向国联递交了抗议申请。

    不过,国联并不领这不到一千人挪威部队的情。或者说,在英法眼里,占领挪威各大港口带来的利益,远远超过了其他!

    果不其然,挪威的抗议在两大国联常任理事国的一致投票下被驳回,英法联军决定忍将“借道”挪威。

    有意思的是,英法双方却都没有提到“借道”瑞典的事宜。只取道挪威却不取道瑞典,这与英法宣传的尽快援芬意图明显有所不符。至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挪威皇室现在大概也猜到了一些。

    德国方面,莱因哈特以庆祝新年的到来为由,将党卫军vs国防军的小规模演习定在1月2日于慕尼烟的郊区举行,并在1月1日也就是今天,前往慕尼烟酒馆举行演习开幕前的讲话。

    这场讲话,参加的人员基本上都只有国防军陆军的军官,因此很多人猜测,这场讲话,或许还有着其他的什么目的。

    最有趣的,还数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年初在党内会议上发表的言论:“新的一年里,我们一定要干点大事。既然我们意大利有超过4千万人口居住在30多万平方公里的本土,何不抽调400万人口移民到有着超过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埃塞俄比亚去。这样的话,几年下来,我们就将拥有一块比本土面积还要大的富饶土地了!”

    埃塞俄比亚战争,是墨索里尼担任首相以来最值得骄傲的一场对外扩张战争。这一仗的胜利,令意大利占领了号称“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极大的扩充了意大利的非洲军事基地,并得到了埃塞俄比亚丰富的矿产和肥沃的土地。

    这一仗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墨索里尼却还是一有空就挂在嘴边,害怕有人忘了他这份历史性的大功。

    知道领袖的心思,作为墨索里尼女婿兼意大利外交大臣的齐亚诺,很聪明的顺着墨索里尼的意志说道:“埃塞俄比亚战争为王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都是拖领袖的福,我们的确不能浪费领袖为王国带来的成功!”

    瞟了一眼墨索里尼,确认岳父大人的神情非常满意后,齐亚诺微微勾起嘴角道:“领袖,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吧!”

    “恩,我亲爱的齐亚诺,你果然是名优秀的人才,总能把事情办的符合我心意。”听完齐亚诺拍的马屁,墨索里尼一脸陶醉道:“这件事我就放心的交给你了,好好办。会议结束后我就去给财政那边下达命令,让他们尽最大努力满足你那边的需求。”

    捞到一笔大的!齐亚诺内心狂喜,脸上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显得忠心耿耿的道:“领袖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

    之前罗西副首相在墨索里尼的示意下,领导着北部防线的修建工作,那可是赚的盆满钵满。这件事在意大利高层可谓众所周知,估计也就墨索里尼本人蒙在鼓里。

    至于大家蒙着墨索里尼的原因,当然是希望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好让自己也能等机会发财。

    反正就连他的亲女婿齐亚诺也没说,其他人为什么要操这份心?

    而罗西副首相把那些本来该用在北部防线的水泥,混泥土,地雷,铁丝网,要塞炮........甚至是储备弹药低价卖给德国的事,也没几个人闲着没事跑去戳穿。大家最多就是对罗西这个败家的副首相感到叹息——他卖的太便宜了,跟白送一样,真不会做生意!

    反正听说德国和意大利已经结为军事盟国了,而意大利北部就一个德国加一个瑞士。既然德国人是盟友,那这防线修来也没什么用了,难不成还用来防御瑞士这个弹丸小国不成?

    卖给德国也算卖给盟友了,只要不挡着自己发财,谁会有闲心去管他罗西怎么干。

    在这种风气下,罗西这位被安插在意大利高层的德国高级盖世太保,不但为德国在意大利高层安插了大量盖世太保成员,利用职权官官相护,为莱因哈特的第三帝国从意大利身上谋取了大把大把的福利,他自己也狠狠的捞了不少油水。

    而对于罗西以及他麾下那批被誉为墨索里尼“老战友派”,实则为德国盖世太保驻意大利分部的团体,以齐亚诺为首的“女婿派”别的没打听到,这倒卖物资的手段倒是学会了不少。

    至于墨索里尼那份宏伟的移民计划,到了齐亚诺这些下属的手里,也就仅仅是一个计划而已,永远都不会有实现的机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