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三十章 游行之后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换上一身灰色的便服,莱因哈特惬意的坐在自己办公室的皮椅上,打开一瓶莱因财团开发的新口味汽水,一口气喝下去大半瓶。

    “嗯~爽!”

    此时的办公室内就只有他自己外加一名机要秘书,所以不需要在意什么形象问题,十分放松。当然,他之前的公众人设在刚才的游行中早就崩塌一大半,也没有什么形象好谈了。

    把头靠在皮椅的厚垫上,莱因哈特摸着下巴对机要秘书问道:“芬兰那边的战况有详细消息没?”

    接到问题,老练的女性机要秘书上前一步道:“通过帝国的关系网,罗斯部长他们已经得到了芬兰政府递交给国联的局势汇报。”

    听到有消息,莱因哈特马上来了精神,从靠垫上撑起身子坐正问道:“详情如何?立刻汇报!”

    原本以为元首并不重视芬兰局势的机要秘书,被这突然认真的莱因哈特吓了一大跳。看上去,元首对于芬兰局势的态度,似乎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无所谓。

    翻开手中的一份文件,机要秘书站直了身子汇报起来:“就现有情报推测,战事应该是由苏联红军第14集团军其在北方舰队的配合下向巴伦支海岸方向发起主动进攻。”

    “北方舰队?”莱因哈特若有所思的问道:“我记得我们交付苏联海军的彼得大帝号,应该就是在华烈夫斯基负责的苏联北方舰队服役吧?”

    “是的,元首。”这名以博闻强记过目不忘本领被元首办公室新招录的机要秘书,立刻便为莱因哈特又确认了一遍。

    “哦......”想到历史又因为自己的原因有了细微改变,莱因哈特微微皱起了眉头。

    虽然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对他记忆中那场正在展开的芬兰战役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如果将来的变化必然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一旦过了某种限度,那他所熟知的历史就很难帮上什么大忙。

    几年以后,自己那引以为傲的“预判”能力或许就会化为乌有。到那时,战争比的就是纯军事实力与指挥官水平了。

    还好自己抓紧机会给国防军那群顽固的将军们立了威。这次裸奔记忆,再怎么也能让他们记忆犹新好几年。在这几年内,自己的命令应该都会得到有力到位的执行。

    一想到自己未来几年下达的指示,都会比历史上更准确的被将军们执行,莱因哈特心里便踏实了不少。他可不想像希特勒那样被将军们阳奉阴违,最后不明不白的死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内。

    看元首没有说话,机要秘书继续照着文件内容念道:“苏军的这一轮首攻未遇到芬兰抵抗,所以很快占领了贝萨谋港和雷巴契半岛,并封锁了芬兰通往巴伦支海和挪威的通道。不过芬兰政府在提交给国联的文件中称,他们将进行全国总动员,武力保卫国家主权。【】在此期间,他们希望国联能够尽快提供到位的军事援助,帮他们度过亡国危机,保卫资本主义世界。”

    德国这边因为莱因哈特的指示推起了皮球,一直没明确答复芬兰的请求,现在别人求助国联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莱因哈特用食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自言自语道:“斯大林那边还不能得罪,任何明面上的帮助我们都不能给。但要是真的指望英法操控下国联帮芬兰嘛.......”

    国联不会去救芬兰,这被历史证明过。对此,莱因哈特其实并不在意事件本身。

    他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一件与英法德三大国有重要关系的作战计划!

    要知道,那场计划的起因和实施借口,可都与苏芬战争有很大关系......

    “咚咚咚......”办公室外,一阵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莱因哈特朝着门大声说道。

    打开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和莱因哈特一同“游行”完柏林市中心的德国东方集团军群司令——龙德施泰德大将。

    目视着龙德施泰德有些机械的走进来,一丝不苟的比直站在自己办公桌正前方,却一言不发。莱因哈特少见的善解人意起来:“老将军,有什么想和我交流的事吗?”

    莱因哈特的语气非常亲切,一反上午那副独断的嘴脸。同时,他还不引人注意的对机要秘书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离开。

    等到机要秘书退出房间后,龙德施泰德终于缓缓开口道:“我的元首.......虽然我非常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实在没办法释怀......”

    感谢?感谢我给你机会裸奔一圈?

    莱因哈特很想吐槽说,其实不用我要求,你自己乐意的话也可以随时去裸奔。可在眼下这个严肃的氛围里,他毕竟还是分的轻重缓急,也就忍住了嘴贱的想法。

    “其实,您没有必要和我一起承担后果的。毕竟,元首你的预测完全正确,这一切都是我想错了.......”在莱因哈特想入非非的同事,龙德施泰德还在有些感激的继续说道。

    听到这里,莱因哈特很快明白了老将军还在介意之前的事。不过,介意的原因不是因为裸奔。而是因为自己替他分担了这份赌注的沉重。

    虽然他拉着一帮人加入了这场游行,消除了龙德施泰德与其他人的差异,从而抵消掉侮辱的成分。可是像龙德施泰德这样的贵族,是绝对无法接受这种施舍性质帮助的,哪怕那是出自善意!

    不过,莱因哈特其实也早料到了这最后一幕。

    他爽朗的一笑,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龙德施泰德跟前,拉着老将军的手:“其实,我这样做也不是纯粹的为你解围。毕竟,你的考虑也不无道理。在波兰战役期间,法军也发动了一次名为‘萨尔攻势’的入侵战。只因为很快被吓退,所以没什么影响罢了。这一点,我已经指示罗斯找人私下说出去了。”

    “可那毕竟.......”知道那场攻势本质的龙德施泰德还想说点什么。

    “没有可是,你做的没错!”莱因哈特善意的打断道:“要不是因为有太多国防军老将领对我的命令怨言颇多,大有不服从的迹象,我又何必搞今天这一出.......”

    明眼人都知道,莱因哈特提起法军那次宣传性质的“萨尔攻势”,是在给龙德施泰德一个台阶下。已经活了大半辈子的龙德施泰德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而接下来莱因哈特的推心置腹,更是把他的这场立威行为说成是不得已而为之,同时将龙德施泰德当做知己一样阐述了他的理念与想法。

    一番交流过后,这收买人心的工作可谓是做的相当到位。

    “谢谢你,我的元首。”最后,龙德施泰德用很低,但是也很坚定的声音道:“我不是谢你为我解围,而是谢你替这次解围找到了一份合理的原因,让我今天接受的,不是一种施舍。”

    接受了龙德施泰德诚恳的一番肺腑之言,莱因哈特很久没有红过的老脸,居然也有了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小说推荐