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等等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在德国统帅部准备着模拟对抗演习的同时,东北方向上的芬兰却正在和苏联展开着一场蚂蚁与大象间的实战对决。

    “喂,”一名身穿白色伪装服的芬兰士兵压低音量轻声道:“西蒙,苏联人的警戒太严密了。他们在观察团周围,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这样看来,我们更本靠不过去。”

    说话的人叫做瑞莫,他和捷威尼同是西蒙狙击小组的一员。组长西蒙负者狙杀,而他们则负者掩护与警戒周围区域。

    “听情报里说,这里面有好几个少将,领头的还是个上将。”由于隔得很远,所以西蒙也不担心暴露,小声回话道:“要是这点防卫都没有,那就该不正常了。”

    苏联方面的严密防范,西蒙早就注意到了。不过出于安全考虑,他并没有带着自己的小组进一步靠近苏联高级军官观察团的所在位置。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杀人,不是为了被杀。

    作为一名多次在战场上全身而退的优秀狙击手,西蒙对勇气与鲁莽可谓区别的相当清楚。

    身为狙击小组的领队,他必须确保自己的小组保持在足够脱离危险的距离以外。这样,不仅能够在实行狙杀后提高小组的逃生率,还能进一步减少狙击前被对方发现的概率,从而提供隐蔽性与成功率。

    他带着2名伙伴来到这里,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勇气。可要是再往前缩短间距的话,那就是一种愚蠢的匹夫之勇,徒增牺牲的可能性而已。而这样的牺牲,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看样子,我们似乎不能再靠近了。”西蒙趴在一层白布上,表情淡漠的分析道:“虽然我们不能进一步往前,但苏联人的观察团也不可能一直窝在龟壳里不出来。他们毕竟是来前线观察战况或者地形的,迟早会动身往前线起行。而我们所在的位置正好在主路侧翼,也就是在他们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再耐心等等,我估计大鱼很快就要出来了。”

    虽然西蒙等人所趴白布的下面加上了一层折断铺好的树枝,又在树枝层与白布间垫了一层不算太薄的垫子,尽可能的隔绝了雪地带来的寒冷。

    但是长时间待在冰天雪地中,哪怕是穿着厚实御寒衣物的西蒙等人,也难免让寒冷的天气抽走一丝丝体力。所以西蒙现在完全是跟具自己的直觉,要求小组留在原地多等一会儿。

    一旦他的直觉判断出现过大偏差,苏联观摩团迟迟未现,那狙击小队就将在这寒冷的雪地上不断流失体力,直至丧失执行任务的能力而被迫返回。

    又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一直没有开口的捷威尼,沿着雪地轻轻爬到了西蒙旁边:“西蒙,要我说咱们干脆还是在靠近一点碰碰运气,说不定.......”

    “闭嘴!”迷蒙压低音量厉声道。

    捷威尼也算和西蒙搭档过好几次了,对于西蒙的行为逻辑也有一定了解。他被打断发言后,不但没有发半点恼骚,反倒是立刻就乖乖按照西蒙的要闭上了嘴巴,轻轻的把身子进一步压低。

    他明白,西蒙不是一个怪脾气的人。他既然叫自己闭嘴,多半就是现在的情况急需自己闭上嘴巴。

    果然,不到3分钟,趴在西蒙旁边的捷威尼就瞧见苏联人的营地里有了动静。

    紧接着,一队接一队的苏军战士从营地里跑了出来。其中,还携带着6辆装上了机枪的三轮摩托车。很明显,这些苏军士兵是在进行“清路工作”。

    “突突,突突,突突.......”摩托车上的机枪向四周进行着毫无目的的试探性扫射。

    西蒙明白,这并不是苏联人子弹太多,打着玩的。事实上,苏军的机枪之所以胡乱射击,一方面也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存在伪装后的敌人。如果有,这种随心所欲的射击在理论上的确存在击中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这种射击还能起到打草惊蛇得目的。在心理上给可能存在的埋伏敌军施加心理压力,进而增大他们暴露的可能性。

    而苏联人之所以这么做,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即将出现的观察团军官们进行安全保障工作。大鱼,就要出现了!

    西蒙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划了划,示意莫瑞和捷威尼做好准备。

    三人都是打惯了铳枪的老猎人,一旦有什么猎物被他们盯上,那基本上也就十拿九稳的可以得手了。

    虽然除了西蒙有把毛瑟工厂送来的高级狙击枪外,莫瑞和捷威尼都还只有从苏军那里缴获的莫辛纳甘91-30式。不过这种枪比起他们之前用的铳枪也算是射程远、威力大了。最重要的是,射击后不会像铳枪那样冒出大量烟烟,不会瞬间在视觉上暴露自己的所在位置。

    两人分别比了一个“ok”的手势,向西蒙表明自己已经准备完毕。接着,三人就再也没有任何交流,一动不动的趴在原地,等待苏联观察团的车队进入射程。

    ..........

    苏联观察团的车队,不出意料的在先遣部队完成沿途警戒后出开出了营地。虽然这些负责警戒的先遣部队并不靠谱,只是站在大路边上抱着枪做样子般的站岗,但是他们还是给了观察团所在车队安全感。

    毕竟这一片已经是苏军的占领区,在他们看来,芬兰军人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并不高。都是一群在大清洗后留下来的酒囊饭袋,从上到下,从观察团领队到警戒部队指挥官,居然没一个人对正在进行的战争保持警惕,提出对大路两边的高地展开警戒搜索。

    只要他们想的到,以现在营地里庞大的士兵数量,要进行这种程度的搜索虽然不轻松,但也绝对是可行的。

    而一旦他们再警惕一些,展开两翼搜索,那西蒙一行人就算再怎么自信,也只能在搜索开始后灰溜溜的离开。

    可是没有人想到,这一点。就像没有人提醒观察团的将军摘掉军衔肩章一样,苏联军队对于狙击手这一行的认识,还是太浅薄,太轻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